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2月9日 星期三

Mubarak


圖1亞歷山大街景(文/圖byEmma)

在教堂參加周日彌撒的我,聽到信徒不停重複Mubarak,朋友N看我一臉茫然,趕緊解釋Mubarak埃及語意謂祝福,人民卻遺忘了它。

數週的政治風暴,Mubarak一字早被抗議民眾寫在牆上,咒罵總統Mubarak。從開羅到亞歷山大,從埃及博物館到海邊餐廳,牆面上佈滿著塗鴉,用英文、阿拉伯文寫著”Mubarak,滾出埃及

路邊的警車、拘留車被民眾燒的面目全非 ; 平時川流不息的車陣瞬間被坦克車硬生壟斷 ; 監獄犯人趁警備不足大舉越獄,男人們拿著刀槍棍棒徹夜守護家園 ; 政府宣佈全國戒嚴,並全天候切斷網路、電訊等對外聯繫管道,下午四點鐘街上鴉雀無聲。

圖2隨處可見被焚燒殆盡的警車。

圖3坦克車至今仍矗立在街道上,背景為埃及博物館。

一切如電影情節般輪番上演,我也從浪漫革命的情境中驚醒,短短兩週導致埃及原物料、旅遊業損失上百萬美元,位於吉薩金字塔駱駝商人,震怒之際騎馬至解放廣場衝撞遊行民眾。上千名示威者被軍方逮補,難以計數的民眾飽受瓦斯槍催殘,亦有被石頭、棍棒毆打致死,風聲鶴唳。

圖4因遊行喪命的青年運動份子

朋友I寄來的哀悼卡上,一張張年輕洋溢的臉龐,已隨風而逝。

圖5亞歷山大警局,聽説連前往滅火的消防車亦遭殃。

亞歷山大警局也難逃祝融魔掌,朋友N的爸爸(N)無視女兒的反對,在革命數天後便租了台巴士,堅持把朋友N和我,從開羅接回亞歷山大。為了趕在4點戒嚴前抵達亞歷山大,巴士一路狂飆,好不容易到了邊境,軍方卻封鎖聯外道路,只好再繞道而行,沿途經過金字塔,卻照應出大批民眾搭不到車,徒步回家的逃難背景。

我不忍心再往窗外望去,一場革命運動足以震垮整個國家。抵達亞歷山大的瞬間,緊張不安的心稍微平復,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車門被打開,拿著棍棒一臉惡煞的男人們盯著我,突擊檢查,深怕巴士窩藏罪犯。兩百公尺長的街道,設置一關關的路障,最後憑著一張通行證明紙條,終於回到家了。

圖6 1月初剛上映的電影,大大諷刺現況。

365 Days of happiness

革命初期還留在開羅時,遇到朋友R狼唄逃離警察拘捕,大夥聚在公寓商討對策,這天所有對外道路被軍方控管,並隨機捕抓民眾,當每個人心情鬱悶到極至時,朋友R說,他把一張365 Days of happiness電影宣傳照,作為facebook個人檔案背景,大家吐嘲說,都什麼時候還搞笑?現在可是國難日,他回應,重點是大家笑了,在急難時刻仍應保有著埃及式的幽默。

本身是音樂人的他,還製作了一段影片放在YouTube,背景是救護車歐伊歐伊聲,警察衝上車想逮捕抗議傷患,竟是一個keyboard手,彈著特效音樂,發出救護車聲音,令人哭笑不得。

在朋友N家這段日子來,每天耳邊盡是嘻笑聲,我整個人也跟著放鬆。N爸,偷偷塞給我張照片,原來是他的工作團隊和總統夫人合影。目前這座以總統夫人命名的醫療中心被迫關閉,大批示威民眾仍在附近遊行抗議,N爸說,在不久我就要失業了,我若開便利商店,Emma來幫忙我招攬生意,因為亞歷山大外國旅客特別多。

另一頭則是大家激烈辯論局勢,國、內外電視台24小時爭相播報埃及現況。聖經寫著埃及是塊被祝福的土地,繼兩週動盪不安的情勢,26號埃及部分公司行號、學校、政府機關宣佈上班、上課,大街上恢復過往的人潮,傳來熟悉小販的叫賣聲,公車、計程車等大眾運輸也正常營運,戒嚴時間延後至晚上8點鐘。但,解放廣場仍被帳篷、急救物資和偌大的抗議民眾包圍,位於首都之心的解放廣場,恐怕將無限期關閉。

圖7New York Time記者正訪問示威青年遊行看法。

Fuck you 我們不是伊拉克。

美國友人HA慌忙躲進公寓,手上相機的電源還閃爍著,上氣不接下氣的描述,他們被軍人威嚇的場景,

軍人問說,你們來自哪 ?

他們答說 : 美國。

軍人則說 : Fuck You,美國,我們不是伊拉克

隨後檢查他們的護照,並試圖沒收相機計憶卡,他們拔腿就跑。美國大使館是埃及最強勢的外國機構,只見當時連美國大使館也無預警關閉,大部分外國人除了離境,其他只能自求多福了。

美國友人C則說,Fuck you,埃及。這是什麼鬼國家,如此保守封閉,數位外國記者也被軍方扣留,政府從革命初期,便藉著國家機器來掃蕩異議份子,穿著便裝的秘密警察,加上沒有車牌的巴士車,到處拘捕示威民眾,人民怒吼,街道被玻璃碎片、瓦斯彈孔傷的千瘡百孔,鄰近埃及博物館的建築物亦被焚燒殆盡,百年歷史城市瞬間搖搖欲墜。

抗議民眾憤恨不平宣示,埃及人的未來自己決定,美國人別插手。正在街頭攝影的我,一位青年衝到鏡頭前,喊著埃及人將團結起來,我們是一個群體,用我們的行動寫下歷史新扉頁。另一個民眾再補上一句,Mubarak快下台。不管美國還是歐盟,他們大聲呼籲政府尊重民意,這場革命運動也在中東掀起陣陣漣漪,Jordan,伊朗等鄰近中東國家數千民眾,走上街頭怒喊埃及總統下台。

圖8清潔娘子軍整頓街容

埃及,謝謝你。

數日來全民大罷工,垃圾堆積成山,連以整潔乾淨聞名的亞歷山大城也難以倖免,來自亞歷山大的朋友們不約而同向我說抱歉。朋友lM提議上街掃垃圾,四個女子兵一手拿畚箕,一手拿棒子。

艷陽下,身上混雜著汗水和搜水味,感動了鄰近民眾,紛紛捲起裙襬綁緊頭巾,加入清潔志工行列。還有位老先生走上前,表達感謝之意後,堅持與我們合照。

大家不約而同問起我,來自哪?聽到台灣,大家笑稱,台灣製造品質比中國好太多了。

垃圾雖臭得令人髮指,大家仍分工合作來達成任務。晚上有一車士衛兵保衛家園,白天也有一群娘子軍整頓街容。

一位帶著孩子的爸爸走向我,說聲埃及,謝謝你。

這場革命災難,每個人多一點對社會奉獻的心,相信傷痕很快就能縫合。

徹退至亞歷山大之前,公寓也化身為小小避難所,一位被瓦斯槍射傷的美國開羅大學學生,看著他血流如注的左耳,我趕緊拿出家中的優典、棉花棒和衛生紙止血,當時網路、手機全面停擺,他也無法到鄰近醫院就醫,深怕被當成現行犯逮捕。

巷口傳來示威民眾和警察對峙聲,槍聲不斷,瓦斯煙霧瀰漫在空氣中,一打開窗戶眼睛立即被嗆的又紅又腫。突然一位民眾大聲求救,我們便從窗口將急救包丟給他。數日來的抗爭,人民的聲音逐漸浮出檯面。在人民強力反彈下,總統撤換所有行政部長,一夕間多了副總統分擔政務,並卸下議會主席一職。

第一次,人民團結走上街頭。

第一次,人民得以抒發不滿。

第一次,人民敢挑戰公權力。

促成埃及人第一次的關鍵人物,Wael Ghonim,便是首位透過Facebook發起125日革命遊行,大聲疾呼人民站出來。近日才被政府從監獄釋放出來,隨即接受電視新聞的採訪,主持人拿出數位因遊行喪生青年的照片,Wael Ghonim抱頭痛哭離開前強調,當初發起遊行初衷,無不是為了團結青年力量,促使政府改頭換面。穆巴拉克堅持九月總統大選結束前,他會一直留在辦公室,抗議者採取每週二、五和日,全民上街遊行直到穆巴拉克下台。


圖9民眾高舉標語,要求穆巴拉克GO OUT。

人民抗議穆巴拉克上台後,任憑貪官污吏坐擁大權,導致埃及故步自封數十年載,人民生活更是苦不堪言,穆巴拉克應下台以示負責。上週五百萬人民大遊行後,穆巴拉克發表簡短聲明,表示生為埃及人,死為埃及鬼,絕對不會離開,並將持續總統任期到九月大選,協助政黨和平轉移政權。

有一則笑話隨著遊行散佈出來,穆巴拉克死後遇到歷任總統們,納薩爾被下毒而死,沙達特則遭到暗殺,他們好奇的問穆巴拉克,你呢?穆巴拉克回應: Facebook

埃及歷任執政者納薩爾、沙達特到穆巴拉克,從推崇蘇聯式獨權政體,轉為親美路線,視穆斯林兄弟會為恐怖份子溫床,張翠蓉認為經歷過大半世紀的鬥爭,兄弟會年老一輩自知無法憑武力奪權,因此極力主張走議會道路,用和平手段爭取權力。到了現在,兄弟會已被視為屬溫和派的宗教組織 宗教上的兄弟會繼續如常運作,以教育和慈善、福利等活動在基層上扎根,但政治上,兄弟會早於納賽爾時代已被打壓,不許存在。到了穆巴拉克時代,兄弟會仍 不能以其名義單獨參選

圖10穆巴拉克豬鼻子巨照。

去年議會大選,國家民族黨大獲全勝,兄弟會勢力幾乎消逝殆盡。直到今年初的亞歷山大The Two Saint教堂事件效應,不分穆斯林與基督教徒,眾心一致抗議恐怖主義,矛頭無不指向政府長期忽視科基督教,導致恐怖主義趁機而入。25號遊行序幕一揭開,人們高舉著訴求要求極權政府切除毒瘤。網路媒體更散佈著穆巴拉克豬鼻子巨照,藉此宣洩長期被政府剝奪政治、經濟的不滿。

年輕人說:穆巴拉克快下台,我想要結婚。

圖11年輕人拿著自製標語-穆巴拉克請離開,我想結婚。

小朋友說:我想要出去玩。

圖12小女孩披著埃及國旗,綁著她的訴求,我想出去玩。

婦女說:穆巴拉克離開,我們將能重生。

圖13穆斯林女子上街遊行,背景為亞歷山大濱海道路。

圖14民眾聚集在自由廣場,恰逢祈禱時間,全體跪拜。(by Heba Farouk Mahfouz)

解放廣場上仍聚集著大批民眾,穆巴拉克不下台,他們也不肯走。遊行口號從Day of revolution 轉為Day of departure,穆巴拉克必須離開埃及。民眾甚至指稱 Mubarak為聖經縱火的惡徒Neroa。埃及電視台歌頌著Mubarak數十年的豐公偉業,想挽回埃及民心,果然兩千多名民眾上街擁護Mubarak,想與數十萬名反政府民眾分庭抗禮。

據說Mubarak死後,他上了天堂,領了號碼牌,上頭寫著25號。問守衛他的房間在哪,找半天原來是在地獄,每當他經過一個號碼,哀嚎聲越加淒厲。經過5號房時,有人探出頭來,一臉不可思議表情看著Mubarak說,我是史上惡名昭彰的頭號罪犯,才被編到5號房,那你到底犯了什麼滔天大罪呢?

Mubarak已成為人民茶餘飯後的閒話,公共建築物上被憤怒民眾刻上諷刺Mubarak標語。我仍由衷盼望埃及人重新憶起Mubarak的另一層意含,用祝福取代詛咒。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