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2月23日 星期三

穿越半個地球的旅程


Casamémoire
2010/12 劉香函

與Casamémoire工作的第一天,便進行了一趟市中心的建築洗禮,三個小時在西區市中心的巷弄中穿梭著,耳邊此起彼落的年代、建築師的名字、建築詞彙、建築細節還有僅聽一次我完全無法正確複誦的阿拉伯文街名。三個多小時下來,我已頭昏腦脹,對於一個門外漢,我拿什麼來談都市規劃,拿什麼來談古蹟保存?我還有很多很多的空間要努力跟上進度。當務之急就讓我先來解決這些建築詞彙吧。

卡薩布蘭加-都市規劃與現代建築的實驗室 
(摘譯自卡薩布蘭加城市導覽地圖)

自二十世紀開始,卡薩被視為「新市鎮」發展的一面鏡子,為了豐富這個使命,許多當時前衛創新的建築師紛紛來到這裡。卡薩蓬勃的發展正好搭上建築史的新字彙「都市規劃l’urbanisme」的誕生,卡薩布蘭加儼然成為都市規劃的狂熱份子的實驗室。1915年Henri Prost是第一位為了規畫整治地圖和解決城市擴張衍生的問題被召喚到此的法國建築師,他以紐約為範本,以公園為中心在其週遭規劃住宅、商業、工業等區域,寬敞的道路。強制規定要獲得施工許可,其後更影響法國和其他先進國家制定相關法規。

卡薩布蘭加受到法國、西班牙、義大利、德國數十位建築家和承包商的影響,其中包括Laprade, Maurius Boyer, Aldo Manassi, Suraqui兄弟, Perret兄弟,都將這裡當成他們的「實驗室」,這些新落成的建築物,藉由媒體的傳播廣為人知。

新藝術運動、新古典主義、裝飾藝術、包浩司都能在卡薩發現其蹤跡,但是這些潮流在跨進摩洛哥大門的那一刻當地化了:使用當地建材(磁磚和木雕)和手工師傅(maâlems)在傳統中加新元素,比方傳統的磁磚拼貼裡可以看見抽象圖樣,或是在典型的雕花中加入當時流行的裝飾元素。
在這一股創舉的潮流下,許多帶頭的人開始彼此大膽展開競爭就為了要看見自己的作品落成,許多建築至今仍以其命名,這些帶頭者以法國或摩洛哥籍為主。

此外,20世紀初亦是新建材「鋼筋混凝土」的誕生,由Perret兄弟帶進卡薩布蘭加。由於鋼筋混泥土質地特別,創造出多不同的新造型,諸如:懸臂樑(底下沒有支撐物)、遮陽板、大型的門窗。鋼筋混泥土的運用也同時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舒適生活,諸如:中控暖氣、廢棄物處理道、焚化爐、浴室、地下停車場,這些設備的運用甚至超過同時期巴黎的建設。

乘著這一波創新的潮流,卡薩布蘭加成了工作與娛樂之都,紀念碑、銀行、修車廠、電影院、游泳池等指標性建築見證了當時繁榮。














穆罕默德五世廣場(卡薩布蘭加行政中心,法庭、郵局、國家銀行、市政府、市政廳及許多公家單位都設址在廣場周遭)



















Wilaya (好比卡薩布蘭加市政府總管整個大卡薩布蘭加地區,但我一直無法理解的是那市政聽Conseil de la Ville所扮演的角色是?)



















聖心堂l'eglise de Sacre Coeur(目前已成為展演中心)



摩洛哥第一印象
所以即將要面對的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工作?從開始申請計畫,到確定出發,已經被問過太多次:「你到底是去摩洛哥做什麼?」剛開始,我都會先從基金會的背景、志願者計畫,然後到Casamemoire這個組織的粗概。越說著,我心裡的問號變大了,也變多了...我到底要去摩洛哥做什麼?而我又能為組織做些什麼?帶著這樣的質疑,我飛抵了摩洛哥。

在摩洛哥,路長在嘴巴上
火車從穆罕默德五世機場,沿途駛經卡薩布蘭加到拉巴特,一路上卻沒看見任何車站的站名,手中握著的車票,僅標示著出發時間、列車號碼和價錢,此外沒有其他訊息。我不禁疑惑了起來,大家都知道應該在哪裡下車嗎?我一路張大著眼,深怕錯過下車的車站。

在卡薩的街上也不容易找到路名,有時是拉丁字母與阿拉伯文一起標註,有時只有阿拉伯文,剛到的一個多月迷路是家常便飯,又不敢大剌剌直接拿出地圖查看,以避免有莫名奇妙的人過來搭訕,有時找到了路名卻發現和地圖標示的不一樣?對於初訪摩洛哥的人來說著實是一大挑戰吧。這些隱了形的路名與站牌,就好像hijab (حِجَاب)*一樣為摩洛哥增加了幾分神秘的色彩。

大水淹卡薩
來到卡薩布蘭加的第二個禮拜,連下了兩天暴雨,大家可以想像相當於是台灣中度颱風來時,伴隨的風雨,在一個台灣人的眼中,這樣的雨勢其實不算太可怕,比較麻煩的是,抵達辦公室時,濕透了的鞋子與濕半截的牛仔褲,實在很令人不舒服,又容易感冒,因此第二天出門時我可是全副武裝,包包裡多帶了一件褲子、毛巾、夾腳拖和吹風機!同事看見我拿出夾腳拖時還笑說:啊!你真是裝備齊全呀,看來臺灣人非常習慣下雨!

大雨,近乎癱瘓了整個卡薩布蘭加,電台呼籲民眾避免出門,市區部分道路下陷,火車停駛,飛機停飛,許多地下一樓車庫積水深達一兩公尺,辦公室前的大馬路嚴重積水,為了到達辦公室也只能涉水而過,商店鐵門半掩,此起彼落的摩洛哥語,雖然聽不懂,但是從他們語調和眉頭深鎖的樣子,推測也不是什麼太樂觀的事情。

我正擔心著,今後要是天天都這樣下雨,我該怎麼應變時,同事打緊解釋,卡薩可不是常常都這樣的,大約從去年開始,卡薩出現了不尋常的降雨量,而今年的大雨更是出乎意料,而大雨讓部分地區停電四天更是前所未見,而我有幸就暫住在這停電四天的區域中,每天晚上和接待我的法國女士共進"燭光晚餐"正可謂奢侈的浪漫呀!然而令人玩味的是,電台的報導只提到淹水的狀況,對於停電狀況則隻字未提,何時能修復?


兩日大雨過後...滿是大水的卡薩布蘭加市中心


連辦公室也難逃漏水,古蹟嘛!


最可怕的是文件也遭殃,辦公室的每一個角落都在曬文件


* hijab(阿拉伯語:حجاب‎),指穆斯林婦女穿著的面紗或頭巾,也指穆斯林風格的服裝。在阿拉伯語裡,意為「遮蓋物」。大部分伊斯蘭法律將這種類型的服裝定義為在公開場合遮蓋除臉和手的其餘身體部位。按照伊斯蘭觀點,帶有謙遜、隱私、美德的含義。(來源:維基百科)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