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0年12月1日 星期三

你怎麼會來倫敦?


「你怎麼會來倫敦?說說你的故事吧。」「啊,我的父母都是華僑,爸爸來自新加坡,媽媽也是在印度出身,長大,他們後來各自去到大陸,待我出生後不久又再移居到香港。...」 就這樣,我們跟每個作ONE TO ONE的組織者交換過彼此的故事,才發現到她/他大部份都是移民。當中有人為了要照顧家人、有為逃避戰亂或政治迫害、還有的就是想要接受更好的教育或更理想生活的生活空間。「這裡有的是多元交化。」這句說話是來自 倫敦公民(LC)其中一位法國籍組識者Sebastien,他說自己就是為了這片多元文化才移居倫敦。移民選擇離鄉別井,為要尋求生活改變,尋找更好的生活空間,但實際上有多少人能如願?

同樣在尋找改變,也對倫敦及LC的社區組織工作充滿好奇,這把我和文瑾帶到倫敦來。不過,在這之前要過英國海關的一關,實在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困難,或許,也只有經歷這些關口,才能更明白體會移民。過去的三個月,從一接到浩然的通知起,我們便各自開始申請工作簽證。本來,香港的特區護照便能免簽入境半年,但工作簽證不但要另外申請,還要花費高昂(每次港元一千六百元)及申請需時(每次最少三個星期),加上英國近年經濟不景,不斷在收緊移民政策,令簽證申請難上加難。

以我為題,在香港的英國簽證手續己外判至馬尼拉,領事館只管交收,對於任何查詢都無能為力。英國出入境部門有好幾個重要的網頁(下載申請資料及申請的唯一渠道)都掛了,打電話到英國的辦事處,查詢服務亦已外判,並且對我的問題愛莫能助。英國的移民政策年年都改,今年更改了兩次,前人的經驗都變得不適用。因為資料不清淅,又無人可問,結果我的申請被一次又一次的拒絕。到了申請後期實在令人焦慮不安,應該在離港前要處理的各樣事情,也因為不確定能否起行而一拖再拖。最後,終於在申請第三次時才能順利過關。替我辦機票的旅行社說,這年便有大量學生是因簽證被拒未能趕及開學的學生要更改機票(辦學生簽證兩年前免費,現在需要花費二千多港元)。後來才知道去年獲浩然支助前往LC工作的JOY和DANIEL也曾申請三次才能過關,看來這不單純是個人問題。別忘了,我們是只會待一年的移工,其他的情況恐怕更不用說了。

本以為離開了英國的機場,我便己順利過關,但關員卻提醒我要去報道。因為若要在英國居留,又是海關所指定的國家及地區,你還要在到步7天內到中央警署報屬下的訪客紀錄中心報到,登記辦理暫時身份證明。香港因為曾是英國殖地,本來不受影響。但近年,香港和澳門的居民被歸作中國公民,都需要辦這報到手續。為我辦證的警察也提到這種改變,說也不曉的為什麼會這樣改,總之要工作更多就是了。 除此之外,在我居留的一年當中,若我搬遷住址,還需要盡快到鄰近警局再行報到,以便給警察作紀錄。我有點好奇,英國政府怎麼那麼迫切地需要了解訪客的行踪,還是為了每人需要額外再付的34磅?

在倫敦的異鄉人
英國經過多年的經濟不景氣,加上今年新任首相推出的龐大削減公資的計劃,實在是雪上加霜,難怪引起各樣的工潮及示威。今年10月,英國首相卡麥隆公布未來四年將撙節預算八百三十億英鎊,這是自二戰結束以來,最嚴苛的財政緊縮計畫,將有近五十萬公共部門人員會因此失,同時也有多項社會福利措施將縮削減或取消(1)。一位英國生活三十多年,從事慈善團體工作的朋友B提到,其實政府早己把多項公共服務外判,現在要地區政府每年再判減4成的開支,其實是在向接受政府資助的社會服務及慈善團體開刀。我現在的業主是位來自非洲的年輕女士,她在七年前隨家人移居英國,本身的政府資助工作便因這次削資而被大減工時,連唯一的房間也需要出租來幫補家計,自己只得長期做“廳長”了。

倫敦的生活指數之高是世界聞名,以有限的資金要在這裡安頓落腳並不容易,我和文瑾是找了兩個多星期,搬過五次才找到現在各自的住處。有好幾次我和文瑾都是被太被禮待,感到歉意才遷離。其中一位C先生便是連自己的新居的新床都讓給我們睡,而自己和太太卻是分睡在兩個房間的地板上。我們也是因此看見一些華工的生活空間,多是佔一張床位,再加上半個衣櫃,因為空間不夠,所以隨處都會看見衣物。為了保持室溫,窗戶及門都緊閉,室內充塞著各種漿料混著香煙的味道,情況有點像香港的“籠屋”。不過再想一下,籠民因為有著自己床位上的鐵籠,實是比華工更能保護自己的私隱。C先生來了6,7年剛剛才獲得正式身份,所以很能從過來人的角度去理解華工,他把空間盡量出租給單身的華工,因為他們比一般有家庭的更難找到住處。他提到華工,包括他自己,都是來自中國內地,在唐人街或華人公司從事廚師,裝修等工作。多是無證,在此偷偷工作,一方面想存錢還給蛇頭,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存點錢寄回鄉,或計劃未來,因為無證,他們的生活沒有什麼保障。不只是擔驚受怕,辛苦賺來的血汗錢都因為不能辦銀行戶口而隨時不翼而飛。遇上無良的僱主,更可能在月底發薪前便被捕及遣返原地,以後便不可能再踏足英國。LC “陌生人成為公民”運動便是組織現有的無證者,向當局要求修改法例,讓現有無證者可以區留4年為限,若行為良好,無任何犯罪紀錄者便可獲得申請合法居留。

LC華人組織Team Leader Nikki便說在唐人街或中國餐館工作的華工,由於語言不通,工作時間長, 加上都在還蛇頭的債,很多時候都是別無選擇,流連在華人開的大小賭場,可以跟其他人說說話,也希望可以中一筆橫財去還蛇頭一點利息,沒想到卻會因此間接帶動了英國的博彩業發展。Nikki又提到英國華人地區以前的賭場多是地下的,後來英國政府見有利可圖,便實行大規模的取締,並發出大量合法經營賭場的版照,從而賺取稅收。現在是賭場供過於求,連賭場的老闆都有微言,指生意都不夠分了,可以想像社區的生活也會受影響。Nikki 在過去幾個月,便聯合了些華人教會及地區團體去要求政府停止發賭場版照的運動。

從過去的歷史讓我們知道,世界人口一直因著不同的原因在流動遷移。不過,現代國家設定的種種限線和法規,己經令移民難以按自已的意願遷移,包括是很多人夢未以求的英國。但如果那裡有壓迫,那裡便有力量的話,華人社群亦會是其中一鼓改變現有制度的力量。LC的新口號是“Unlocking the power of civil society” , 如何可以啟動華人社群的能動力量(2),以集合更多的社群去改變現有不公義制度,便是我們在LC未來一年要參與思考、工作的大方向。



備註:(1)資料來源: “英「最血腥」撙節計畫 50萬人失業”(中國時報,2010年10月21日)
(2)能動力量(Able to act) :LC社區組織對“Power”一詞的理解。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1 意見:

  1. Juan on 2010年12月1日 下午10:06:00 提到...

    此篇文章是Juan代貼,若有問題,請再告訴我‧麻煩;p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