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3月11日 星期五

阿拉伯革命之春不止於摩洛哥


(圖:照片上,參加摩洛哥二月二十日大遊行,坐在爸爸肩膀上跟著高呼口號的小女孩,手上拿著一張紙牌,上頭書寫突尼西亞已故詩人 Abou el Kacem Chebbi 號招人民革命起義那首詩歌的第一句:「如果有一天人民想要……。」是的,那麼人民究竟要什麼?!)




前言

  2011 年,北非與中東民主政治改革與人民起義方興未艾。在突尼西亞茉莉革命與埃及人民成功趕走三十年獨裁總統的鼓舞下,摩洛哥年輕 facebooker 發起在二月二十日於摩洛哥各大城與世界各地,舉行一場呼籲摩洛哥政府進行憲政改革、民主改革並解散國會的大遊行,並將二月二十日命名為「尊嚴之日」(« Journée de la dignité »),因這場遊行的主要訴求為爭取自由、尊嚴、民主、人權與社會正義。

  突尼西亞與埃及成功將領導者拉下台,被摩洛哥非政府組織視為是一場勝利!

  二十幾個摩洛哥在地人權組織公開支持這場二月二十日的大遊行,聯合呼籲摩洛哥當權者,必須「尊重公民和平示威的意願」(« respecter la volonté des citoyennes et des citoyens à manifester pacifiquement »),「以文明的方式,保證公民得以表達渴望的權利」,並要求政府進行民主憲政改革,以求建立一個法治國家(消息來源:【Marche du 20 février au Maroc : Les associations de défense des droits de l’Homme entrent dans la danse】)。

  

  追求自由與麵包的阿拉伯革命之春,並不止於摩洛哥!

  鑒於台灣媒體對於正在摩洛哥發生中的民主運動似乎完全不感興趣!雖可理解深受突尼西亞與埃及革命影響而引發人民起義的數個阿拉伯國家裡,死傷慘重且人民傷亡人數不斷增加的利比亞與巴林確實較能引起國際媒體注意,心裡依舊深感惋惜!

  摩洛哥已經可以不靠流血、死亡並造成城市破壞與社會動盪,可以藉由和平示威的方式,向政府表達人民渴望民主與憲法改革的渴望,甚至大聲說出希望國王釋放部份權力的要求,在一個依舊由國王統治的阿拉伯國家,能夠走到這一步,多麼不容易!

  這是一條新的民主之路,這是一條由摩洛哥人民與民運人士長期耕耘,與政權抗戰,死傷無數,是而艱辛緩慢,血淚斑斑建構出的「阿拉伯君主立憲」之路。此時,這場正處於進行式的革命事業已然走到歷史轉變關鍵時刻,對突尼西亞與埃及革命發出迴響,人民群起走上街頭,勢必要掌權政府進行更進一步的改革!

  在這當中,我不僅看到人民的力量,以及希望可以提高政治參與度的渴望,也看到了這份力量與渴望已經讓國王不得不回應!而一位願意回應的國王、一群民主意識逐漸覺醒的人民,在一個逐漸自由開放的社會氛圍,面對摩洛哥的未來,即便社會弊端層出不窮,卻已足以讓所有人抱持樂觀希望!

  也因此,我將前些日子針對二月二十日大遊行的相關閱讀及觀察整理成一篇網誌,已做分享與紀錄。

  

相似的北非困境


  西班牙政治學者José Ignacio於二月十六日發表的一篇文章【Et si le Maroc basculait à son tour ?】(如果輪到摩洛哥動盪不安?)中,表達對摩洛哥政治與社會問題的擔憂,認為摩洛哥社會動盪可能一觸即發,並指出摩洛哥與已然發生革命的突尼西亞及埃及有著數個雷同的社會問題。

  首先是年輕人口與居高不下的失業率問題。

  十五歲到廿九歲的年輕人約佔了摩洛哥總人口的三分之一,佔了極高比例,然而百分之八十二的失業者為年輕人(相對地,突尼西亞年輕失業者比例為百分之五十六,而埃及為百分之七十三),然而就像突尼西亞與埃及,失業問題尤其困擾高中畢業生,約百分之五十八處於無業狀態。

  生活物價過高,造成民生極大苦楚。

  依據最新蓋洛普民意調查,高達百分之八十的摩洛哥人宣稱光是應付日常生活所需開銷,便讓他們深感挫敗,在國民滿意度排行榜僅居第 119 名,甚至遠遠落後阿爾及利亞(86 名)、突尼西亞(97 名)與埃及(116 名)。由此來看,近年來的經濟成長並未回饋到年輕人口,公部門無法釋放更多職缺,各部門亦無法提供更多就業機會給剛踏入職場的青年受教育者。而這些年輕人一如突尼西亞與埃及年輕人,皆有上網管道。

  

  此外,政府貪污腐敗更是引發民怨。根據維基解密,摩洛哥官方極度貪污腐敗,觸及層面極廣且貪官完全不受處罰,因為國王、王室與王室身邊的人極可能就是貪污帶頭者。依據蘇富比雜誌,國王 Mohamed VI 投資行為擴及銀行、保險、房地產、電信業、礦產與農業,高達二十五億美元的財富,讓這位年僅四十五歲的摩洛哥國王高居全球君王個人財富排行榜第七名。

  Mohamed VI雖自稱「窮者的國王」(roi des pauvres),卻能在全球經濟危機中迅速累積個人財富,讓他信譽受損。況且,摩洛哥國民年平均所得僅 4773 美元(甚至低於埃及與突尼西亞),百分之四十的人口仍為文盲,三分之一的人口活在貧困邊緣,王室的貪婪愚行不過進一步破壞政權的合法性與穩定性。

  摩洛哥雖定期舉辦選舉,存在多元政黨,然而摩洛哥政府僅允許極為有限的言論自由與司法獨立,且一切無不在政府高度監控下。近年來,國王親信創了「真誠與現代黨」(parti Authenticité et modernité,簡稱 PAM),愈發顯示這位君王更為著重於讓極為少數菁英手中的政治及經濟權力得以制度化,卻不夠重視政治改革。

  José Ignacio認為,發生在突尼西亞與埃及的事件,對歐盟來說,可以是一個鼓勵摩洛哥進行改革的絕佳機會,依據2003 年由 Javier Solana 草擬的【歐洲安全策略】(Stratégie européenne de sécurité):「對我們的安全來說,最好的保護是一個由民主政府妥善治理的世界。散佈良好治國之道,支持社會與政治改革,打擊貪污與權力濫用,建立法治國家並保護人權。這是維護國際秩序最好的方法。」

  (消息來源:【Et si le Maroc basculait à son tour ?】

  

  日日在這兒生活並實地參與示威大遊行的我,雖不認為此時摩洛哥真有陷入社會動盪的跡象,卻不得不同意的看法:摩洛哥社會問題確實比想像中嚴重難解,也更明白國王在這當中的多重角色。

  一方面,示威者的訴求是民主與憲政改革,追求真正的君主立憲體制,打擊貪污舞弊,提高年輕人就業機會並降低物價等,高喊:「與王共革命!」而非推翻君主,截至目前為止,國王統治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尚未受到質疑。然而貪污腐敗事件無不圍繞著國王與王室運轉,國王依舊扮演關鍵性角色,也被人民要求釋放更多權力給民選政府,要求限制國王權力。

  在二月二十日示威現場,不少團體甚至高舉標語,極力反對國王親信所創建的PAM 黨,這把革命之火與改革的呼聲若持續燃燒,勢必將逼使國王作出更進一步的反應。



已然可見的近期影響

  突尼西亞茉莉革命與發生在埃及街頭的示威運動,是否已經或即將對摩洛哥社會產生影響與衝擊?

  單就近來發生的兩件事情來看,我們可以說突尼西亞茉莉效應在摩洛哥已然隱微可見。

  首先是摩洛哥年輕 facebooker 參仿突尼西亞與埃及年輕示威者利用 facebook 做為聯繫工具的模式,同樣在 facebook 上,號招人民於二月二十日走上 Rabat 街頭,聚集於國會門口,進行一場巨大規模的和平示威抗議,要求政府大幅進行民主政治改革、政府辭職下台並解散國會,以期「重建摩洛哥人民的尊嚴」(rétablir la dignité du peuple marocain)。

  然而也有持相反意見者,為了抵制二月二十日大遊行,號招民眾於二月六日走上街頭,稱為 la marche de l’amour du roi,以表達對國王的擁護與愛戴。對這些王室支持者來說,摩洛哥不可能依照突尼西亞與埃及的模式進行改革。

  然而這場欲圖表達對國王愛意的遊行很快就被取消,並未如期舉行。

  面對這場利用 facebook 集結群眾,即將在二月二十日展開的示威遊行,政府發言人Khalid Naciri表示,政府態度平靜坦然,摩洛哥長期以來早已進入不可逆轉的民主進程並擴大人民自由範圍,允許公民自由表達且對政府絲毫不造成干擾。

  

  另一件可發現突尼西亞茉莉革命對摩洛哥已然產生影響的跡象,便是政府面對國內年輕畢業生失業問題的處理方式與態度。

  多年來,在首都 Rabat 的國會前,每週二、週三與週四,固定聚集為數眾多的年輕畢業生,據說高達兩三千人,這些年輕畢業生雖擁有大學、碩士甚至博士學位,卻長期陷於失業的困境中。也因此,這群受過高等教育的失業年輕人(diplômés-chômeurs)固定在國會前面示威抗議,要求政府釋放公職職缺,好讓他們得以進入公家機關亦或學校裡工作。

  這回藉著突尼西亞茉莉革命的效應,這群在國會前長期示威抗議者,再度向政府施壓,重申進入公家體系工作的權利,強力要求政府重視年輕失業者的問題,並終於在二月十日與政府簽訂協議,年輕失業者暫停示威遊行,以避免在此時北非與中東地區示威遊行不斷的敏感時刻,造成首都與全國上下更大的混亂,而政府則答應在三月一日釋出 1888 個公職職缺給這些失業者。

  在摩洛哥,請願者時常被視為是反對王世的革命份子,然而事實上,這些請願者對政府要求的,不過是權力上的調整,而非全然廢除王室。

  不管是為了追求民主政治改革,即將在二月二十日舉行的示威遊行,亦或這群長期在國會前示威抗議的年輕失業者,其抗爭標的從來不是國王,而是國會與政府。

  

二月二十日大遊行的主要訴求


  二月十七日,「尊嚴之日」遊行組織者於 Rabat 的摩洛哥人權協會( l'Association marocaine de droits humains,簡稱 AMDH)總部召開記者會,組織者之一的十九歲女大學生 Tahani Madmad 列舉該遊行的主要訴求。

  首先,在並未特別要求減少王室特權或成立君主制議會的情況下,訴請制定並通過符合民主原則的新憲法。二者,訴請解散政府與國會,並建立一個過渡政府。此外,並要求司法獨立,針對貪污公共財而進行審判,承認 amazigh 是摩洛哥官方語言,釋放政治犯,讓高學歷失業者進入公職機關服務並提高全國最低工資等。

  記者會時,兩位年輕運動代表,Tahani Madmad 與 Oussama El Khlifi,共同譴責那些針對此次民主運動組織者的攻擊行為。Tahani Madmad的網路帳號被駭客攻擊並被竄改個人資料照片;Oussama El Khlifi的爸爸被警察局傳喚,警方要求他勸阻自己的兒子參加這場活動,否則「警察就要用自己的方式達到目的」。Oussama El Khlifi 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人身攻擊發出譴責,並譴責某些摩洛哥媒體報導呼應這些對「尊嚴日」運動組織者的人身攻擊。(消息來源:【Dimanche 20 février, « Journée de la dignité » au Maroc】



摩洛哥政府反應


  面對這場即將在二月二十日舉行的大遊行,摩洛哥當局宣稱平靜坦然以待,然而依據 RUE89 網站消息指出,為了避免局勢失控,國王 Mohamed VI 回到他在法國的城堡,度過數日,並與法國總統 Nicolas Sarkozy 商討因應對策。

  依據摩洛哥反對派記者 Ali Lamrabet 的說法,一位法國第三台的女記者曾試圖錄下雙方會談這一幕,卻被國王貼身侍衛以槍威脅,必須刪除影像,法國警察隨即上前干預,向國王隨從解釋,法國並非摩洛哥,在法國,人們有權在公共道路上錄影。

  同樣來自 Ali Lamrabet 的消息,摩洛哥已秘密向以色列購買鎮暴裝備,十幾天前,已秘密運入Ben Slimane軍用機場。摩洛哥選擇以色列為鎮暴設備交易對象,以避免消息走漏給西方媒體(消息來源:【Manifestations le 20 février au Maroc : M6 consulte Sarkozy et commande du matériel anti-émeutes à Israël】)。

  

  一些觀察家認為摩洛哥王國在此時這股阿拉伯革命浪潮中,可倖免於外,然而西班牙摩洛哥移民勞工組織(l’Association des travailleurs immigrés marocains d’Espagne, 簡稱 ATIME)公開支持二月二十日的大遊行,並宣稱,摩洛哥若拒絕改革,將無法脫逃這股正席捲阿拉伯世界的反抗風潮。

  ATIME 表示,近幾十年來,該組織致力於揭露發生在馬格里布獨裁政府下的暴行,而移民本身往往是「鎮壓、貧困、腐敗、缺乏自由和民主」的結果。突尼西亞與埃及的革命乃是「阿拉伯人民的覺醒,那些在西方民主國家的沉默共謀下,受壓迫人民的覺醒」,該組織並大力支持「阿拉伯革命」(« révolution arabe »),相信阿拉伯國家的人民起義來自於正當理由,這個新的時代將是改變的時代,是民主革命並以先進科技工具以動員人民的時代(消息來源:【Espagne : l'ATIME affirme que le Maroc ne sera pas une exception dans les révolutions du monde arabe 】)。

  

愈形茁壯蓬勃的網路集結力量


  在這次號招人民上街頭,要求政府進行民主改革的示威遊行裡,再度可見網路發揮的巨大力量!以及年輕人在當中的高度參與程度甚至是主導性。

  首先,集會遊行以 facebook 做為訊息傳遞工具,年輕人自行製作相關影片並放置於網路上,號招更多人參與。

  

  這則影音則描述摩洛哥的苦悶與人間慘劇:巨大的貧富差距,在毒品中逃避現實的年輕人,與那些不計代價,以合法或非法方式逃離這場苦難的移民。在這號稱民主的摩洛哥,政府高官只關心自己的利益,法律只制裁貧困弱勢者,宣稱紀律改善但收賄、毆打民眾依舊的警察,將一己私利建立在人民重擔上的將軍們,成為官方發聲筒的電視台,受到制裁的獨立新聞雜誌……。

  

  為了向以上社會現實困境說不,號招所有摩洛哥人民上街遊行!

  

  除了藉由 facebook 與網路影音來散佈集會消息,維基解密揭發摩洛哥王室與政府貪污之間關係密切,同樣促使年輕人決定走上街頭。

  

  這則影音由摩洛哥年輕人自行製作,每個人短短幾句話,簡單自我介紹自己是摩洛哥人,表達對民主自由的追求,簡單傳遞二月二十日示威遊行的訊息,並邀請所有摩洛哥人跟他們一起走上街頭。

  不久,網路上開始流傳充滿人身攻擊的假造消息,指明影片中這群年輕人是摩洛哥的敵人,全是罪犯、酗酒者,是西班牙、阿爾及利亞跟 Polisario 的同路人,而且不是好的伊斯蘭信徒!

  例如在 nourologies 所發布的【Scoop sur les Traitres du 20 Février !】一文中,以「叛徒」一詞指稱這些運動者,舉出當中一人與不參加齋戒月運動支持者走得極近,甚至列出一張此人在教堂中的照片。

  

  諸如此類涉及人身攻擊的假造消息,在網上層出不窮。

  二月二十日示威遊行組織者早已數度公開表示,這將是一場和平示威的請願遊行,追求民主政治與憲法改革,遊行者雖要求解散國會,政府高官辭職下台,然而摩洛哥王室完全不是這回遊行針對的箭靶。

  即便如此,反對這場遊行的網友,仍以「叛徒」、「分離主義者」、「非伊斯蘭信徒」亦或「西班牙、阿爾及利亞與 polisario 同路人」等稱呼皆出現,用以辱罵遊行示威組織者,並不斷高呼:「國王萬歲!摩洛哥萬歲!」

  從網路上,支持與反對遊行者之間,針鋒相對的言論,摩洛哥社會存在多年的內部矛盾與外在威脅一目了然。

  

伊斯蘭教義派隱微的聲音


  2011 年二月十八日法國世界日報,【Tunisie : un prêtre égorgé, des islamistes attaquent un lieu de prostitution】刊載一則剛發生在茉莉革命後的突尼西亞消息,一位三十四歲的波蘭籍神父 Marek Rybinski 在 Manouba 地區被伊斯蘭激進份子殺害,屍首在一間由他擔任會計的私立宗教學校的停車場發現,生前曾遭受毆打攻擊。

  在首都突尼斯一條妓女工作的街道,亦遭受大約十多名伊斯蘭主義者攻擊,這群人甚至試圖放火焚燒一處妓院,在當地區民阻止下,才未得逞。在此之前,便曾有伊斯蘭主義者在市中心高呼,要妓女戶遠離伊斯蘭國家!("Non aux lieux de prostitution dans un pays musulman".)

  猶太團體也因接連發生在猶太教堂前的反猶太事件,要求突尼西亞政府加強其人身安全保護。

  上週,突尼西亞政府決定徵招已退休五年的儲備役軍人回部隊報到,以處理國內日形嚴重的治安問題,包括層出不窮的持械搶劫、要求社會補助的示威遊行,以及數千名試圖非法前往歐洲尋找工作機會的 突尼西亞偷渡客。

  

  看到這樣的消息,真的會對「伊斯蘭主義者」(les islamistes)這幾個字心生畏懼!

  雖然此時對摩洛哥政黨與權力分佈並不熟悉,但多少聽聞確實有些帶伊斯蘭色彩的反對黨頗為活耀。

  

  依據法國世界日報十七日消息,摩洛哥年輕伊斯蘭運動 Justice et bienfaisance 鼓勵民眾加入二月二十日的遊行,強調必須在和平的方式下進行,並隨時留意是否有任何挑釁行為出現。至於在國會已有席次的伊斯蘭反對黨 parti Justice et développement,則不鼓勵支持者上街,以避免屆時示威情況失控(消息來源:【Les jeunes d'un mouvement islamiste marocain appellent à manifester le 20 février】)。

  

  這場二月二十日大遊行,乃是在突尼西亞與埃及革命影響下,摩洛哥年輕 facebookers 仿效其模式,同樣在 facebook 上號招人民上街,向政府要求民主政治與憲法改革。

  我曾問小莫,摩洛哥政府如何看待伊斯蘭黨派?

  他不予置評地說:「不過就是玩弄雙面遊戲,若伊斯蘭黨派勢力過強,馬上鼓勵左派勢力增大,一旦左派開始坐大,隨即支援伊斯蘭黨派,以作抗衡。」



面對王室的態度

  初抵摩洛哥,隨即見識到「王」的無所不在,人民對王室的態度令我困惑,而「國王」更是個禁忌話題。

  在關於二月二十日大遊行的相關討論中,即便示威運動組織者公開聲明這是一場追求民主與憲政改革的遊行集會,仍被反對遊行者視為國家叛徒,不時喊出:「國王萬歲!」的口號。

  事實上,摩洛哥民運人士長年以來的訴求:真正的君主立憲制度。

  

  2011年1月23日,法國世界日報刊登旅法摩洛哥裔文學家 Tahar Ben Jelloun 的文章:【冬季裡的春天】(Un printemps en hiver),作者認為突尼西亞革命宛若春天,溫暖了北非這塊長期以來為少數腐敗獨裁者冰凍了的大地,並列舉阿爾及利亞、利比亞與埃及為下一場革命可能發生之地。

  

  Karim Boudjema於2011年2月1日為文呼應,【摩洛哥同樣飽受貪污折磨且充滿苦難】(Le Maroc aussi est rongé par la corruption et oxydé de misère)刊登於法國世界日報,該文認同 Tahar Ben Jelloun 觀點,並提出摩洛哥王國同樣需要一場變革,人民苦痛不過是被小心翼翼地隱藏在在華而不實的炫耀表面底下。

  

  當民主革命之風席捲北非與中東,阿拉伯人民紛紛以遊行示威抗議,要求政府進行改革,摩洛哥年輕人仿效突尼西亞與埃及模式,以 facebook 做為集會工具,組織一場二月二十日「尊嚴之日」大遊行;國內保守勢力認為摩洛哥狀況不同於突尼西亞與埃及,激烈反對這場遊行。

  

  Princeton大學人類學教授 Abdellah Hammoudi 發文公開支持二月二十日大遊行,以【摩洛哥示威者要求憲法改革】(Les manifestants marocains veulent une réforme de la constitution)為題,承認摩洛哥狀況確實與突尼西亞及埃及不同,然而摩洛哥同樣長期面對貧窮、缺乏工作機會、年輕人失業問題、文盲比例居高不下與巨大貧富差異等困境,在此時缺乏真正的民主制度,在國會選舉無法公開透明化的情況下,權力集中於少數人手裡,以上國內困境將難以解決。也因此,他明確指出遊行是為了對真正君主立憲體制的追求(pour une monarchie constitutionnelle véritable),而遊行是達到此目的並回應國內層出不窮問題的唯一方法。

  

  2009年,藉著摩洛哥國王 Mohamed VI 執政十年之際,對摩洛哥民眾進行國王執政滿意度的民意調查,因而被摩洛哥政府打壓並罰款的摩洛哥獨立言論週刊 Telquel,在第 460 與461 這最近兩期裡,主編 Karim Boukhari 連續發表與二月二十日大遊行相關的文章,一再肯定摩洛哥在年輕國王Mohamed VI 執政之下,國家取得新氣息,前進步調雖緩,但社會整體已然處於持續進步中。這是摩洛哥遠比突尼西亞及埃及等鄰國弟兄幸運之處,摩洛哥不需「重建」或「重整」,而是進行更細緻的修正,此亦即,在這「與歷史有約」的時刻,摩洛哥全國上下大可一同書寫歷史,摩洛哥無須一場反抗國王的革命,而是從王室到伊斯蘭主義份子,集結年輕人與民主人士,與國王攜手共同革命!



  也因此,在最近一期週刊(第461期)裡,Telquel 詳列五十個讓摩洛哥更好的辦法,包括減少王室繁文縟節、承認原住民文化認同、廢除死刑、改善國內治安、允許民意調查並正視撒哈拉問題等等。



二月二十日示威現場素描

  Rabat 天氣接連數日晴朗無雲,偏偏在示威遊行當日下起雨來,不知是否將影響遊行人數及參與意願呢?!

  先前只知將在國會前示威抗議,待我抵達國會前,竟發現空無一人!隨機問了路人,有人根本不知有這一回事,有人說取消了,最後一位路過的先生主動告訴我,集會地點改在 Bab el Ahad 廣場,可我根本不知這廣場在哪兒!趕緊打了電話問 Jamila ,她說:「遊行根本沒取消,妳趕緊找Bab el Ahad 廣場,不然搭計程車也行,就是不要再問路人了!」



  二月二十日上午十點過後,待我終於抵達Bab el Ahad 廣場,那兒早已聚集人山人海,訴求明確:要求國王 Mohamed VI 釋放部份權力給民選政府,並對國內貪污腐敗現象採取對策。

  示威遊行者眾,團體多元,許多標語布條皆以阿拉伯文書寫,且我目前對於摩洛哥政治生態與政黨權力分配的情況尚未熟悉,無法判斷參與團體各自的訴求及性質,較詳細資訊需待回到辦公室,請同事翻譯布條標語及口號,才能確知。此外,住家網路以龜速前進,讓我毫無上傳過多照片的意願,此篇網誌僅簡短記下是日觀感。



  在諸多團體的訴求中,尤其讓我怵目驚心者,乃是一群要求政府釋放政治犯的女子,她們的丈夫、孩子與弟兄被摩洛哥政府以「恐怖份子」的罪名,囚禁在牢裡,亦或人間蒸發!

  

  在整個示威現場,數個人權團體皆高聲要求政府釋放政治犯,並揭發早年恐怖統治之下,諸多民運人士無端失蹤的事實。

  走在廣場裡,看著雨中飄揚的布條與旗幟,深感在摩洛哥當下社會問題,牽動過往曾在這土地發生過的事,每一個參與示威遊行的組織,無不訴說這地方某一群人對歷史的詮釋與曾在他們身上發生過的事。

  

  這些共同參與示威遊行的團體,彼此之間不乏意識形態與利益上的衝突,然而恰是民主制度,允許不同的人皆得以自由發聲。



  People want change !!!

  是的,即便不同團體或許有著各自的訴求,然而民心思變,這廣場上的共識。



  在摩洛哥生活了將近兩個半月,即已接連參加三場示威遊行。第一場是摩洛哥支持突尼西亞人民的示威,那時茉莉革命正炙熱。第二場為摩洛哥支持埃及人民的示威,那時 Moubarak 仍是埃及總統。第三場,則是摩洛哥在突尼西亞與埃及革命影響下,為了追求國內民主與憲政改革,是而組織這場遊行,與所有阿拉伯弟兄在各地的起義活動做一迴響。

  

  二月二十日大遊行並非僅只在首都 Rabat 舉行,而是與摩洛哥其他幾個城市串聯,數座大城皆響應,然而仗勢最為壯闊且參與人數最多者,自然依舊是國家政治行政中心,首都 Rabat。

  據說 Casablanca 的示威人數約在一千多到三千人之間,而 Rabat 應有一萬五千人以上。令人惋惜的是,這場以和平示威為訴求的大遊行,在其他城市依舊發生些許衝突與損害。所幸在首都,示威遊行波瀾壯闊且參與者重,卻能在和平寧靜的氣氛中結束,由此可見摩洛哥的民主示威遊行以及反對人士與政府之間,多少已建立一定程度的穩定互動關係。在這個國家,民主運動確實已奠定一定基礎。

  

  爾後,二月二十日示威遊行組織者雖也曾意圖在隔日(二月廿一日晚上)於Bab el Ahad 廣場再度舉辦遊行集會,卻在武裝軍警強力驅逐下,無奈解散(當日詳情,請見【自由在那方……】紀錄)。

  

  法國 CNRS 研究者 Baudouin Dupret 在接受法國世界日報訪問時,談及二月二十日大遊行,認為這場阿拉伯之春對摩洛哥領導者來說,可以是個契機。

  在這回示威遊行中,摩洛哥各個政黨相對保持沉默。進入九○年代以來,摩洛哥政治與社會舞台愈形多元,加上國王 Mohamed VI 上台,此時改革動力雖然依舊遲緩,然而整體情況已不可同日而語。因此,「阿拉伯之春」對摩洛哥王室來說,與其是個威脅,不如說是個進行改革的契機,在司法改革與區域化領域尤然。

  雖然Justice et Bienfaisance這個伊斯蘭教義派運動也號招支持者參與遊行,然而這個深深觸及社會底層貧困民眾的組織,就如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較著重在社會行動,而非政治活動。

  摩洛哥王室合法性並未受損,Mohamed VI 仍被視為「窮者的國王」(roi des pauvres),在社會領域極為活躍,也因此,受到挑戰的是政府而國王。

  摩洛哥較有可能出現社會層面的請願與訴求,而非政治層面。我們可以期待執政者藉由這次機會,打開枷鎖,進行司法改革、打擊貪污並進行區域建設。大體說來,摩洛哥不至於出現像突尼西亞那樣的改革呼聲,亦或埃及的鎮壓場面。(消息來源:【Dupret : "Le printemps arabe est une opportunité pour les dirigeants marocains"】




  就我個人在此地生活與觀察的感受,亦覺摩洛哥不太可能出現過於激烈的示威抗議亦或暴動,民眾訴求在於「改革」,而非全然廢除現有制度。即便是在國王統治權的討論,亦出現分歧,左派人士與伊斯蘭教義派希望國王釋放權力,成為虛位元首,擁護國王者,亦非少數。

  截至此時,王室與政府方面對於這場和平示威遊行的反應近乎不痛不癢,然而我個人深信改革呼聲不會僅止於此,甚至愈發密集地在社會各階層醞釀。

  此時已明顯可見網路之於社會運動的影響愈形深入、迅速且擴大影響範圍,二月二十日的示威遊行,不僅是由摩洛哥年輕 facebookers 在網路上發起,先前維基解密揭露王室貪污的消息,更廣泛地成為網路上的討論議題。此外,藉由網路,可輕易獲得法國媒體對摩洛哥議題的相關討論,讓在摩洛哥國內未必有機會進行卻在法國媒體發聲的尖銳討論,亦得以讓摩洛哥人民聽見。

  以網路這溝通交流媒介持續作用下,人民對自由與民主的呼聲只會愈形炙熱!

  

  正當我深感困惑,之前突尼西亞跟埃及示威抗議時,摩洛哥境內組織數場靜坐遊行,支持突尼西亞跟埃及的人民,為什麼此時利比亞人民正遭受狂人格達費狂轟爛炸的時刻,卻似乎不聞來自摩洛哥對人民的支持聲音呢?

  開口問了 Mohamed,才知周二晚上曾有一場支持利比亞人民的示威靜坐,卻在摩洛哥鎮暴警察強力驅逐下而取消。

  我問:「為什麼之前支持突尼西亞跟埃及人民的示威遊行得以舉行,但支持利比亞人民的示威卻被取消呢?」

  Mohamed說,Kadhafi 是個狂人,無人能預料他接下來的動作,摩洛哥深怕Kadhafi轉而支持 polisario,甚至威脅仍在利比亞境內摩洛哥公民,因而強力取消這場示威遊行。

  再一次地,我深深感受到北非政局的不穩定性,以及各個國家政權之間的關係如何持續相互角力亦或合作,一個國家的內政,有時極有可能影響另個國家的外交政策與處理國內局勢的態度。

  無人是孤島,你我無不為一座巨大板塊所接連,時時刻刻,彼此牽動。

  網路與全球化,不過加速彼此影響速度罷了。
 


結語


  阿拉伯世界正經歷著一場巨大轉變,未來禍福難料,然一切已不可能再走回頭路。摩洛哥雖然相對平靜穩定,卻也可以感受到民心思變,一股更為激烈巨大的改變呼聲正醞釀著,在事情發生前,誰都不知摩洛哥將走著和平穩定以求變革的道路,亦或激烈絕決的巨變。

  在清楚「真正的君主立憲體制」才是摩洛哥追求民主人士的共同呼聲之後,我這也才更明白當我問及:「發生在突尼西亞與埃及的事情,有無可能發生在摩洛哥?」時,週遭的人為何紛紛搖頭跟我說:「幾乎不可能!突尼西亞與埃及是總統制,摩洛哥則是王室,而且摩洛哥比起鄰近幾個國家,已經算是相對穩定富裕且民主自由的了。」

  是的,摩洛哥需要一場革命!然而這場革命並非為了徹底推翻政權,而是人民渴求更高度的民主自由,更積極參與國家政治,與國王攜手共同革命

  

  突尼西亞與埃及人民成功趕走獨裁專制總統的勝利,多少讓驕傲的西方觀察員跌破眼鏡,料想不到專屬西方的人民革命,竟然也能在陳腐老舊的阿拉伯世界裡發生!

  法國哲學家 Alain Badiou 為文呼籲,西方應停止殖民者高傲心態,不應自視為阿拉伯人的民主導師,而是該謙卑低頭地從阿拉伯人民運動當中學習。示威遊行時,在無特定政黨與知名領導人的情況下,阿拉伯市井小民不分男女老少集結於廣場,在無政府管理的情況下,自行組織,分擔工作,可說是自巴黎公社以來,形式最為純粹的共產運動,而此處的共產主義意指「共同創造集體命運」(création en commun du destin collectif)。也因此,Alain Badiou認為突尼西亞與埃及人民起義具有普世價值,向這世界展現新的可能(見【Tunisie, Egypte : quand un vent d'est balaie l'arrogance de l'Occident】)。

  Jean-Marie Gleize曾說:「革命運動的擴展,靠得並非是傳染,而是迴響。在這裡建構出的事物,藉由衝擊波,與建構他處的事物取得迴響。」("un mouvement révolutionnaire ne se répand pas par contamination. Mais par résonance. Quelque chose qui se constitue ici résonne avec l'onde de choc émise par quelque chose qui s'est constitué là-bas".)

  席捲阿拉伯世界的民主革命之風確實也吹到摩洛哥來了,而這場民主革命之風在不同的地區,都將吹起不同的改革力量,造成截然不同的影響

  

  追求自由與麵包的阿拉伯革命之春,並不止於摩洛哥。

  

  天與海共舞藍色 Rabat 城,置身試圖捍衛第三世界人權旅途中,栽下第八棵棕櫚樹。

  

  

  

相關網誌之二月二十日圖文紀錄:

【民主之途․細雨慢行】
【和平堅定的變革!】


【自由在那方】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