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2月19日 星期六

【十二月、一月報告】 城鄉穿梭的中國移民工人Part1



基層呼喚的問題




By Huei-Jen


一雙佈滿粗紋的手正搓嗦著,張師傅咧嘴靦腆地笑了一下,「調解不成,走仲裁,仲裁怎麼走呢?」十二月四日那天是法律宣導日,在北京,也正好,一群政法大學學法律的大學生,浩浩蕩蕩十多人走進滋根所在史各庄的小小活動室,面對一群二三十個建築工師傅。那天,來活動室的師傅特別多,原因是許多人做完工程該回老家了,卻遲遲拿不到老闆應當給足的工資。「明明十萬卻只給六萬,說什麼哪裡沒做好」,「說明天會給,等到明 天了又說下禮拜」。不少人甚至就從十月十一月這樣滯留北京等待,佔住了自己蓋 的屋,但沒電而水也被停,吃的花的都是自己老本,待到氣候越來越冷,每晚活動室裡的師傅越來越多,總是咧咧嘴靦腆笑著進來,周二周三周五周六晚看電影,週四看書下棋。活動室能服務的,至少是給一個稍微溫暖的地方。

十二月初周六那晚這麼多人都是來問怎麼討工資的,幾個學生被一群建築工師傅包圍,活動室裡塞滿了好幾群。學生們幫助師傅釐清勞工的權益問題,並說明怎麼保護自己,怎麼走調解、走仲裁等法律途徑。熱血沸騰了因停電而逐漸冰冷的活動室,我一旁聽著,好似這個群體真能動起來去維護自己權益,但一方面卻也暗自擔心,調解不成,是否工人們進一步的被分化,或者走向仲裁,不知要耗掉多少時日,熱鍋上的螞蟻要如何返鄉?

隔些時日,史各庄 的工作人員既生氣又沮喪的重覆建築工師傅在法宣日後說的話:「說那麼多有甚麼用,工資還不是照樣不給!」話後,大夥兒一陣沉默,自覺像這樣做社區服務性質的組織,如何跟人談維權運動。「可以做什麼?那你來幫我們討工資啊!」另一個工作人員就曾無奈的面對這建築工師傅說出來的話。如果活動室是為這些農民工 服務的,卻不能解決他們最切身的需求,它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呢?難道只是安慰性質?我在初來的第一個禮拜,像從原先紙上談農民工問題迅速墜入如此最現實的問題,而感到實際解決的艱難。

未果,我們談起了作平台與網絡這件事—作為農民工得以諮詢的窗口。我們可試著跟有法律背景的志願者作聯繫,做為可以法律諮詢的網絡;亦可跟在做維權運動的組織做聯繫和引介。然而到現在,沒那麼容易能做起來。三個方面問題我嘗試去理解。一則是農民工長期處於資訊與地位弱勢而缺乏自信心,且不擅長走這方面的管道,導致容易依賴他人能力。於是他們回應不願意親自聯繫,寧願要工作人員陪他們去討薪。二則是工作人員本身,皆是相當年輕的新手,有相對性的缺乏自信心,不認為自己真能透過電話聯繫而幫得了他們。再者,是僵硬的政治環境下無法允許一些維權組織得以積極自由的運作。

總總,體現了農民工問題在長久時日的舉國關注與多次討薪運動下,仍舊是個不停上演血淚聲討與政治安撫的戲碼。儘管各地逐漸有了由上而下的半政府工會組織,形同虛設,討薪事件遲遲未獲一套程序有效解決; 而由下而上的為農民工維權的NGO組織,有其被政治打壓而不易成熟運作的難處。

圖2滋根李賀勤攝。法宣日:大學生為農民工討薪提供法律諮詢

圖3滋根李賀勤攝。法宣日:大學生為農民工討薪提供法律諮詢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