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2月18日 星期五

2011 世界社會論壇‧田野手札


  2011 年的世界社會論壇於 2 月6 日至11 日於塞內加爾首都 Dakar 舉行,此論壇可謂全球非政府組織的年度盛會,聚集數萬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另類全球化份子」共同參與討論,企求「另一種可能的世界」。


  筆者非常幸運地得以與 FMAS 團隊一同前往 Dakar 參與今年盛會,讓我個人收穫滿滿與觸動極深的,不僅是全球化議題的實質討論內容,更是再世界社會論壇整體裡所流動的能量,所共享的普世價值,對自由民主與公平正義的共同渴求,以及響徹雲霄的共同呼聲──另一個世界是可能的,如果我們一同努力的話。

  

  來到摩洛哥已兩個多月,卻是走入塞內加爾機場以後,我才真有「來到非洲」之感。

  在 Dakar 僅僅停留五天,對當地說不上認識,僅只粗淺印象。

  然而這五天的生活經歷卻讓我回到摩洛哥之後,以近乎「煥然一新」的眼光看待這個國家,愈來愈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跟我說一樣的話:「太多人不了解北非馬格里布區與其他非洲地區的不同,摩洛哥確實是非洲的一部分,但同時還帶有歐洲色彩,與中東、北非與非洲其他國家相較,摩洛哥已經算是一個言論自由、經濟得以發展且政治相對開明的國家了!」

  

  無須恭敬謹慎、如履薄冰亦或義憤填膺地參與所有新自由主義與經濟全球化帶給第三世界何種迫害的相關論壇,只需在世界社會論壇裡游走,在場的團體組織與所有參與的人們,這些實質「存在」凝聚一股巨大能量,宣告這世界出了問題,且我們不願束手就服,正齊心齊力試圖改變這個世界!

  在 Dakar 短短五天的停留,以及世界社會論壇所帶給自己的激盪,很快地,「另類全球化」、「南北半球資源分配不均」亦或貧富差異等問題,之於我,不再是書本上的知識或網路上流通的資訊。

  這個經驗,甚至改寫我先前對「論壇」的想像、認知與定義。

  

  令人永難忘懷的,尤其是那些非洲婦女組織的參與,這些身處地球上相對貧困國家的「第二性」,在全球化公共議題上的討論卻不曾缺席,這些個非洲女子不是女權運動關注的被動性「主題」,而是站起身來,積極主動地拿回屬於自身生命的主權。

  而這些非洲女性所關注的重點,除了非洲婦女的社會處境、教育與性別分工等議題,更時常與農業耕作方式有所聯結,呼喊另一種更具永續經營的農耕方式。

  我向身邊的一位摩洛哥社運人士提到自己在世界社會論壇裡,觀察到觀察到這個有趣現象,他向我眨眨眼,說:「在非洲,女性力量遠大過妳的想像!她們早以積極參與社會運動與公共議題!」

  

  有幸被 FMAS 一起拎去 Dakar 參加世界社會論壇的我,極其幸運地得以與FMAS從北非馬格里布與巴勒斯坦邀請來的非政府組織人士交談,從旅館一同前往參與論壇途中,亦或晚餐後的閒聊,藉由這些北非社運人士的經驗分享或是向我細細解釋北非社會運動概況以及民運組織與政府之間的關係,甚至是北非這幾個國家彼此之間或與歐洲國家之間那錯綜複雜且權利糾葛的關係。

  這讓我在回到摩洛哥之後,媒體所報導的北非政治事件與社會運動之於我,不再是「別人家的故事」。妳/你開始知道這地方的人們,在說些什麼、在做些什麼、在抗議與爭取著些什麼,一種更細緻深刻的「連結」,於無形中緩緩牽起。

  

  而我很清楚,這趟旅程徹底深刻地改變我對許多事情的認知與體驗方式。

  

  得以前往 Dakar 參與世界社會論壇,可以說是我個人生命中,極為重要且關鍵性的學習機會。這讓我尤其感謝 FMAS 團隊與 FMAS 秘書長 Kamal Lahbib 給了我這個珍貴難得的學習經驗!

  那時因著簽證、摩洛哥居留以及我的旅費該由哪個單位支付等問題,我的 Dakar 之旅一直是未定數。

  「如果台灣方面的基金會不肯支付妳的機票錢,要不妳就乾脆不要去,要不妳就自己掏腰包,自己買單!」一位法籍國際志願工毫不客氣地這樣跟我說。

  因等不著台灣方面的消息,我已暗自放棄前往 Dakar 的念頭,自行構思「摩洛哥文化探索之旅」,樂觀坦然地想著,成長與學習決定權操之在我,是否去得成 Dakar,並不影響我的文化探索與學習進度。

  然而就在行前三天,K 將我叫進辦公室,告訴我,Kamal決定由FMAS 支付我這趟旅程的所有支出,因著我在摩洛哥的居留證將在 2 月12 日到期,所以他要我提早在 11 日回摩洛哥,但我仍有可能在海關被刁難,所以他將決定權交給我,讓我自己決定要不要冒這個險,去 Dakar 參加世界社會論壇?

  我一聽,自然欣喜地點頭應允!

  回到辦公桌,我問同事 Jamila :「Kamal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他為什麼願意花錢讓我去 Dakar?」

  Jamila 說:「這是為妳好,Kamal 願意多給妳一個學習的機會。」

  直到此時此刻,我仍難以用文字言語表達心裏這份觸動。

  Kamal Lahbib 身兼數職,是北非社會運動極為重要的人物之一,在忙得不可開交之際,面對我這小小國際志願工是否前往 Dakar 一事,他的處理手法依舊細緻周到近乎不可思議!讓我深感自己被當作一個「人」地被尊重著,且在他眼裡,我這個「人」的重要性與價值,並不高於或低於另一個經濟社會地位高於我或低於我的另外一個「人」。

  在 Dakar,參與論壇第一天,我趕緊當面向他道謝!

  他也只是慈祥和藹,淡淡地笑著說:「這是我的榮幸!」

  那風範、氣度、溫暖與寬廣格局,讓我永生難忘!

  

  「真的可以藉由論壇的舉辦,改變這個世界嗎?」論壇期間,我拿這問題問了好些人。

  每一位北非社運人士皆點頭,說:「這是一條漫長而辛苦的路,無法在一時半刻就看到成果,所以更需要長期細心的耕耘。然而公民論壇的舉辦絕對有助於促進自由民主歷程,當公民意識覺醒,人民對公共議題有了更為主動的參與行動及意願,自然對掌政者造成壓力,促進政治與社會上的改變。」

  

  「在突尼西亞與埃及之後,誰會是下個國家?」

  摩洛哥社運人士說,摩洛哥社會要求的是民主制度的完整建立與更多的言論自由,至於是總統制亦或君主制,這並非社會運動的重點。

  一位阿爾及利亞社運人士跟我說,他內心無比期望發生在突尼西亞與埃及的革命亦能發生在阿爾及利亞,然而這機率微乎極微,阿爾及利亞發生過遠比突尼西亞次數更多的示威抗議,卻依舊難以撼動當權者,一來阿爾及利亞社運組織過於鬆散,不夠團結;二來,阿爾及利亞的秘密警察無所不在,且經過專業訓練,人民根本難以與之對抗。也因此,阿爾及利亞的民主運動只能慢慢來。

  而我,當下竟有些難以置信,是什麼樣的生命價值與動力,讓這群人願意干冒生命危險,長期致力於民主政治的追求?

  

  我知道我是幸運的,得以幸運地在突尼西亞與埃及接連發生人民爭取自由民主運動的時刻,前往 Dakar 參加世界社會論壇,讓我得以看見這股在北非社會裡流動的民間改革力量。

  為了不將這份福氣僅供我一人獨享,回到 Rabat ,花了許多時間與精力,將這五天的粗淺心得與見聞整理成十篇網誌,已做更廣闊的分享。個人才疏學淺,在 Dakar 停留時間極短,這十篇網誌不過片面記下當時所見場景,並紀錄個人與數位北非社運人士之間的對話內容。

  這趟旅程的經驗中,改變我的,不只是論壇內容,眼中所見場景以及與所有人短暫互動,無不滋養、改變著自己原先對世界的認識。也因此,我亦將較個人感受且瑣碎的旅途印象給書寫進網誌裡。


【初抵 Dakar 】


  簡略描述對 Dakar 的第一印象。

【走出世界的另種可能──2011 世界社會論壇 Dakar 大遊行】

  2 月 6 日為世界社會論壇開幕大遊行,主以照片呈現遊行盛況與行經的 Dakar 街景。文字主為稍稍介紹該非政府組織標語與訴求。

  

【2011 世界社會論壇Dakar 印象No Comment】

  Dakar 可說是我個人首度「第三世界經驗」亦或「非洲經驗」,坐在往來旅館與世界社會論壇裡,心裡毫無探索首都的欲望,僅以坐在計程車裡,隨機拍下的街頭場景,誠實地呈現當下心中對「第三世界」興趣缺缺的心態與感受。

  

【2011 世界社會論壇夜宿渡假與工業並置的海灘】

  簡短紀錄從夜宿的旅館裡,所感知與發現的 Dakar 面貌。

 

【2011 世界社會論壇‧場內‧印象】

  世界社會論壇可謂一場巨型非政府組織嘉年華會,校園裡,隨處可見論壇帳篷與非政府組織的攤位,各式小販林立。藉由照片,試圖紀錄並呈現現場概況與氛圍,以及世界社會論壇獨到之處與尚可改進之處。

  

【2011 世界社會論壇‧另類耕作方式】

  在大學校園裡,設有一處適合缺水地區耕種方式的循環性農田,此文以圖文解釋該系統的運作。

  

【2011 世界社會論壇‧另類文化關注】

  個人參與由 FMAS 及Casamémoir 等組織所辦理的文化權論壇之筆記整理。

  

【2011 世界社會論壇‧革命茉莉飄香】

  2011 年世界社會論壇於塞內加爾首都 Dakar 舉辦期間,適逢突尼西亞茉莉革命甫獲取勝利,而埃及人民正上街頭奮戰,要求執政長達三十年的總統下台。世界社會論壇自然呼應北非人民對民主政治的熱烈渴求,幾場論壇、講座與遊行皆與北非民主運動相關。

  本文整理世界社會論壇裡所發生過的相關討論與遊行概況。

  

【2011 世界社會論壇‧動彈不得的西撒哈拉問題】

  若說對突尼西亞與埃及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支持,是所有北非馬格里布社會運動人士的共識,那麼西撒哈拉問題則讓我發現他們之間的歧見。

  寫下此文的同時,我其實很清楚自己多少遊走危險邊緣,在摩洛哥,西撒哈拉並非禁忌話題,就只是最好避免說出讓官方難以認同的言論。

  我非常清楚自己此時正生活在一個「royaume」(王國)裡。

  然而當我眼睜睜地看到這一切在世界社會論壇熱烈地上演,卻又覺不說不行,不記錄下來不行。

  Jamila 的媽媽跟她說:「如果有天妳被警察逮捕,一定是因為適任的關係!」

  我只能僥倖樂觀地想著,反正我是以中文書寫,應該不會被發現!

  若哪天我不見了,或者是被逮捕了,記得找國際人權律師來救我唷!

  

【海天之間‧囚奴之島】

  停留 Dakar 期間,唯一的一趟旅遊──île de Gorée(格雷島)。

  此地非旅遊網誌,僅只瘋狂上傳三百多張照片,以玆分享。

  

  天與海共舞藍色 Rabat 城,置身試圖捍衛第三世界人權旅途中,栽下第七棵棕櫚樹。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