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3月24日 星期四

讓專制倒下吧


圖一於Giza區域的蘇丹難民婦女(圖/文by Emma)

與友人發放食物卷給蘇丹難民,兩人搭捷運、轉公車再步行,見到這群難民婦女時,已經是晚上九點鐘,他們遞交難民身分証影本,換取聯合國難民署,提供每月一張80LE的食物卷。為了確認合作超市狀況,再徒步一小時抵達。友人苦笑說:每個禮拜幾乎都要走上好幾回。想著革命期間,難民們如何生活呢?Al-Shehab辦公室亦斷炊,國際合作單位遲遲未撥款,多位性工作者跑來辦公室上課,只好無奈折返,連工作人員也生活困難,3月中旬才漸擺陰霾,恢復過往吵雜、歡愉的氣氛。

圖二前一與左二為工作人員
母親節,快樂。

中東國家公定321日為母親節,這天我則在辦公室忙著折愛心,準備送給來組織上課的性工作者。工作人員穆罕默德協助我合拼成大色紙,進入尾聲時,他說:請你教我折好嗎,我也想給媽媽驚喜,我當然樂意。另一旁醫生們討論紙愛心背後,將附上兩個保險套,希望性工作者懂得保護自己。自革命後期警力鬆懈,對於部分性工作者簡直如虎添翼,過去被警察抓到,為了逃避牢獄之災,轉眼間血汗錢便所剩無幾。

儘管推翻穆巴拉克政權,性行業仍是禁忌,性工作者們自卑又自憐,醫生們試著輔導她們,要從愛自己開始,每個人都不完美、會犯錯,奢望物質生活卻想不勞而獲,出賣身體,落入無止境深淵。據我的觀察,組織大部份性工作者都活在貧窮線以下,私底下,工作人員告訴我,發現少數案例為博取組織同情,刻意穿著髒亂,但仍信任性工作者,傾聽他們的遭遇與困難。

跟著性工作者上語言課、烹飪課近兩個月,後者,工作人員總會斥責他們懶惰,做菜時離不開椅子,我不這麼覺得,看他們來回進出廚房數次,洗碗盤、拿餐具、洗切蔬菜,進入重點烹飪課時,企鵝般的身材,腳力已不堪負荷。語言課,部分媽媽一旁餵著baby母奶,一邊聽老師上課,成員從13歲到55歲,彼此不忘相互鼓勵與掌聲。有位年輕媽媽,拼不出女兒名字,猛抓頭、咬筆桿,老師說:你該不會-不知道你女兒的名字吧?全場哄然大笑,果真是埃及人特有的幽默感。

許久未見的孩子們,衝向我。他們還是跟以前一樣可愛又頑皮,但多了一項技能,朗朗上口革命slogan,我們十幾個人擠在小房間內,玩角色扮演、猜謎遊戲。慶幸沒有人永遠缺席,現在街上冒出更多街童,拿著破布擦車窗賺小費,賣衛生紙,對於貧窮的孩子們而言,埃及革命意味著什麼呢?他們能擺脫階級的命運嗎?而這群性工作者的孩子,尤其是女孩長成少女,跟著媽媽一同營業。部分男、女孩們滿口髒話,成了母親的翻版,我試著把他們拉回孩子的世界,也盼望革命能帶給性工作者思想刺激,以身作則,教育孩子。


圖三白色Taxi司機聚集在解放廣場,抗議租金過高。

解放廣場之聲

38日國際婦女節,解放廣場上,將近百位女性舉著布條,抗議社會漠視婦女權利,不幸的,一群男性襲擊遊行女士,直到軍人干預才落慌而逃,與革命期間,女性帶領著男性,唱頌口號情景大相逕庭。你想要一個穿著迷你裙的領導者嗎?”現場男性語帶嘲諷說著。革命精神與訴求仍延續多久呢?首當其衝的議題,貪污、酷刑、貧窮、失業和變質的教育,迫切等待注入活水,女性企圖擺脫性別歧視與性騷擾的訴求,只能敬陪末座。

一位女性運動者H樂觀表示,由於國家正處於轉型期,每個人都急於爭取權利,特定團體如警察、公務員、旅遊遊業者、大眾運輸司機、學生、窮人和女人,大部份民眾更希冀民主、正義的未來。深知女性長期遭受性別歧視之辱的她,認為慢慢來,比較快,社會發展越健全,越能鞏固與尊重女權。

319日進行憲法全民公投,正反雙方街頭、電視與報紙激烈辯論,結果77%贊成憲法修正案與21%投票拒絕,不論結局為何,國內媒體視為30年封閉社會的大躍進。總統候選人El-Baradi振聲疾呼投反對票,堅定政治改革的立場;另一位候選人Moussa持贊成修正舊憲法。兩位皆出身外交背景,前者長期推動革新政治,與青年世代堅信改變,一拍及合。後者於穆巴拉克時期,敢於批判政治體制,受人民愛載。歷任總統納薩爾、沙達特與穆巴拉克皆為軍事領袖,2011年總統大選名單中,沒有軍人。新任總統,將肩負政治轉型重任-建立民主系統。民眾表示不管總統人選為何,將支持具有實踐政治藍圖能力的候選人。

民主起緣於人民政治意識的覺醒,125日革命,成功肅起典範,但令人堪憂,部份宗教或特定利益團體,企圖灌輸人民,以伊斯蘭是唯一的出路、穩定國家政體為由,要求人民投YES。國家民族黨認為,憲法修正案去除陋習,故投下贊成票;左翼政黨、人權團體、律師、政治改革者和社運人士,為了將舊政權斬草除根,紛紛持反對意見。消息指出穆斯林兄弟會贊成憲法修正案,緣自其中一條法案-總統大選前將全面改選議會,長期遭打壓的穆斯林兄弟會,可望重生。

一直到投票當日,每天開羅街頭巷尾,人人議論政治,街頭咖啡廳原是足球迷天下,搖身為思沙龍,律師、社運人士、政黨黨員與一般民眾,針對憲法修正案的細部內容,激烈爭辯。甚至在計程車上,也與司機高談闊論,若遇到拒絕投票的民眾,不忘提醒人民做主的重要性。19號晚上朋友們的Facebook上,都秀出紫紅色的手指照;當我看到舉步維艱的老婆婆,親臨選舉現場投票,對於埃及民主改革之路,又多了一點信心。

我在心裡投了反對票,憲法修正案被利益團體視為權力屏障,腐敗的政府系統仍茍延殘喘,如今通過憲法修正案,將可能春風吹又生,雖然目前政府各部門新首長,皆為民眾認同對象,但在官僚體制層層控制下,難以大刀拓斧。進出簽證處十來趟,革命前到革命後,有些反差,公務員從兇神惡煞到擠出微笑服務,依舊把我當皮球踢來踢去,簽證表格兩度不翼而飛,跑到資料室洽詢、守候,兩小時後,被告知同樣一句話-下禮拜再來。有時兩位律師輪流陪我去辦簽證,結果依舊。Why?


圖四Moaqtam警察局遭民眾祝融

不能說的秘密

當法國朋友告知他被關在國安局(Sate Security Intelligence,簡稱SSI)密室過,我當場瞠目咋舌,說不出話來。自125日爆發革命,他每天跑到解放廣場,拿著相機記錄過程,革命頭幾天政府強烈鎮壓、逮捕廣場民眾,128Day of Anger被當現行犯壓制Maadi警局,強迫他們進入塞滿人的監獄,只能用畜牲牢籠來概括,現場他還有多位外國人,護照被扣留,警察查出每個人在埃及的行動記錄,威脅斥喝:我什麼都知道,別裝了。

一位Al Jazeera頻道女記者,否認其身分,朋友說:她滿臉血跡。他堅守立場,未殺人放火、燒殺擄虐,沒罪。警察則大聲指責,外國人沒事,湊什麼熱鬧,活該。關了數小時,原以為等所有外國人提交護照,便能離開。結果被載往SSI,並以國家機密重地為由,矇上黑布條,接下來長達十五小時的嚴刑拷問,連半滴水都喝不到,現場有人崩潰了。男男女女被關在密室中,輪到他被警察盤問時,為何The Two Saint教堂爆炸時,你正好在亞歷山大,必定是共犯。

他向法國辦事處求救遭拒,理由是外國人去了,下場便是進監獄。最後警察無證據定罪,便要他們走人。此時已是宵禁,他們被載到旅館,服務人員求償150美金房間費,不然電話通報SSI,他們力爭五人擠一個房間,身心俱疲下度過漫長的夜晚。回到7個月居住的地區,卻被當地青年通報為革命間諜,狠狠毒打他一頓,進到房間時,警察還有數位青年已在等候他,此時,他只有護照影本,直到那位持護照正本的朋友,不顧家人反對,現身解救他。後來不到半小時,家當行李上了車,他說: 7個月與當地民眾建立的友誼關係,完全破滅,需要時間療傷。

穆巴拉克政權為了壓制抗議聲音,釋放上萬民罪犯,上街滋事。青年為了保護家園,隨時盤查陌生車輛、人士。外國人首先被責難,當時他宛如在荒島般孤立無援,最近他把這段複雜的情感-憤怒、無助至恐懼,一筆筆用黑墨刻畫出來。畫中監獄裡頭人們,面容憔悴與不安,正對映著他凹陷的臉龐。他仍笑笑著說: 革命逼著我們長大,一切重新開始。


圖五3月21日內政部大樓起火。

當人民為革命奮不顧身,舊政權卻忙著消滅犯罪證據,穆巴拉克下台後,放火燒國家民族黨辦公室、SSI資料室以及內政部,當濃煙串起時,數十年不見天日的秘密檔案,媒體、阿拉伯事務、共產主義、穆斯林兄弟會、巴勒斯坦、猶太復國主義、學生激進團體、歐洲地中海事務以及伊斯蘭主義,都攤在世人眼前。

高級軍隊理事會Higher Council of the Armed Forces(簡稱HCAF),釋放60位飽受15年以上牢獄之災的政治犯,其中令人爭議的兩位人物,AboudTarek涉嫌暗殺前總統沙達特,2001年刑期屆滿,仍遭前內政部長Abli羈押在SSI密室。1982年他們視未執行伊斯蘭法與Sharia的沙達特為叛徒,支持以色列與之簽訂和平條例,還擬定了憲法架構。如今重見天日,冀盼呼吸政治空氣,未來將成立新政黨,並聯合伊斯蘭勢力。319通過憲法公投,解除黨禁,政治評論家擔憂若政黨未考量國家利益,恐將掀起另一波政治風暴。

圖六月亮形狀代表伊斯蘭,十字架則是基督教。

革命後隨處可見十字架與月亮交錯圖示,象徵宗教融合。實則上,90%人口為伊斯蘭教的埃及。穆斯林女性若嫁給基督教男士,下場遭受家族屠殺,也觸犯了憲法條例。3月初一位穆斯林女性被揭發,族人紛紛揮刀、槍等武器攻擊教堂。朋友J證實埃及基督教徒,特別在貧民區,長期遭受穆斯林暴徒迫害,警察完全不受理。3月初數百位基督徒聚在國家電視台,抗議政府宗教迫害,多位穆斯林朋友亦到場伸援,呼籲民眾尊重宗教權。同時,基督宗教領袖鼓勵教徒參與政治,為基督徒人權積極發聲。

一場革命,使埃及成為阿拉伯世界亮眼之星,國內外討論埃及模式-如何推翻專制主義,無人否認埃及革命完全由人民主導,為了自由正義發聲。目前,在西方新殖民主義政治思維下,試圖干預埃及民主轉型歷程,懼怕伊斯蘭基本教義派扼殺革命果實。3月初土耳其、英國、法國和美國外交人員拜訪埃及,西拉蕊柯林頓強烈聲明:美國全力支持埃及實施民主,過去數十年來卻默許穆巴拉克政權貪污腐敗。西方為攏絡中東勢力,支持獨裁者-突尼西亞前總統Bin Ali、埃及前總統Mubarak和利比亞總統Gaddafi,財力、軍隊等國際援助。

圖七革命期間的街頭畫作,超越宗教、性別、年齡隔閡,邁向新埃及。

別陰霾,埃及人民創造了新的政治版圖,也向西方世界證明-Egypt’s soul is not for sale。美國政治評論家William:”命運非偶然發生,這是選擇的問題。它非靜默被動的等待奇蹟,而是積極行動的追求理想。外界比擬菲律賓、拉丁美洲革命後發展模式,前者與埃及同為嚴重貧窮、宗教單一國家,進入21世界的菲律賓,依舊陷入貧窮暴力纏身的困境;後者推動激進改革,企圖擺脫美國勢力,結果仍受擺佈。窺探革命水晶球,埃及遭逢經濟衝擊,教育、健康福利與環境等社會引擎,準備重新運轉,埃及祖先以興建金字塔聞名,未來人民將繼續秉持祖先精明、務實的精神,監督新政府,讓專制倒下,埃及政治評論家Sajida Tasneem信心十足表示。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