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0年11月12日 星期五

於歐非轉運站,眺望


  今天學到一個北非使用的阿拉伯單字:harraga(ﺣﺮﺍﻗـة),原意「燃燒中的」,尤其是紙類,如今指那些試圖從北非、茅利塔尼亞與塞內加爾,乘著簡陋小船,渡海到安達魯西亞、直布羅陀、西西里島、加那利群島、休達、梅利利亞、蘭佩杜薩島或馬耳他。( source Wikipédia


  

  或許是因在巴黎學舞時,認識了許多阿拉伯裔移民與其後代,讓我對來自非洲的移民問題更加敏感。

  先前投履歷時,我沒填 FMAS(因覺我不想再參加啥「論壇」了,講來講去的,頭很痛!),倒是填了另一個跟非法移民相關的組織,可惜因我不會阿拉伯文,所以不被考慮。

  趁這出發前的漫長等待期,仍想對讓自己感興趣的議題多做了解。

  

  摩洛哥因其位於歐洲與非洲大陸中介的特殊地理位置,自然成為試圖偷渡到歐洲的非裔非法移民的最佳遷徙中途站。在摩洛哥與西班牙之間的邊界,豎起長達數公里,高達六公尺的鐵絲網柵欄,然而不少非法移民仍冒著生命危險,試圖闖關。

  試圖藉由摩洛哥進入歐洲的移民,不只是摩洛哥人,另外更有來自薩哈拉沙以南的非洲黑人,他們往往是為了逃離饑荒、戰亂與社會問題,冒著生命危險,離開故鄉,尋找更好的未來。

  一旦這些非法移民被逮捕,然而不管是摩洛哥抑或西班牙政府,非法移民的下場往往很慘,於遷徙過程中喪生於沙漠或大海的,更不計其數。

  

  雖然摩洛哥自己是移民輸出國,在這些非法闖關,試圖藉由海路移往歐洲的Harragas 裡,摩洛哥人同樣大有人在,然而摩洛哥政府對於在境內遭逮捕的非法移民,其處置方式往往相當不人道。

  

  曾有傳聞,摩洛哥政府將遭逮捕的非法移民遺棄於生存條件極為嚴苛的薩哈拉沙漠,或棄置於摩洛哥與阿爾及利亞邊界,任其自生自滅,完全罔顧這些人的健康狀況早已堪憂。

  面對聯合國與國際輿論的壓力,摩洛哥政府一概堅決否認。

  

  在《Maroc-Espagne : le sort des immigrés clandestins s’aggrave》這份發表於2005年的文章裡,Ousmane,一位廿六歲的塞內加爾年輕女子,挺身為自己的悲慘遭遇作證。

  當年她因父母雙亡,在家鄉一無所有且什麼都不是,生活無以為繼,便夥同朋友家人,一行五人,步行前往摩洛哥,在沙漠裡走了數個月,途中陸續有夥伴死亡。

  Ousmane遭摩洛哥警察逮捕後,隨即被粗暴地丟進監獄,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地。因著監獄裡的殘忍對待,被監禁的非法移民起而抗議,有了激烈抗爭行為,摩洛哥警方迅速召來強大警力,於以鎮壓,爾後將非法移民遷移至摩洛哥與阿爾及利亞之間的交界,任其在沙漠裡自生自滅。

  Ousmane說,與她同樣被棄置在沙漠裡的獄囚約有五百人,沙漠裡無水,完全不知身在何方,只能判斷離鄰近村莊相當遙遠,靠身上一丁點麵包維生,五天裡,隨即死了十五人。阿爾及利亞警察也不讓他們跨過邊界,進入阿爾及利亞國土。有人找到手機,試圖與外界聯絡,他們裡頭有女人、老人與小孩,分別來自馬利、象牙海岸、幾內亞、塞內加爾與剛果等,然而所有外交使館的回答千篇一律:大使館對他們的命運無能為力。最後,這些被遺棄在薩哈拉沙漠的非法移民,只好試圖與媒體聯絡,尋求一線生機。

  事實上,在薩哈拉沙漠裡,就住著為數不詳的非法移民,靠著沙漠裡微薄物資,度過數年數月,這些一無所有的亡命之徒,再無從失去,躲在沙漠,就等著前往歐洲的任何機會。即便在沙漠裡,仍得躲躲藏藏,一旦被摩洛哥或阿爾及利亞警察逮到,肯定一陣毒打!即使是摩洛哥流浪漢,都敢來搶奪他們微薄的財物!

  

  雖然移民輸出國(非洲各國)、輸入國(西班牙)與中途站(摩洛哥)皆加強警力與掌控,然而偷偷前往摩洛哥,等待非法渡海到西班牙的人數依舊有增無減,過去僅幾百人,然而近年來幾乎可說成千上萬,泰半集中在摩洛哥Tétouan、Tanger 或Nador等較接近歐洲的都市,在城市角落躲上數個月,更是常有的事,有時則躲在廢棄房屋或樹林裡。

  隨著非法移民暴增,自然是人蛇集團的猖獗。

  這些人蛇集團往往是高度制度化的跨國且國際性組織,從承諾偷渡到提供假護照等服務,從中賺取暴利。非法移民當中,尤以女性最易受到人蛇集團的欺負剝削。人蛇集團往往將來自阿爾及利亞或薩哈拉沙漠以南國家的非法移民藏在卡車裡,旅途往往長達數週,好偷渡到摩洛哥,等待前往西班牙。每年八月的摩洛哥節慶,是不少非法移民試圖藉由躲在卡車,渡過直布羅陀海峽的好機會。

  摩洛哥政府每年約投入七千人力於打擊非法移民的活動,其中四千五百人用於巡邏海岸。摩洛哥政府認為此策略已大有斬獲,以2005年為例,共阻止了三千名試圖偷渡到歐洲的非法者,其中八百人是摩洛哥人,兩千兩百人則是來自亞洲、北非與南部非洲其他國家。

  然而愈來愈多非法移民不斷湧進摩洛哥,意圖藉由這個中繼轉運站,偷渡進入歐洲大陸,摩洛哥根本沒有能力與條件容納或照顧這些來自亞洲與非洲各地的非法移民,讓他們只得在沙漠或叢林裡求生存,一幕幕人間慘境正不斷上演著。

  

  近年來,摩洛哥在被視為撒哈拉以南移民的「過境國」的身分上,同樣開始有了轉變,漸漸成為讓移民入住的國家。

  近廿年來,摩洛哥經濟開始取得良好發展,讓撒哈拉以南國家的人願意來摩洛哥就讀,2010年,在摩洛哥各地高等學院註冊的大學生約有七千人之譜。

  不少在摩洛哥等待偷渡前往西班牙的非法移民,眼見西班牙遭遇經濟危機,漸不願冒險前往,寧願在摩洛哥安住。此外,當中不乏有人找到類似搬運工或攤販等摩洛哥人不願做的工作,另外還有人與摩洛哥失婚婦女或單親媽媽有了情感關係,而選擇留下。

  然而主要仍因偷渡到西班牙已愈來愈難,需冒的風險愈來愈高,讓不少偷渡者困在摩洛哥,既無法如願前往歐洲,卻又不可能回到原鄉,有人因而淪落以乞討為生的悲慘困境。

  有鑑於此,聯合國難民署聯合幾個國際組織,決定於 Rabat 設立難民收容所,提供援助。

  

  然而非法移民仍處於險惡悲慘環境,一旦遭到逮捕,毒打、監禁,甚至被以極不人道的方式驅趕放逐,更是常有的事。即使是西班牙,對待遭逮捕的非法移民,其作法仍是殘酷。


  2010年八月中旬,摩洛哥王國就曾公開譴責西班牙國民警衛隊將來自撒哈拉以南的非法移民流放於西班牙與摩洛哥交界的大海上,罔顧這些人健康狀況已不良,任其自生自滅。這些人在海上漂流數天,為摩洛哥所救起。

  西班牙政府態度僅對此事表示震驚!

  

  在此同時,摩洛哥政府不斷驅逐境內非法移民,有時將之趕往鄰國阿爾及利亞。有些非法移民因而落腳幾個邊界小村落,或以乞討為生,有時則偷竊,造成居民治安問題,若有衝突暴力事件發生,原因往往因著非法移民試圖行竊。在這些非法移民眼裡,阿爾及利亞還比摩洛哥友善,至少毒打虐待事件較少發生。然而他們仍一心回到摩洛哥,好繼續前往歐洲的行程。

  

  摩洛哥政府對非法移民的殘忍對待,並非不曾遭受指責,記者André Linard與Dominique De Mol便曾質疑,在面對非洲移民問題上,摩洛哥是否不過就只是歐洲的守門犬?

  這些非洲移民往往必須在生存條件極為險惡的環境裡生活數月甚至數年以上,才能穿越沙漠,抵達摩洛哥,進而偷渡到歐洲。

  

  摩洛哥經濟學者Mehdi Lahlou認為,多數歐洲人認定非法偷渡的關鍵字是摩洛哥,但他認為其實是經濟發展,而且反而是警方處理事情的邏輯,打壓了減少非法移民的努力。他與法國法學家Lucile Barros聯合發表的一篇研究報告,甚至激怒歐盟官員。

  在報告裡,這兩位學者認為歐盟無力也不願處理棘手的非法移民問題,試圖將責任轉嫁到中途轉站的摩洛哥或移民原籍國。歐盟指責摩洛哥並未善盡阻止非洲移民偷渡到歐洲的責任,一再施壓,要求加強邊界巡守,阻止非洲移民試圖渡過地中海。歐盟執意提供高額經濟援助與其他實質行動,以幫助摩洛哥遏阻非法移民前往歐洲。承受歐盟極大壓力,尤其是英國與西班牙,摩洛哥開始考慮修改移民法。

  徒步穿越薩哈拉沙漠絕非易事,必須歷經酷熱與各種嚴峻的生存考驗。也因此,非法移民多為十七到三十歲之間的年輕男子。女性多半已懷孕或帶著年幼小孩,約佔百分之十五,因西班牙法律規定,任何國籍的孕婦一旦在西班牙生產或是帶著年幼孩童,警方則無權將之驅逐出境。也因此,有些女性會在偷渡途中或剛上岸,想辦法讓自己懷孕。

  一位女性說,她先生在摩洛哥與阿爾及利亞交界被驅逐,但她卻被允許通關,正因為她懷孕了。

  

  面對境內與日俱增的非法移民,歐洲早已不得不面對這個棘手問題。

  每逢選舉,移民更是最熱門的話題,如何同時討好右派與左派選民,更是法國候選人必須拿出渾身解數以應付之的話題,既不能激怒恨不得所有移民都滾出法國的傳統保守份子,卻又不能落入不尊重人權的口實。

  電視上,不乏相關報導,在此貼上一則時間不詳的法國電視報導,針對摩洛哥之為非裔非法移民轉運站的角色,報導頗為詳實。

  


Immigrés noirs refoufés dans le désert par le Maroc

  報導從西班牙所屬的加那利群島開始,加那利群島雖只是海上蕞爾小島,卻是非裔移民胼手胝足試圖橫跨撒哈拉沙漠,闖關抵達的歐洲土地。

  所有的非法移民都是為了夢想更好的人生而離鄉背井,然而為數不少卻埋骨於這小島公墓。

  鏡頭帶到市立公墓,安葬八十四名因渡海過程而喪生者,無人知其身分,墳墓僅以號碼標識。守墓者解釋,一旦非法移民身體狀況不佳,馬上被帶到這裡,司法警察跟醫生也跟著來做報告跟拍照,接著市立公墓的工作人員便把遺體下葬。相關證明幾天內就做好,墳墓上寫著非法移民被發現與往生日期。安葬在這裡的人,國籍不詳,多數是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黑人。

  

  影片兩分四十秒。

  鏡頭隨後帶到摩洛哥南部的撒哈拉沙漠,記者跟著地陪,在貧寂廣袤的沙漠裡,尋找非法移民躲藏的地方。若無地陪,記者肯定在這沙漠裡迷路。

  開車中的地陪表示,摩洛哥政府對邊界的防護非常嚴苛,但根本無濟於事,沙漠佔地遼闊,有些區域非常危險,不熟悉地形的人,早晚迷路。入夜,情況更糟。那些人不會讓自己輕易被逮捕,時常變換藏身處,當他們覺得性命受到威脅,隨即逃跑,將一切留在身後。

  影片三分三十五秒。

  經過一小時車程,地陪與記者一行人來到一個廢棄的牧羊小屋,對非法移民來說,是個理想的藏身之處。

  地陪解釋,偷渡客對這地區每個小角落所知甚詳,尤其是那些沒人住的地方,他們在這裡躲個十到十五天,若氣候不佳,可以躲上三、四個月。

  廢棄小屋裡,四處散落偷渡客的用品,他們一定是在幾分鐘之內就逃之夭夭。遺留在屋裡的物資,就這沙漠生存條件來說,顯得多麼珍貴!

  地陪解釋,有時畜牧者會讓他們的牲畜獨自在沙漠裡放牧,沒有牧羊人看管,這些非法移民毫無傷害性,肚子餓時,便向居民乞求施捨,。

  

  影片五分十八秒。

  那一夜,記者並非當晚唯一尋找非法移民的人,離牧羊小屋幾公里處,皇家警察正進行著例行巡邏檢察,長達兩公里的巡邏,在夜裡執行,尤其艱困!為能找出非法移民藏身處,望遠鏡必不可少。

  在2003年新法律頒定後,巡邏更形密集。

  在生存條件極為嚴苛的沙漠海岸,不時可見非法移民試圖在此生存的痕跡。

  

  影片八分四十二秒。

  非法移民在此被逮捕,多數來自撒哈拉以南,但也有來自巴基斯坦與斯里蘭卡的亞洲人。

  在一處移民收容裡,兩百平方公尺的空間,擠了一百四十多人。

  摩洛哥當局根本尚未準備好面對暴增中的非法移民數量。

  有些移民自找娛樂,多數在歷經數個月的長途跋涉後,選擇休息。

  牆上以數種語言,寫著來自不同地區的非法移民,背後各自的生命故事與心裡的夢想。

  

  

  處理完這篇報導,真覺自己好像瘋了!

  幹啥這麼認真地做這些事呀?

  吃太飽嗎?

  還是太閒?

  但還是很想寫。

  閱讀資料與影音過程中,不時可見讓人忍不住落淚的文字與畫面。

  



  

  這段影片,堪稱「人間煉獄」,卻仍持續發生著。

  若原鄉能讓人安居樂業,誰願意離鄉背井,冒生命危險穿越險峻嚴苛的撒哈拉沙漠?

  或許只為生存,或許懷抱美好夢想,也或許因著逃離饑荒戰亂等諸種不得不,無數非法移民徒步邁入撒哈拉沙漠,拿自己的性命去拼搏。是亡命之徒嗎?對於這些一無所有的人,除了一條命,再無從喪失。

  倖存者幾多,而為撒哈拉沙漠所吞噬者,究竟又有多少人?

  僥倖橫跨撒哈拉沙漠者,又有多少機率可以逃過警方拘捕、不受他人欺擾,甚至渡過茫茫大海而不致迷失,安然踏上歐洲大陸?

  這些無數的無名無姓偷渡客,一步步踏出的路途,儼然一首悲壯史詩!

  而那些在嚴峻沙漠裡,一點一滴喪失生命者,承受死亡威脅、飢餓口渴與病痛折磨時,心裡又想著些什麼?是否後悔當初離鄉的決定?又是否在孤獨絕望中,呼出最後一口氣息?

  

  

  有多少非洲非法移民在靜默中嚥氣,來不及留下來過世間的痕跡?

  又有多少人曾有那麼一丁點機會,為自己發聲?

  而這世界可曾聽聽這些囚困在荒蠻沙漠的非法移民,在那空無一物,唯有天地岩石相伴之處,面對進退維谷處境,心裡的吶喊?

  





  特地貼上這段影音。

  影片談的是那些被摩洛哥政府遺棄在撒哈拉沙漠的非法移民,約一分鐘的地方,可以看見那些橫跨沙漠也被困在沙漠的非法移民身影。這些人,只能靠自己在沙漠裡求生。

  一位年輕男子面對媒體鏡頭,激動地對記者說:「你看!你是白人,我是黑人,這樣不好,(你們)不應該這樣的,我,我人在這裡,我爸爸死了,我媽媽在貝南難民營,我是從貝南難民營來的,(你們)不應該這樣的,我,我是黑人,你,你是白人,因為我是黑人而你是白人,所以你們才這樣做,這一點都不好!」

  這位年輕男子帶淚的控訴,說出心裡的委屈不滿,讓人心生不忍!

  

  影片下面的文字解釋著,西班牙人道組織等宣稱,光是有紀錄的非法移民,就有兩千四百人被摩洛哥當局移送到與阿爾及利亞或毛里塔尼亞交界的沙漠地帶,不久,其中三分之二早已去向不明。人道組織只來得及追蹤其中一千人,泰半是年輕男子,另外也有帶著幼童的女性,無一不是在無水無糧食的情況之下,被驅逐到沙漠裡。而這一帶,早已有約五百個非法移民在此活動,他們是在不久前的Ceuta 與 Melilla 移民收容所暴動後,被流放到這裡來。

  

  呼……,花了好多時間與力氣,才終於整理完這篇網誌,又是找資料、又是聽寫、又是法翻中,還要思考跟整理,真的好累喔!

  但就一股衝動,想寫。

  為什麼要爭取「基本人權」?什麼又叫「身為人的尊嚴」?

  觀看這些陌生者的悲慘命運,邊流淚,不斷問著自己。

  要說「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嗎?

  南北半球發展愈形失衡,這些非法移民裡,當中有多少人,他們的生命起點已然不公!

  而在非洲飢荒、戰亂、環境災難與疾病肆虐裡,又有多少是因成就著西方強權勢力而來?

  

  一旦偷渡成功,安然抵達歐洲,便真進入天堂裡?

  呵,不盡然!

  非法移民在歐洲的血淚史,又是另一番故事。

  來自世界各地的非法移民,如何任由歐洲老闆擺佈剝削,如何成就著歐洲經濟優勢,卻又是另一個西方強權不說的秘密。

  移民的故事,好長好長好長……。

  

  映君關心地問:打包得如何?

  呵,明天貨運就要來載包裹,然此刻我仍打包得零零落落,雜物四散各處。

  誰叫我今天整個人已然被困在摩洛哥的非法移民故事給佔據了呢,即便壓抑著不讀不寫,我仍不過廢人一個,還是不會動手打包呀!

  雨夜茫茫,獨自出門去便利商店,買了杯咖啡回來提神。

  白天精神最好的時光與淚水已然奉獻給了資料整理,晚上只得熬夜打包,反正裝箱時,精神恍惚,應該是沒啥關係的吧?!

  將咖啡送到嘴邊,卻又不得不想著,這杯裡的咖啡豆,來自何方?在這便利平價的日常享受,是否又是建立在何種剝削不平的制度上?

  啊,在這全球化無處不在的時代,究竟有誰還能置身事外?

  

  寫著這篇網誌時,不斷想起Sonia,我的摩洛哥好友,那個十幾歲便隻身到法國求學,在法國社會邊緣苦苦求生了廿年的美麗女子。

  我曾問她:為什麼不回摩洛哥?

  她不曾正面回答過我。

  或許流浪異鄉的原因,早已連她自己也說不上來,而一旦啟程,便是不歸路。

  

  最後最後,為這篇網誌做個結尾,想放上這段影音。



  這支影片,由數張非法移民照片所串起,伴隨 Reggada 音樂。

  恰巧先前剛好有篇網誌談到Reggada,傳統原住民柏柏爾戰士的音樂與舞蹈。

  影片作者在片頭文字裡寫著:所有人類,無論如何被定義,無論身處何方,皆享有人權。每一天,有人決定離家,離開所屬社區與國家。有些人啟程出發,因為恐懼。他們為自己、孩子與所愛的人的生命安危擔憂。另外還有些人是在社會經濟情況逼迫下而離鄉。這首歌獻給那些為了橫越義大利海岸而喪生的人們。

  伴隨著柏柏爾戰士音樂跑過的,是一張張在旅途中或倒下或遭拘捕的非法移民容顏。

  就為讓這人間煉獄永絕於世,所以我們起身,所以我們奮戰!

  

  於出發行囊裡,裝進第十三根暗黑羽毛。

  

  

  

參考資料:

Harraga Des victimes repêchées se confessent

Harraga: a reflection of the blankness between state and society

Jean-Pierre Tuquoi : Le Maroc accusé d'avoir abandonné des immigrés africains dans le Sahara

Maroc-Espagne : le sort des immigrés clandestins s’aggrave

Le Maroc face aux mafias de l'immigration

Le Maroc, nouvelle terre d’accueil des immigrés

Luc-Roger Mbala Bemba : Le Maroc condamne l'abandon en haute mer des 8 immigrés africains par la garde civile espagnole

Madrid abandonne des immigrés subsahariens près des côtes marocaines

Le Maroc expulse ‭72 immigrants africains vers l’Algérie

Maroc: Nouvel assaut des immigrants clandestins dans l'enclave espagnole au nord du Maroc, plus de 550 clandestins ont de nouveau franchi le dangereux grillage métallique.

Depuis les frontières entre le maroc et l’espagne...

André Linard, Dominique De Mol : Immigration africaine : le Maroc, chien de garde de l'Europe ?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