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2月1日 星期二

摩洛哥人民與埃及弟兄同在!


  近日 Rabat 時晴時雨,整顆心無法把持地懸在混亂中的埃及,將整個週末掛在網上,鎮日心神不寧,密切注意埃及局勢的任何變動。


  一月最後一天, FMAS 全辦公室上下依舊全力忙著「朝 Dakar 前進!」( En route vers Dakar ),明知自己的反應很孩子氣,依舊在心裡暗自尖叫:「拜託!你們家鄰居開羅都已經著火了,還談什麼遠在天邊的 Dakar 啊!這世界不是只有世界社會論壇,好嘛!」

  中午,Chef 忽然問我:「下午五點在埃及大使館前,有一場支持埃及人民的示威靜坐,妳要不要帶著相機一起過來?!」

  我馬上從椅子上跳起來,說:「那當然!有任何詳細資訊可以讓我參考嗎?」

  Chef 遞了張紙給我,也沒多做解釋,隨即忙著拯救世界去了。

  

  紙上資訊簡單明瞭,註明靜坐時間地點,主要訴求有三:

一、在其對抗獨裁專制的英勇戰鬥中,與埃及人民團結一致,爭取民主政治與人權。


二、揭發施加在埃及人民身上的鎮壓。


三、支持埃及人民英雄式的起義,對抗壓迫專制,並爭取自由、尊嚴與民主。

  

  下午四點多,發現整個辦公室依舊埋頭忙於世界社會論壇的籌備組織,我竟是少數有時間參加靜坐的人,豪邁帥氣地背起包包,朝同辦公室的夥伴丟下一句:「我去支持 Oum Kalsoum 的人民了,明天見!」隨即在同事哄堂大笑聲中離去!

  

  鄰近下班時間,Rabat 街頭一如預期中地混亂,好不容易攔了輛計程車,一上車,跟司機說:「埃及大使館!」見司機面善,為了多理解摩洛哥平民如何看待此時正在埃及如火如荼進行中的示威暴動,隨即裝作若無其事地說:「我要去埃及大使館,參加支持埃及人民的靜坐。唉……,你可知道此時此刻埃及正發生什麼事情嗎?」

  司機微笑地說:「我知道呀!哎呀,我很清楚這些埃及人,他們全都是善良溫和的好人,在伊斯蘭教導下,我們所有穆斯林全都是好人!造成那些暴動的,是少數的小偷搶匪,而不是多數埃及人!」

  我說:「可是人民沒飯吃,才會上街頭抗議哪!」

  司機說:「那是少數政客的錯!他們的總統不好,哪像我們摩洛哥人這麼幸福,擁有一個很好的國王,如果有人沒飯吃,國王知道了,就會拿東西給他吃!」

  我問:「所以你覺得摩洛哥不可能發生像突尼西亞或埃及那樣的示威抗議或暴動囉?」

  司機樂天知命地:「當然不可能!我們摩洛哥不一樣,摩洛哥有國王,跟他們不一樣!雖然摩洛哥境內也有一些小問題,但日子總是過得去。感謝阿拉真主!」

  


  匆忙抵達埃及大使館,馬路上已聚集為數不少的示威民眾,口號聲雖不絕於耳,但情況大抵說來,還算平靜溫和。

  

  埃及大使館在馬路的另一側,我問身旁一位扛著攝影機的新聞記者:「為什麼示威民眾不能直接聚集在大使館門口的空地上靜坐?」

  他說:「埃及大使館畢竟屬於埃及管轄,基於尊重,示威抗議者不方便過去。」

  我問:「這是一場經過官方正式允許的示威抗議嗎?」

  他聳聳肩,模擬兩可地說:「說不上官方允許,但也沒明令禁止……。」言語間,似乎暗示著,摩洛哥政府對於境內某些示威抗議,多少採取爭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埃及大使館前,警察圍成人牆,謹慎戒備。

  

  站在警察前頭,則是軍方圍成的人牆。

  

  第三層人牆,將示威抗議者圍在裡頭。

  

  示威群眾的另一頭,是另一層軍方圍起的人牆。

  

  依據我現場粗淺判斷,現場維護秩序的軍警應有上百名。而支持埃及人民的示威抗議者,則在數百名之上。現場氣氛仍算寧靜和平,並無任何武力暴動出現。

  我問身旁一位投入摩洛哥人權運動許久的前輩:「這場支持埃及人民的示威抗議,人數似乎比上回支持突尼西亞的示威抗議要來得多,示威者與軍警之間的關係似乎也較溫和融洽,你是否也有同感?」

  他說:「上次那場支持突尼西亞的示威裡,示威群眾其實比這回支持埃及還多,警察還動手打人,與示威者之間發生肢體衝突!然而妳知道,在突尼西亞,警方往往毫不留情地粗暴壓制示威群眾,以至於在摩洛哥,每回只要遇到跟突尼西亞有關的示威抗議,連帶摩洛哥軍警態度也特別強硬!摩洛哥需要突尼西亞政府支持摩洛哥對西撒哈拉的擁有權,根本不可能跟突尼西亞政府交惡。若是埃及,情況通常較溫和,更何況這回,許多人都不認為Hosni Mubarak還能保住總統權位!」

  當下,我更深刻感受到國際局勢間微妙的變動以及政客間的利益關係,如何在有形無形間,牽動人民的生活,甚至阻礙對民主自由的追求。




  即便現場軍警團團圍繞,一位示威抗議者仍面露笑容地拿著一張告示,上頭寫著:「反對專制暴政的埃及民主人士,我們與你們同在!」

  

  五點過後,聚集在埃及大使館前的人群愈來愈多,群起高呼口號,不斷揮舞手中布條旗幟。

  

  我問身邊一位年近四十的示威抗議者:「這些人喊的是摩洛哥話,還是埃及話?」

  她說:「是摩洛哥話,我們這些示威抗議者全都是摩洛哥人,完全沒有埃及人在裡頭,我們是特地前來參加示威抗議,支持埃及人民爭取民主自由!」

  我問:「妳是如何獲得這場示威抗議的訊息?」

  她說:「Facebook !」

  我問:「妳知道這場示威抗議是誰帶頭組織的嗎?」

  她說:「完全不曉得!只是在Facebook上看到消息,就特地從 Casa 趕過來參加示威抗議。」

  我詫異地瞪大眼,說:「妳是特地從Casa 過來的啊?」

  她說:「是啊!我們摩洛哥人很幸福,擁有一個好國王,國王很照顧人民,他是全摩洛哥最受歡迎的人,所有人都愛他!妳要不信,隨便去問一個摩洛哥人,每個人都會跟妳說摩洛哥人有多麼愛國王!連最小的摩洛哥小孩都很愛國王!不像埃及跟突尼西亞,被他們的總統欺負得很慘,所以我才想,我們摩洛哥人這麼幸福,為什麼不來支持自己的阿拉伯弟兄呢?!」

  接著,她反問:「那麼妳呢?妳來摩洛哥做什麼?」

  我說我是國際志願工,正在一個摩洛哥另類論壇,做些跟促進人權有關的工作。

  她說:「在國王英明統治下,我們摩洛哥情況已經非常好了,根本不需要促進人權了,妳在摩洛哥可以做的,是跟摩洛哥人一起促進其他國家的人權!」



  望著眼前這群人數持續增加且情緒愈來愈亢奮的示威群眾,我漸漸明白,當中有些人是特定非政府組織人員,另有些則是自行參與示威抗議的一般民眾。

  

  這兒還有一位為了民主理想,依舊青春熱血的摩洛哥老先生!

  

  埃及大使館前的示威人群裡,各式標語齊飛,一張在埃及總統 Hosni Mubarak 臉上打了個紅色大叉叉的照片,道盡人民心思與想望。

  我問一位年約廿八歲的摩洛哥女性:「妳覺得埃及總統 Hosni Mubarak有可能下台嗎?」

  她搖頭,說:「埃及問題叢生,即使換了個總統,未必能解決所有問題,也得看是誰接班!更何況,照目前來看, Hosni Mubarak掌權太久了,一點下台的意思都沒有哪!」

  我問:「妳覺得摩洛哥有可能發生類似突尼西亞或埃及這樣的巨大變革嗎?」

  她說:「幾乎不可能!摩洛哥跟突尼西亞或埃及不同,摩洛哥是王室世襲制,但是突尼西亞跟埃及是總統制……。」話未說完,她卻不肯再多做解釋。

  我問:「所以妳覺得摩洛哥應該是在溫和寧靜的步調中,緩慢促進社會變革與民主進步囉?」

  她點:「Inch Allah !!!」

  

  一位溫文有禮的先生,見我拿著相機到處拍照、問人問題,主動過來問我:「請問妳是記者嗎?」

  我聳聳肩,說:「不算是。」

  仔細斟酌字眼地,他說:「即使妳不是記者,我都有些話想說。我是一位教師,眼前這是一場摩洛哥人民支持埃及人民的示威抗議,摩洛哥人支持埃及弟兄爭取自由、民主與更好的生活環境。跟埃及相比,摩洛哥在各方面的情況確實較好,但我仍希望摩洛哥的政治能更加民主開放,解決失業與民生問題,並讓人民擁有更多言論自由。」

  我問:「你覺得摩洛哥未來有可能發生類似突尼西亞或埃及這樣的巨大變革嗎?」

  這話似乎觸碰到他的敏感神經,說:「我無法回答這樣的問題。」隨即緊緊閉上嘴,一個字都不肯多說。

  我決定換個方式問:「所以你對於摩洛哥此時的民主與自由程度雖不滿意,但還算可以接受?」

  他點頭:「是的,摩洛哥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尤其是在言論自由方面,例如網路的使用,目前只有百分之九十開放,偶爾還會被限制,希望將來這些都能獲得解決。」

  我再問:「所以摩洛哥會在溫和寧靜中,緩慢促進社會變革與民主進步?」

  「但願如此!」他說。

  

  在一場支持埃及人民的示威靜坐裡,除了組織者、參與民眾及軍警,更有媒體記者!現場數位新聞記者忙碌著,包括法國媒體記者,而我多麼希望這場示威抗議所傳遞的「摩洛哥人民支持埃及弟兄們」訊息,能夠散佈到世界各地,尤其鼓勵正在烽火槍砲與斷糧危機中爭取政治變革與民主自由的埃及人!

  

  這場示威抗議約莫維持一個多小時,下午六點半,示威抗議者慢慢散去,七點不到,埃及大使館前的馬路上,只剩幾位參與者尚三三兩兩地聊著天。

  

  「這場示威抗議,究竟是誰組織的呢?」在現場,我拿這問題問了好幾個人,幾乎無人回答得上來,就只說他們是從網路與 facebook 獲知這場示威抗議的消息,隨即前來。

  示威現場,發現一小撮人搖旗吶喊得特別賣力!好奇地上前詢問,得知他們來自 ATTAC 非政府組織,反對自由主義的全球化,支持公平貿易與公民權益。也跟我解釋,他們是這場示威抗議主要發起團體之一,摩洛哥非政府組織之間,已建立起交流網絡,只要藉由網路,將消息發散出去,相關促進民主政治與人權的團體隨即加入號招,一同參與示威活動。

  

  這把追求民主自由之火,是否即將延燒到北非或中東其他國家?

  密切地在網路上搜尋摩洛哥法文報紙消息,甚至特地跑到朋友家看電視新聞報導,發現摩洛哥政府並未封鎖埃及或突尼西亞消息,有些鬆了口氣。

  「為什麼埃及動盪已經進入第七天,摩洛哥國王還不表態?」依照慣例,我拿著這些尖銳問題,不停煩著身邊的摩洛哥朋友。

  「國王能說什麼?那畢竟是鄰國的事。」朋友說。

  「為什麼不能表態?你們的埃及弟兄正在受苦受難哩!連美國總統歐巴馬都有話要說了,更何況摩洛哥還是埃及的鄰居呢!」我固執地回嘴。

  「歐巴馬是堂堂美國總統,而摩洛哥國王說話,又有誰會聽呢?更何況,在這時刻,國王說什麼都不對!支持埃及總統也不是,支持人民也不是。尤其我們都是阿拉伯國家,有些話若說的不是時候又不恰當,情況會更棘手。」朋友這樣回我。

  「那妳覺得國王會害怕人民群起反抗,就像突尼西亞跟埃及人民那樣嗎?」我以開玩笑的口氣問。

  「不無可能。」朋友說。

  在一旁聽著我們對話的另一位朋友插話:「妳知道現在摩洛哥國王人在哪兒嗎?」

  我說:「在摩洛哥啊!我昨天還在電視上看到他不知在哪兒剪綵了。」

  他戲謔地說:「電視哪能信啊!我跟妳說,國王現在人正在法國!」這言下之意的內涵,遠比字面多上許多。

  

  接連問了所有願意回答我問題的人,發現摩洛哥平民普遍對埃及境況深感同情,期望動盪早日結束且埃及社會問題得以獲得解決,有人認為埃及總統Mubarak 即將下台,也有人認為他永遠不可能放棄權力。

  每當我問:「摩洛哥是否也可能發生類似突尼西亞或埃及的情況?」

  十個有九個摩洛哥人搖頭,原因不外乎各國情況與制度不同,摩洛哥人性喜和平,摩洛哥經濟、政治與社會整體情況不似突尼西亞或埃及那般嚴峻艱難,況且摩洛哥是由國王統治而非總統!無論眼前這位摩洛哥人是否真心愛戴國王,似乎無人能夠想像一個統治了摩洛哥三百多年的王朝有可能在此時劃上句點。

  

  普遍說來,摩洛哥人民深深支持著埃及弟兄們的民主政治奮戰,「Le Maroc avec L’Egypte !」(摩洛哥與埃及同在)示威抗議告示牌上,以紅筆手寫加上這句。

  數位受訪者當中,僅有一位表示摩洛哥不喜歡埃及,原因是:「埃及拿了美國人的錢,支持以色列!」
  


  當埃及示威人士號招更多群眾走上動亂不止的開羅街頭,醞釀「百萬大罷工」,要求在位長達三十年的總統下台,摩洛哥首都 Rabat 維持一貫步調,生活運作節奏似乎絲毫不受影響,仍是尋常百姓的一天。

  然而只需開口探問,幾乎所有摩洛哥人無不關切正在埃及發生中的事與埃及未來發展。或許摩洛哥不致於發生類似埃及的大型示威抗議亦或正面要求執政者下台,然而當鄰近的突尼西亞與埃及接連發生重大政治轉變,隱微深遠的影響似乎也正在摩洛哥人權運動與非政府組織之間醞釀著。

  2011 年的世界社會論壇即將在 Dakar 舉行,觀察 FMAS 辦公室在籌備過程當中所顯露的思維與價值,「非洲共同體」與「南部國家全體大團結」似乎是主要訴求之一。

  來到摩洛哥,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藉由活動參與及示威遊行,即便身為短暫停留的異鄉人,仍可愈形深刻感知當人站在非洲大陸一隅,尤其是這處於歐非大陸交接,與伊斯蘭及中東文化有所淵源的摩洛哥,一旦宗教、文化相近的鄰國發生巨大政治與社會變革,基於情感、文化淵源亦或脣齒相依的實質利益,摩洛哥皆不可能全然置身事外。

  

  天與海共舞藍色 Rabat 城,置身試圖捍衛第三世界人權旅途中,栽下第六棵棕櫚樹。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