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2月4日 星期五

迢迢移民路․發展無限力(二):國際會談簡介及馬利的例子


  由法國非政府組織IDD(Immigration Développement Démocratie)主辦,摩洛哥非政府組織FMAS、IFAD以及 Association Touya pour l’Action Féminine Al-Hoceima共同合辦的「移民與發展──南/南/北之間的動力」(Migrations et développement : Une dynamique Sud/Sud/Nord )國際會談,於2011年1月15日至16日,在摩洛哥南部大城 Agadir舉行。


  

  初到摩洛哥,第一次參加非政府組織舉辦的大型國際會議的我,相當詫異於參與者來自國家的「多元性」,除了來自法國與許多摩洛哥當地非政府組織,更有來自馬利、塞內加爾以及喀麥隆等地的團體,確實相當「南方」與「國際性」!

  

  接連兩天的活動中,人數約莫兩百人以上的參與者皆住宿於,此地並為會議及活動舉辦場所。看著這些來自地球上相對貧窮地區的非政府組織一同聚集在這兒討論移民與發展等問題,深感辦一場這樣的活動,有多麼不容易!

  

  1月15日上午,開幕儀式之後,陸續由世界社會論壇的國際理事會成員 Gus Massiah 、馬利 Bamako 大學教授 Famadan Konaté 與摩洛哥 Ibn Zohr 大學教授 Mohamed Charef ,針對移民與發展議題發表演說。隨後並由法國學者 Patrick Gonin 與塞內加爾 Badara N’Diaye 回應議題。



  Gus Massiah以「言論與現實間的發展籌碼」(Les enjeux du développement entre discours et réalité )為題,提出大探討議題:一、經濟發展是否有助於降低移民潮?二、合作政策是否有助於經濟發展?三、移民政策與合作政策之間的關係為何?四、發展、移民與合作政策的本質為何?

  

  Bamako 大學教授 Famadan Konaté以「馬利向外移民中的經濟、社會與公民事實」(Les effets économiques, sociaux et citoyens de la migration au Mali)為演講題目,以幽默風趣語調,詳加描述馬利的移民狀況,以及大量向外移民對馬利國內的經濟、社會與公民權益上所造成的正負面影響。

  

  Ibn Zohr 大學教授 Mohamed Charef在「摩洛哥移民現象的發展與研究」(Le développement et les recherches sur le phénomène migratoire au Maroc)報告中,闡述摩洛哥向外移民的情況由來已久,對國內經濟發展貢獻極大,長期以來卻缺乏相關研究,摩洛哥裔移民時常被混入「馬格里布裔移民」廣大範疇中,隱而不見。

  

  1月15日下午為「圓桌會談」,分兩個議題同時進行,一區是「移民與發展:何種計畫?何種夥伴關係?」(Migrations et développement : Quels projets ? Quels partenariats ?),另一區為「在地組織與集體性:何種互補性?」(Associations et collectivités locales : Quelle complémentarité ?)

  然而就像所有會議活動一般,拿到麥克風的人幾乎全都欲罷不能,以致拖延論壇時間,然而每個人的發言時間其實都不多,卻已無真正「對談」的彈性時間。

  

  午茶過後,參與者分為五組,針對不同議題,集思廣益地為移民問題尋找解方,主題分別為:「農村圖書館與農村教育」(Bibliothèques rurales et l’éducation dans le milieu rural)、「地方經濟與團結」(Economie locale et solidaire)、「性別與公民參與」(Genre et participation citoyenne)、「青年與國際團結」(Jeunes et solidarité internationale)以及「非洲移民境況」(La situation des migrants subsahariens)。

  16 日五個小組接續討論,並於閉幕前,分組報告討論心得。

  

  16 日的閉幕活動,會議主題為「朝 Dakar 上路」(En route vers Dakar),發言者為Gus Massiah(法國)、Kamal Lahbib (摩洛哥)與Badara N’Diaye(塞內加爾)主題一再重申世界社會論壇以及移民問題的重要性,除了為二月即將在 Dakar 舉辦的世界社會論壇暖身之外,更是凝聚南方國家非政府組織的共同意識。

  

  礙於個人時間、能力與精力有限,無法獨自處理長達一天半國際會談全部資料,以下僅簡單整理馬利Bamako 大學教授 Famadan Konaté的演講內容。

  

  主題:馬利向外移民中的經濟、社會與公民事實

    Les effets économiques, sociaux et citoyens de la migration au Mali
  

  來自海外移民的匯款,對於馬利國家以及移民原生地的經濟起著關鍵性作用。移民活動在馬利由來已久,然而今日已成馬利當局在制度、經濟、社會與公民議題上的挑戰。

  位於西非內陸的馬利,經濟型態以農業為主,百分之七十的人口居住於鄉村,全國一千四百五十多萬人口中,估計有四百萬人不在馬利國內,然而其中四分之三仍在非洲。

  移居在外的馬利移民對於馬利國內的經濟發展功不可沒,然而大量向外移民同樣對馬利國內造成經濟發展上的失衡等負面影響。

  長期以來,馬利人主要是在經濟因素迫使下,開始向外移民,目的不外乎尋找工作或更好的生活環境,尤其是在近年全球暖化影響下,Sahel 草原地區範圍縮減,無以為生的馬利人只好向外移居。相反地,馬利女性則往往是在家庭與婚姻等因素下,決定移民。

  不少馬利人在原鄉與移居地開始組織網絡與互助社群,以助於金錢往來流通、迎接新移民,並協助解決經濟與住宿問題,使之得以早日融入當地。

  

  因著位於北非與黑暗非洲之間的結合地帶,在移民規模上,不管是在內部或向外國移民,移民是馬利國內非常重要的活動。

  在國內人口移居方面,首都所在的 Bamako 一帶,匯聚大量外來人口,此外亦集中在 Sikasso 與Kidal 地區。相對地,Tombouctou 、Gao 與Ségou 等為沙漠型氣候,可耕地極少且缺乏自來水的貧窮地區,正面臨嚴重的人口流失問題。

  至於海外移民方面,在1960年至1990年間,估計有超過兩百萬馬利人移民至鄰近國家,依據擁有馬利國籍而居住海外者,約有四百萬人。

  

  在移民所帶來的經濟與社會各方面的影響,首先必須談的是移民將工作所得匯回原鄉,大大助於馬利國家經濟與原鄉的經濟發展。以2000年至2003年之間為例,來自海外移民匯款金額遠高過國外投資者在馬利的直接金額挹注,並有逐年增高的趨勢,增加原因可能在於國內經濟狀況好轉,利於投資。

  在原本馬利外銷出口仰賴極深的金礦與棉花國際市價下跌後,來自海外移民的匯款更成了馬利經濟命脈,同時也是改善地方生活條件的重要資金來源。

  

  過去棉花出口是馬利許多地區重要經濟來源,然而棉花種植在極短時間內消失殆盡,人民完全來不及對應,造成經濟與社會上極大混亂,在此情況之下,許多家庭全仰賴移民的匯款,以滿足基本生存所需。

  海外移民可說是馬利境內的隱形參與者,人雖不在國內,卻以金援方式,積極直接地參與國內經濟與原鄉的發展。

  不少海外移民回到原鄉,開設食品與日常用品商店、醫療、供電與學校等相關機構,從這個角度來看,也可以說移民資金用於公共投資。

  

  然而移民活動同樣在國內造成負面影響,首先為人口外流所帶來的地方人口老化問題。

  以海外移民佔最多比例的 Keye 與Mopti 地區,因著人口大量向國外移民,造成當地人口老化,該地年老者人口數量佔了全國最高比例。

  另個負面影響則為家庭制度的崩解。首先,許多年輕新婚女性,因其丈夫長年在外工作,夫婦無法團聚;二則,年長父母無法與在外地謀的孩子團圓。

  此外,當移民返鄉,除了帶回金錢,亦有外地各種疾病。

  由於移居外地多為當地年輕力壯者,當年輕人大量外移,讓農村缺乏重要耕種人力,農產量自然下降。也因缺乏人力,該地移民匯回村子的款項,有時則用來支付來自另個村落的打工者的費用,以維持該村農地耕作活動。在經濟艱難的時代,團體間互助不如以往,人人自掃門前雪,丈夫長年在外的婦女,只好一肩擔起家庭責任,「男主外、女主內」的馬利傳統從此被打破,在無法獨自承擔農田耕作活動時,只得讓家中小孩下田協助農務,也因此而讓孩子提早離開學校,無法完成教育。

  此外,不少馬利中學生根本不喜歡上學、唸書,卻在移民歐洲的誘惑下,放棄馬利中學教育或大學教育,前往歐洲就學。

  除了以上正負面影響,因著馬利人大量外移,同樣對當地造成其他影響,例如在飲食方面,愈來愈多人放棄馬里傳統飲食方式,改喝咖啡、吃乳酪與麵包。

  

  歸結說來,移民活動對移民本身、移民的家庭、移民的原鄉及馬利國家全體來說,全是「資源」(ressource),移民是帶著「計畫」離鄉,因為這個計劃無法在馬利實踐,所以移民才離開馬利。

  海外移民為自己、故鄉與國家提供資源,然而Famadan Konaté教授認為必須好好思考如何更有系統、有規劃地運用來自海外移民的資源,畢竟隨著時間流逝,移民對馬利原鄉的慷慨解囊程度極可能一代不如一代。

  

  (以上資料,除了來自Famadan Konaté教授現場演講內容,亦參考其會議發布文字資料。)

  

  在與會諸多演講者中,筆者只簡單整理翻譯Famadan Konaté教授演講內容,主要原因在於Famadan Konaté教授以馬利移民狀況為實例,具體詳實地呈現大量移民對馬利在國家經濟、社會現狀與人民生活上的實質影響,從馬利的例子,或許可供人想見海外移民活動對非洲國家的影響與重要性何在。

  除此之外,Famadan Konaté教授講述馬利移民概況與其社會影響時,言談風趣幽默,絲毫不讓人覺得像是在上著枯燥乏味的經濟理課程,卻是聆聽非洲村落耆老講述移民活動如何影響部落生活,活似聽他活靈活現地描述家鄉的故事,幽默風趣的對談,時常換來聽者哄堂大笑!

  例如說到當地大量人口朝外移民,造成地方家庭傳統結構瓦解,家庭成員四散各地,無法團聚,Famadan Konaté教授的表達方式如下:「在政府行政效率緩慢之下,或者該說,根本是無政府狀態,有些年輕女孩結了婚,可能整整七年沒見到老公一面,對她來說,這是一場人間悲劇!有些媽媽很想打電話給在外面打工的兒子,聽聽兒子的聲音,不過如果可以抱上一抱,當然是要來得更好!說到移動性,除了移民的移動性,還有疾病的移動性。移民除了帶錢回家,還會帶來其他的東西……。」

  這場「移民與發展」國際會談,亦讓我見識到「非洲式的幽默」,發現不少非裔與談者時常在演說間,以無奈樂觀的語調,拿著自己國家的貧窮落後開玩笑,幽自己一默。

  也因著這些非裔與談人的分享,讓「移民與發展」不只是架在空中閣樓的學術理論,更是靈活體現在個人生命體上的真實故事。

  

  

  天與海共舞藍色 Rabat 城,置身試圖捍衛第三世界人權旅途中,栽下第四棵棕櫚樹。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