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1月5日 星期三

以「地方」為基礎的環境教育—從劇場參與的觀念來思考



在WWF-Hong Kong教育部門,一邊上班,一邊觀察,一邊找資料,使我--所謂劇場工作者--開始思考所謂環境教育的真正目的。

若就WWF的歷史脈絡而言,環境教育始自保護野生動物(那時人類獵殺珍奇動物巡迴展覽),再擴及自然環境(當發現都市的擴張影響動物的生存),至近來的全球暖化(當發現人類自己可能也無法在地球延續生命)。

在前期,無論是保護野生動物或是保護自然環境,都奠基在一種比較單純的「保護」心態及思考上。貪心謀利的人類獵捕動物,為了保護可愛珍稀的動物,所以我們必須將惡人繩之以法、以免動物被滅種。在如此的教育宣導下,某種「獵捕生物=不文明」的觀念,在不知不覺中隱隱然累積。此外,也許為了有效在各地立法,整戒惡行,WWF在世界各地都是力圖與當地政府或大型組織合作,試圖以最大的資源來進行環境保護。

在這樣的歷史淵源下,就我極個人且尚稱武斷的觀察來說,結果是形成了WWF在高層次的發言權上擁有極優勢的位置。

身為全球性的組織,必然是有一份由中心所規劃的全球性制度與策略,讓各地分部皆遵循。在此點上,WWF從1969年由英國赫胥黎爵士創立之後,所有的表現皆足以做為所有非政府組織的典範,它有一個由上而下訂定明確的目標,堅強的科學研究後盾,完善透明的行政資訊,使得它可以一直堅持地走下去,也走得十分長遠,難怪WWF本身足以被稱做是全世界最大也最久的環保團體。

承續著英國殖民經驗所帶來的國際連線,WWF-Hong Kong也是此地最大的環保團體,它長年幫香港政府管理最大的河口濕地,成功的經驗再加上政治上的驅近,逐漸成為中國華南地區的教育中心,僅是負責帶團導覽和策劃教案的專職人員就約有20人(這還不包括濕地管理人員),擔起每年來到濕地參與的三百團學生和教師之教育活動。

如此資源豐富又專業的環境教育團隊,但在地方的居民連結上,則,稍弱。舉我較熟悉的濕地為例,它位在一個常人不能進入的保護區。將大自然列為保護區,保護了紅樹林,繁盛了各式各樣生物,提供了一個豐富自然生態,雖然不知正在大力興建且被高度期待的港深高鐵將會如何影響,但保護區的法令的確已經成功阻絕了地產商的染指。





但是,凡事總是利弊皆有。在地狹人稠的香港,保護區的隔離色彩,竟使得它跟近在咫尺生活的人彷彿一點關係也沒有。

通常,一整班40位小朋友跟著學校來到保護區,聽著溼地的重要、候鳥的遷徙,接著到濕地走一圈,上車回家,結束。小朋友回到高樓的家和學校,生活裡不會有濕地也不會有候鳥。過去沒有,將來也不會有。當生命中沒有濕地也照常運作如常時,要如何明白濕地是不可或缺?

而每天與濕地朝夕相處的人,是附近的居民:一種是農漁民,另一種是別墅主人。農漁民靠養殖補魚為生,但所謂的養蝦和補魚卻是過去環保團體認為破壞環境的人為行動。更別提向來別墅的鋼筋混凝土在環境保護者中有多礙眼了。

濕地周遭的人對濕地不是毫無所感就是蘊含敵意,再加上圈離的保護心態,力圖倡導濕地重要性的科學和教育人員,就似乎無可避免的成為孤獨的鬥士。

或許這就是WWF開始思考與劇場結合之起因。

相對於圈離的環境教育,劇場活動顯然傾向溝通,試圖與觀眾交流。還有,劇場不僅存在於都市劇院中,街頭、或遙遠的鄉村,即使無文字的遠古時代,都可見劇場四處旅行,不斷演出交流的身影。

所以,當WWF-Hong Kong發覺自己已經處於某種以科學為中心的教育方式,而非真正的環境時,它期待劇場能在更互動的方式上助環境教育一臂之力。此外,目前也是個特別的時刻,香港的教育體制正在發生大變革。一方面,它從整個偏向英國的學制,改成與中國大陸一致;另一方面,所謂通識教育的概念,也開始在課程及考試中落實。教育劇場,成為教育當局力推的一項教學方法。

在如此的背景下,更不難明白為何WWF-Hong Kong希望我--所謂劇場工作者--能帶來新的刺激與元素。
(by阿嫄 待續)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