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0年12月29日 星期三

快樂天堂


夾雜在車陣中的三輪車,每天喊著Beeeeeeee-kya
正載著回收物往死人之城路上。(文/圖emma)

埃及金字塔有一則寓言故事,人死後在通往天堂的路上,會有一位天使攔路問兩個問題,其一:「你對自己的生命感到愉悅嗎?」其二:「你的存在是否讓別人感到愉悅?」如果兩項你都點頭稱『是』,祂就給你天堂之鑰,讓你進入天堂(註1)。

我感覺這股精神早已在埃及人生活中體現。在施政乏善的埃及社會,儘管貧困以及隨之衍生的問題層出不窮,人民選擇以樂觀取代消極,處處逢生機。在開羅市郊南方的公墓區,俗稱死人之城,住著偌大被政府摒棄的貧窮市民,墓地成了他們安全的避風港,如此艱難處境,竟也發展成當地特色-星期五市集Souk Al Goma’a(註2)。

一個週五早晨,趁著人潮交通尚未堵塞,在友人P的陪同下,沿著公墓邊緣一路走向攤販聚集地。此處沒有觀光市集煩囂的喧擾聲,盡是小販手舞足蹈的唱誦聲,聲聲絲絲入耳。朋友W說 : 連一般市民也會來此挖寶。便宜是星期五市集最大的特色,地攤上琳瑯滿目的生活用品,堪稱一絕,從洗衣機、車門、床單、電熨斗、門把、鎖匙…應有盡有,然而這都是富人家不要的廢棄物,經過商販一一整理和維修後,垃圾也能變黃金。搭巴士離開死人之城前,我也補給到一件LE7.5冬衣和LE30毛毯(註3),一種單純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彷彿如冬日的陽光溫暖了心房。

友人P說:今年八月初,他第一次到死人之城時,碰上公墓外圍高架橋下,一場瓦斯氣爆事件,當時造成數十人死亡,政府視若無睹,甚至被指稱為陰謀論。只見一台台的挖土機,正蓄勢待發來收拾殘局。現在此處已被規劃為住宅區,待價而沽。橋墩、圍牆和破敗的工寮仍留著焦黑的印痕,市集也跟著遷移。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逐漸對於埃及人理直氣壯,句句不離錢的神態,有些理解。這是一場生存遊戲,強悍是最重要的工具,同時,不忘消遣樂活。 在艾雪哈全方位發展中心兩個月的日子,便見識到一群強悍的女性,他們分別是從事外展服務的社工人員、汲汲於行政會議的辦公室主任、從事非法性工作的婦女以及清潔女工。她們之中,最大的共通點,身為人母。一頭照料家計,另一頭忙著賺錢,跳脫傳統女性在家帶孩子的刻板印象,但肩膀的擔子更沉了。KARAMA,埃及語為尊嚴,一個名為Karama組織(註4)致力協助阿拉伯女性,脫離暴力、不對等的環境,並設立獎項予以肯定。今年埃及共有3位女性獲獎,其中一位便是辦公室主任A女士。
一、KARAMA獎背後的故事
KARAMA頒獎典禮現場,得獎者與主辦單位合影。
早已得知A女士的艱辛歷程,來自上埃及的她,每天搭車往返開羅打零工,曾送過牛奶、洗碗盤、記者、社工員等眾多工作。第一任丈夫在她懷孕初期,棄她而去。第二任丈夫對她施暴,帶著兩個男孩,咬牙走過人生低潮。現在的她成為獨當一面的女性,一舉手一投足無不散發自信風采。

親身到A女士家作客多趟後,飽嚐家庭料理的用心,我也成為孩子們的玩伴。祇是,難以想像,每日凌晨三點才能入睡的生活,或作是我,能支撐多久。A女士回到家晚間十點鐘,首先要作飯,催促孩子到市場買菜。狹隘的廚房,鍋碗瓢盆快跌出洗碗槽,只能以雜亂無章來想像了。其間,工作、友人電話鈴聲隆隆響,震的我想鑽洞躲起來。最後,在夾雜著孩子們講述學校生活趣事聲中,裹著沉重的眼皮爬上床。

「感謝阿拉,我有個溫暖的家。」睡前那一刻,A女士轉頭對我說這段話。的確,想起艾雪哈組織的性工作者面臨更難堪的窘境。出席A女士頒獎典禮的周三夜晚,數位性工作者一同前往現場,授獎前夕主辦單位,播放了一位妓女的故事,自少女時期被強暴,父母無力教養,被丈夫出賣成為娼妓,落入滾滾紅塵,愛上酒店男子,兩人相愛結婚生子,卻又被拋棄了。影片最後一幕,她倚靠著牆壁,無語問蒼天,影片隨著那面牆壁倒塌旋即結束。我抹了抹臉頰上的淚珠,忍不住望向那群性工作者,有人低頭掩面哭泣,大多人選擇默默承受。他們的孩子在一旁吵著回家,我也想回心靈的家,和自己對話。

小娟化名,未成年媽媽,現年16歲帶著兩個女兒,早期在街頭遊蕩,碰到願意收留她的男人,就跟他回家。前些年結婚生子,但她並不愛他。過去的她為了飽餐一頓,跟著陌生人回家,這些人中有人是警察,避免被緝捕的情況下,她妥協了。

小嬋化名,癌症媽媽,離婚,養育智能些微障礙的小男孩,有位基督教男友,礙於宗教因素遭男友家人拒絕,曾是性工作者,做過清潔工,男友恥之以鼻而作罷,轉職為公司訪問員,卻被迫與公司客戶人員交際應酬,才能領薪。

她們都是艾雪哈組織協助的對象,每週一上美髮、語言課,週二上戲劇、語言課,週三上烹飪課,週四上教育、戲劇課程,準時出席、上完課便能領取LE50。因此每天出現兩到五位的孩子,有時則十來位。起初,陪伴這些孩子需要耐心。現在,要有勇氣和智慧。這群5到10歲左右的孩子,多半被閒置在家,或成為街童到處閒逛,帶著一身濃厚的習性味。不打罵能夠教育孩子嗎?一位工作同仁問我。在孤立無翻譯的狀況下,我曾對一個小男孩,用英語大聲斥責。後來,選擇沉默以對,似乎有些奏效。孩子們愛玩、愛被重視、愛被肯定,忽視他們簡直令孩子寂寞難耐。我也從大刀拓斧的激昂情緒,轉換為冷靜沉著的心境,來落實最基層的陪伴與關懷。

與艾雪哈中心的小天使,也是小惡魔合影

朋友C來信: Have a great time with children who were born to be loved.也讓我想起一首歌

快樂天堂 詞/呂學海 曲/陳復明

大象長長的鼻子正昂揚,全世界都舉起了希望
孔雀旋轉著碧麗輝煌,沒有人能夠永遠沮喪
河馬張開口吞掉了水草,煩惱都裝進了大肚量
老鷹帶領著我們飛翔,更高更遠更需要夢想
告訴你一個神祕的地方,一個孩子們的快樂天堂

跟人間一樣的忙碌擾攘,有哭有笑當然也會有悲傷

我們擁有同樣的陽光

未能在EL-Haggana貧民窟抱著遺憾,但透過報導來關注亦是辦法。在一篇Justice for the young的報導中(註5),指出EL-Haggana非法住地的少男、少女,早早離開學校,到各地打零工。根據美國開羅大學,移民與難民研究中心團隊,花費六個月進行國內童工調查,研究人員Naiem提出以下發現與結論。
1.國內近2百萬兒童已在工作,成為街頭小販、農民、建築工人或是修車工。
2.法律不僅未能保障童工,更沒有合法的社會福利、保護程序。
3.女性童工遭受更多歧視待遇。
4.童工的父母本身面臨失業、營養不良、文盲,被社會福利體制摒除在外。
5.童工議題雖已被政府、非政府組織所關注,卻未能有具體作為。
6.最終的解決辦法乃是依賴社會正義和民主程序,根除貧窮問題才是上上策。
國內對童工有著廣大需求,童工聽話、好使喚,孩子們也樂於待在夢幻般的雇主家,有些雇主甚至教授他們禮儀和個人教養,總結是樁美事。我在朋友A家的經驗卻不是這麼一回事,童工隨時被使喚,為雇主跑腿,偶爾拿到小費,沾沾自喜。Naiem認為國內童工趨勢的蓬勃,遠勝於妓女或其他性產業的發展。事實上,童工們家庭生活、教育和嬉戲的權利徹底被剝奪。在艾雪哈中心遇見的孩子,她們還是幸福的小天使,在他們投入工作前,更要學習讀書、寫字,縱使社會放棄他們,我們不能放棄他們。只是這群孩子的母親已被忽視,更成為宗教、社會的邊緣人。
二、生,為一個穆斯林女性

組織工作人員教導性工作者烹飪西餐

艾雪哈的性工作者,是一群嚴重牴觸穆斯林律法的女性,然而,我卻不無從得知,生為一個穆斯林女性,面對多少生命不可承受的輕。現存的認知,來自西方對穆斯林女性的刻板印象,諸如,視遮掩面紗為剝奪女性的權力、一昧服從男性權威。在埃及,我發現男性的陪伴令女性備受安全感,因為常有無頭蒼蠅在女性身旁環繞,不僅外國人要防範,本國人更小心翼翼。遮掩面紗除了是古蘭經中的條例外,另一個功能即是抵禦不良份子的肖想,和防曬。除此之外,大部分人包含我,對穆斯林女性未有更進一步的理解,金字塔英文周報Back to Braided lives一文(註6),針對信奉基督精神和穆斯林的女性,在避孕、人工流產和生命倫理議題中,有精采的論述。Necco認為西方倡導女權,卻將基督價值作為評斷穆斯林女性的標準。

篤信羅馬天主教的她,自到埃及生活3年後,有了根本、不可置換的體悟。羅馬天主教認為使用保險套、避孕器、避孕藥丸,都是扼殺生命,罪孽深重。性愛是為了生命的延續,不能以歡愉為前提。但在古蘭經中未有明確的規定,因此在埃及男女雙方只要找到兩個公證人,宣示為夫妻,即能夠發生性行為,並使用保險套等工具來避孕。

在流產的議題上,羅馬天主教與穆斯林較為相似,皆認為是扼殺靈魂。可蘭經經文中,標示除了誤殺和惡作劇外,殺死過一個人的靈魂,就是罪人。另一段經文中,記載當女人懷胎四個月時,孩子的靈魂已進入子宮內。但若是缺陷、危害母親健康的胎兒,仍以保護女性為優先,此點,穆斯林比羅馬天主教有著更大的寬容。

雖然埃及是相對開放、現代化的穆斯林社會,但流產的議題並未受到重視,除了宗教因素,還混雜著貧窮、文盲、困乏的家庭健康計畫,和對生命倫理研究的忽視,導致在控制生育上匍匐不前。1950年代,第一任總統Nasser並不支持生育政策,強調增加生產才能創造國家財富 。直到1980年代政府才開始重視 ,1993年政府成立人口與家庭福利部門,並制定五年的計畫,希冀倡導避孕觀念來降低人口壓力,但大多數的案例顯示,根深蒂固的文化阻礙政策執行,倒不是受到宗教偏見的約束。

開羅像個巨大的兵工廠,每天不斷排放廢水、廢氣和廢物。六百萬人口再加上數十萬海外流動人士,髒亂、阻塞、噪音和壓抑為每日的進行曲。談人權迫害前,不如回歸到最初的原點,控制生育和正規家庭計畫。這些課題也都比政治改革的老調重彈,具有正面意義。
三、下一步呢?
畫家以漫畫諷刺2011總統大選局勢。

11月28日埃及舉辦國會改選,國家民主黨NDP(National Democratic Party)取得壓倒性的勝利,囊括420個席位。穆斯林兄弟會(Muslin Brotherhood)、Wafd(阿拉伯文Al-Wafd,語意政治自由 )、NAC(National Assembly for Change)等在野黨和無黨人士共獲得58個席位。國內、外媒體雜誌表示失望,在野黨甚至在第二輪投票日紛紛杯葛議程,抗議NDP操弄選情、打壓在野黨;中產階級民眾義憤填膺向媒體投書,只能無奈承認2011年總統大選,NDP勢必佔上風。現任總統穆巴拉克已執政32年,埃及人權指數低落(註7),面臨居高不下的失業率、人民生活品質低落、上下埃及鄉村區毫無建設, 報章媒體以又回到過去的日子,為今年選情作出結論。

選後數天,在野黨成立影子內閣,共計118位落選議員。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評論,就讓他們自得其樂吧。影子內閣憤恨不平指出,國家一昧將人民玩弄於股掌之間,已積極蒐集證據來控訴政府。另一頭大獲全勝的NDP,在選後不久的會議中,表示將盡快關注民生經濟、打擊貧窮問題、改善公共建設和強化健康保險。

但,上周日總統前往人民議會,行經解放廣場時,我看見武警全力戒備,封鎖大街小巷,商店禁止營業,鄰近建築物都需關窗閉門,如此權威的政客模式,埃及的春天會來嗎?金字塔周報編輯,Abdel-Moneim Said卻有不同的看法(註8),今年議會大選,NDP是唯一公開政見,進行民意調查、選舉議會程序的科學研究的政黨,與倡導伊斯蘭是出路的穆斯林兄弟會、光喊標語缺乏行動力的在野黨大相逕庭。因此,他建議在野黨應正視政務工作、推選魅力型領袖而非傑出名人、避免政黨內部惡鬥失和,認清區域與在地議題的差異。老喊著政府腐敗,人民揭竿而起的聳動口號,卻連服務選區名稱都不清楚,如何贏得人心。

下一步呢?在野黨失去政治舞台,如何推動民主改革?執政黨一黨獨大數十年,總統穆巴拉克的兒子賈邁勒(Gamal Mubarak)被視為新的接班人。議會選舉當週,我密切注意金字塔每日新聞,儘管看不懂阿拉伯文,但種種正面形象的政府廣告、人民踴躍參與選舉的圖片已透透端倪,因此我並不訝異選舉結果。辦公室除了工作人員非文盲,其他人都看不懂報紙,選情對他們就像天邊的一朵雲,連接觸的機會都沾不上邊。除了街上選舉文宣少到讓我訝異,也無印象中喇叭大響的造勢車,選舉日當天,艾雪哈辦公室照常上班。記者朋友們暱稱總統是駱駝,只能敢怒不敢言。

亦處於駱駝情境的我,只能一步一步學語言,與孩子們拉近距離。由於艾雪哈全方位發展中關注愛滋病議題,組織需要醫生、律師來處理性工者的需求,其中有位羅拉醫生趁空檔時,語帶關心的問我一個多月來,做了些什麼?那天孩子們剛離開,我們坐在窗邊曬著午後的陽光。

我心裡忐忑的說 : 教孩子們畫圖,陪孩子們瘋狂。

她回應道,每次我看到你如此熱情的陪伴孩子,就像太陽般令人感到溫暖,備感敬意。

我進一步表示,想要更加深入埃及社會運動脈絡,但礙於語言和崗位限制,該怎麼辦?她反過來建議我,在埃及對於亞洲議題相當陌生,甚至是台灣在哪都不清楚,要不試著翻譯亞洲議題文章投稿,這或許能激盪出不少漣漪。我也聯想到,可以把埃及的大小議題報導,加以整理翻譯。步步緩慢走,步步踏實做。

雖然過去在台灣、東帝汶和印尼,有過諸多教育服務的經驗,在埃及卻是最令人沮喪,卻也最具挑戰性的耐力賽。在沒有足夠的空間、器材,一切從簡,卻也是孩子們日復一日慣性步調,大欺小,強欺弱。早已問自己: 他們需要改變,還是我要理解呢?這個答案,我還沒找到,只能試著創造氛圍來凝聚孩子的心,也催促自己加緊學習語言。

告訴你一個神祕的地方,一個孩子們的快樂天堂,跟人間一樣的忙碌擾攘,有哭有笑當然也會有悲傷,我們擁有同樣的陽光,歌聲突然在我耳邊響起。工作人員開玩笑的跟我說,還好你是跟孩子們在一起,不然遲早會被香煙和噪音埋沒。

註1: 網站資源,<幸福不是一切,人生還有責任>。財團法人秀春教育基金會http://www.xcef.org.tw/
註2:Souk埃及語為市集,Al Goma’a為開羅城市某區域名。Souk Al Goma’a位於北公墓之間,即死人之城(the city of dead)。維基百科資料顯示60%人民來自埃及鄉村區域,為了到大都市找工作卻沒有無住所,紛紛到死人之城來。
http://en.wikipedia.org/wiki/City_of_the_Dead_(Cairo)
註3:埃磅兌換台幣為1比6。
註4:KARAMA網站資源 http://www.el-karama.org/
註5:金字塔英文周報,Justice for the young,Gihan Shahine,日期16-22 December,2010.
註6: 金字塔英文周報,Back to Braided lives,Gamal Nkrumah,日期23-29 December,2010.
註7:維基百科埃及人權議題,http://en.wikipedia.org/wiki/Egypt#Human_rights
註8: 金字塔英文周報,Last word on the election,Abdel-Moneim Said,日期16-22 December,2010.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2 意見:

  1. LIN Shenjing on 2011年1月21日 下午1:49:00 提到...

    文章中寫道:「常有無頭蒼蠅在女性身旁環繞......」,請問,什麼是「無頭蒼蠅」?

  2. Peace Camp on 2011年1月21日 下午7:50:00 提到...

    在埃及很多男人失業無所事事,便在街上、車站或咖啡店閒晃,就像無頭蒼蠅一樣,盲目亂飛。
    東、西方女性觀光客便成了他們的目標,因為穆斯林教義清楚規定,不能隨便與陌生女生對談、接觸,而外國人並非穆斯林,他們便認為外國人舉止放蕩,想盡辦法吃豆腐。根據我的經驗,問路被碰手、去問青年旅館被碰臉頰,幫忙叫計乘車被搭肩。在埃及男、女性朋友間互動親密,牽手或搭肩相當平常,但這些男性處於好奇和戲謔的態度來接近我,便令人難以接受了。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