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5月20日 星期五

九號囚室的吶喊!


  來到摩洛哥五個月了,影音報導成了我在這兒的主要工作,多少也允許我多些在摩洛哥各地探索的難得機會。
  我是個自動自發,擅長自行創造業務的人,隨時留意組織內正發生中的事,尋找創作題材。
  五月底,組織即將前往 Zagora 辦理社區電台與網路資訊發布的相關講座與課程,與 FMAS 合作的當地組織負責人 Majib Abdellah 特地從 Zagora 上來 Rabat,與團隊 E.-Joussour 洽談活動細節。我藉此錄影,將之製作成影音紀錄。
  熬夜剪接,直到清晨六點,終於完成作品。
  六點睡到九點,隨即起床上班。
  
  在辦公室昏昏沉沉中,一群陌生男子蜂擁走進辦公室,與 FMAS 一位負責人權事務的人員討論,隨後又與負責 E.-Joussour Mohamed 談了許久。
  不一會兒,Mohamed 把我叫進辦公室,跟我解釋,這是一群這幾天持續示威抗議的小學教師,就在昨天(五月十六日)的示威抗議中,發生激烈肢體衝突,至少有十位參與示威遊行的教師被毆打成傷,他們認為是便衣警察幹的,而且他們有影音可做證明!今天,這一群人特地帶著錄下的一手影音資料前來,想請 E.-Joussour 幫忙處理。
  說著說著,Mohamed 要我將影音資料傳到我的電腦,再轉給另個工作人員。那時我心裡就有預感──事情不會只有資料存檔這麼簡單而已!
  果然,不久後,他隨即開口要求我將對方錄下的示威影像給整理成一則短片,放在網站上,以做發表。
  跟我說這話時,他臉上表情好奇特也好複雜。
  他相信我處理影音的能力與對細緻美感上的要求,知道我很快就會丟給他一則好看的短片,卻又帶些歉意,因此時他要求我做的,其實是其他同事分內工作。
  而為什麼他會希望我處理這些影音,而不是等 Jamila 進了辦公室,再交由她處理呢?
  呵,原因很簡單哪!因為我已經證明自己處理影像甚至獨立進行報導的能力,所以他希望我做這份工作呀!
  
  看過團隊慣常處理影像的方式後,我一直私心認為處理手法可以更細膩雕琢,影像效果可以更加強烈。也就是說,在影像整體質地上,尚有極大的提升空間。
  團隊上傳到網路上的影音,以個人訪談及示威遊行場合為主,幾乎不多做任何更具創造性的處理。
  然而對我來說,報導品質若無法在一定標準之上,若影片本身無法活靈活現地說故事,根本難以吸引網友注意,大抵只需看個兩秒,就想關掉了;況且,不同示威場景大抵雷同,若缺乏解釋,根本無法讓觀者明白示威遊行的訴求。充其量,這樣的影音不過是做「存檔」之用,難以傳遞更深刻的訊息,造成廣泛影響,甚至很快就淹沒在這資訊爆炸的網路大海中。
  
  也因此,我決定以自己的方式處理影音。
  
  趁那群示威者還在辦公室,我非常仔細而迅速地瀏覽過每一則影音紀錄,對該場示威活動稍有概念,隨即要求與示威者進行訪談,由他們來描述示威訴求與過程,由我錄下之後,搭配他們提供的示威現場錄影,讓訊息更為明確強烈!
  這些示威者剛開始無人願意面對鏡頭說話,我只好折衷地提議:「不然就用文字替代,寫一些介紹,我可以上字幕,這樣觀眾才會明白。」其中一人開始拿筆在紙上用阿拉伯文寫下一些文字,不一會兒,拿給 Mohamed,他皺著眉頭,看了好一會兒,低聲跟他們討論了一下,轉頭跟我說:「還是妳原本的提議比較好!妳才是專業的!現在他們其中有一人願意接受訪談了!」
  我隨即架起腳架,擺好攝影機,迅速跟他們說我需要他們提供的示威資訊,畢竟首先他們得先說給我懂,我才有可能好好處理影音,讓觀眾也懂呀!
  我自然希望他們用法文表達,但在一陣推拖後,終究是以摩洛哥話闡述,再請人翻譯讓我理解個大概。
  說到這兒,我不斷觸碰到在摩洛哥工作的主要障礙──不諳當地語言。
  Mohamed 開玩笑地說:「我給妳半小時去旁邊好好學摩洛哥話!半小時之後,妳給我回來,就必須能說上一口流利摩洛哥話!妳是台灣人,很聰明的!半小時就夠了!」
  
  做完訪談錄影,其中一人用法文稍微翻譯大概讓我理解,我迅速地用紙記下言談內容在影片裡的時間,隨即開始處理影音。
  
  這一忙,又是拖到下班時間,我人還走不開。
  
  但,我情願這麼仔細地處理這些影音。
  將這些影音交託給我的那位先生,是示威者之一,非常木訥老實,在討論過程中,他幾乎不發一語,極度沉默。然而當我一打開他提供的影音檔案夾,發現他為這場示威遊行做了好仔細的紀錄!不僅有著示威場景概況,有著示威者被毆打、倒在地上暈厥的畫面,甚至錄下被毆打示威者的感言。
  這位先生這麼努力地用手機為示威場景做紀錄,將這些影音資料交到我手上,我又怎麼可能不努力呢?
  
  E.-Joussour 是個這人權新聞與相關消息散佈的網站,一般說來,幾乎只做人權新聞轉載的工作,那天是我第一次見到示威遊行者自行帶著錄下的影音,交給辦公室,請團隊處理並發布在網路上。
  正當我構思該如何處理這些影音時,不斷被這群示威者問著同一個問題:「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在網路上看到短片?要上哪兒找?會發表在哪兒?」
  這時,我突然極度鮮明地感受到這群無助而無聲的人,有多麼希望消息能夠更廣泛地傳遞到社會各角落,這也是為什麼他們這幾個人會主動找到這間辦公室,並將影音資料交給E.-Joussour團隊。
  相對於個人,一個成立已十年的人權新聞組織,在發布消息上的速度與能力,自然是較強呀!
  
  剪接時,我盡量使用每一則影音裡最完整好看的片段,力求短片在影像上的豐富度與強度。我在腦中將影片想像成一個故事,是有邏輯的,從這個片段到下個片段,連結成一個過程,訴說著些事。
  我總願意相信,當作品夠好,更深遠廣大的影響才有可能發生。
  讓影音說話,讓影音為這群弱勢無聲者說話,讓「九號囚室」的吶吼得以藉由網站與影音的力量,傳遞到世界各地!
  
  五月十一日起,一萬七千名小學教師齊上街,爭取應得權益。
  這群等級停留在「九」的小學教師(Echelle 9),打從 2003 年起,即有資格升等到第「十」級,然而該給予的升等卻遲遲不來,讓他們的月資停留在 4000 DH(約台幣一萬四千五百元),然而其他授課時數相同的教師,月新卻高達 9000 DH(約台幣三萬三千元)。這當中,甚至有教師停留在該等級長達三十四年以上!也因此將 Echelle 9 (第九級)稱之為 cellule N° 9(第九囚室),自稱為「第九囚室的囚犯」。
  對他們來說,政府的長期漠視,已是對他們的一場侮辱!
  這群教師齊上街,不僅為了爭取應得權益,更希望修改制度,讓未來年輕教師能順利升等到第十級。
  (上述資料:Classés à l’échelle 9 : 17.000 enseignants du primaire en grève
  
  剪接時,我選擇用一位示威女性的吶吼為開場,以吸引觀者注意,爾後為示威場景,並搭配受訪者錄音。
  這段訪問,是我們在 FMAS 辦公室的廚房裡進行,我請他簡短描述示威訴求與概況。
  
  首先,他闡述小學教師的權益長期被忽略,這是他們為什麼上街。然而五月十六日示威時,發生肢體衝突,許多教師受傷!但他們不會因此而退縮,將持續上街爭取權益,直到獲得政府的善意回應為止。然而因為小學教師集體罷工,影響學童權益,讓他深感遺憾!
  除此之外,他更認為示威裡,發生肢體衝突且有示威者受傷,相關部門的官員應為此道歉!
  
  從影片中可見示威者被打倒在地,頭破血流,昏迷不醒的場景!可怕的是,這幾位教師被狠狠毆打的部位,全都是要害!
  提供影音的示威教師機靈地錄下兩則受傷示威者的訪談,我明白這段影音的價值,隨即放入影片中。
  一位示威者表示,他根本不知是誰打了他,當時人群混亂,但他懷疑是警察混入其中搗蛋。
  另一位示威者則說,人群裡,混雜了數位根本不是教師的人,他懷疑是警察加入其中,伺機製造混亂。
  
  迅速地處理完影音,早已過下班時間。
  回到家,持續修改剪接,將示威者提供的影音紀錄做了更極致的利用!
  我知道這群人對這世界有話要說,他們用手機拍下示威場景,影像說了更多報紙電視不說的真實社會情境,怎可能不認真處理,好讓他們也有機會為自己說說話呢!
  片尾,我用了 Marel Khalifa 的音樂,用以振奮人心、激盪革命情懷!並配上遊行示威場景、鎮暴警察團團圍住示威者,以及示威者坐在地上,揮舞雙全,高唱革命曲調的影音。
  我想要展現的是鎮暴警察的可怖,與人民的力量,以及革命的希望。
  
  似乎在此刻,我才更深刻地感受到人權新聞網站的重要,感受到被壓迫者對發布消息的需要,愈形便捷的攝影工具(包括手機)與資訊流通快速的網路,正如何地改變消息散播來源(不再僅只是媒體電視,而是逐漸下放到公民手中)與傳播方式,進而改變著世界。
  
  已盡力處理這些影音,只盼九號囚室的吶喊,得以傳遞到社會各角落,造成更廣泛深遠的改變與影響!
  
  天與海共舞藍色 Rabat 城,置身試圖捍衛第三世界人權旅途中,栽下第十棵棕櫚樹。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1 意見:

  1. LIN Shenjing on 2011年8月5日 下午4:23:00 提到...

    Un beau film. Merci.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