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3月25日 星期五

無聲的淚水與呼喊---觀察與雜感三則(菲律賓Fcous三月工作報告)


這個月可謂發生了不少事,唯有以雜記的形式紀錄下來,順道也整理一下我的想法。隨著在Focus辦公室快要踏入第六個月,半年評估也快來了,這時祝願所有工作伙伴們都順利過關,以下跟大家分享我本月的觀察與體驗。


一、日本災難與核電反思


過去大半個月,日本的消息毋庸置疑是眾人關注的重點。本來一個無情的大型天災,之後發展到核電危機而引起的各種擔憂和反思,難怪不少人說,是次災禍,可能成為了蘊藏全球反核運動再次連結的土壤。畢竟,人禍比天災更可怕,也更可恨。日本民眾面對災難表現出冷靜、團結的態度,同時又出現了很多報導中港兩地出現無知民眾搶購食鹽等新聞,令「民族性」說法成為了最廉價便宜的理由。一時之間,主流「討論」變成了對日本文化盲目吹捧,以及對無知市民的嘲笑。縱觀華文世界的相關報導,我不能不說感到痛心。將事情訴諸「民族性」,根本便是簡化問題,沒有進入具體的結構和語境去分析,試問這種邏輯與我們素來不屑的中國憤青有何分別。那些自視聰明的人,與其取笑「無知婦孺」,為何不去問,為甚麼相對日本人,我們好像完全沒有足夠的能力去應對危機?政府、傳媒和公民社會的角色應該怎樣?一場災禍,也警醒世人,我們應當如何理解自己與這世界的關係?

或者,再將問題推進一步到我們的內在意識,如果是次災難不是發生在日本──這「高等」先進國家和亞洲想像楷模──而是同樣在近鄰的發展中國家,例如同樣能源需求高、全國有十幾座核反應堆的印度,我們會否有同樣的感受和同情,還是覺得「誰叫/反正他們窮」,他們的世界離我們畢竟太遙遠?這才是我最擔憂之處。

(在一個悼念日本災難及反核的集會當中)

(BNPP: 正是另一位工作伙伴報告中提及的Bataan Nuclear Power Plant)

關於菲律賓的處境,另一位工作伙伴已經在報告中詳細地討論到菲律賓核電廠的背景,我也不重覆了。

孤立來看,問題也許應是菲律賓總體應對災難的能力。眾所周知,菲律賓是「千島之國」,更位於板塊邊緣;就算核電廠問題得到解決,倘若相若程度的地震和海嘯發生,觀乎菲律賓脆弱的基建和腐敗的官僚體制,不難令人更加擔憂。半島電視台近期便報導了馬尼拉市的貧民窟正好位處斷層帶之上,畫面令人怵然。


二、菲律賓婦女的悲哀處境

(在婦女節遊行中)

月初,我和辦公室部份同事,一起參與了三八婦女節大遊行。遊行隊伍的訴求多元且有活力,而我在當中,想到菲律賓婦女在宗教傳統、社會制度下所受到的種種壓迫,不禁在感歎之餘,悄悄地寄望改變的可能。

大家也許立即想起上千萬菲籍海外女傭的身影;沒錯,她們是這個國家失敗的經濟政策和財富分配下的犧牲者的最鮮明體現:離鄉別井,充當別國的次等公民,廁身於別人的家,轉讓自己的孩子也分享不到的照顧和關愛(不少研究女移工的學者更將之稱為「情感剝削」),每年寄回家的外匯貢獻了國家的經濟收益,但回國後,她們的社會地位和權益,卻從來未有得到改善和正視。菲律賓主流社會常常認為自眾多婦女出國工作(如果國內經濟不那麼糟,試問有多少人願意隻身離家工作?)、又曾有兩位女性出任總統代表了婦女地位的提升,這可謂是荒天下之大謬。

雖然菲律賓並非政教合一的國家,但教會在國內享有相當大的影響力。最近在國會中引起爭議的計劃生育法案,也令在教會強烈的反對下而通過存危。在天主教傳統下,人工避孕是不被鼓勵的,墮胎更是不容於法制之內的選擇;因此,造成了以下眾多令人心酸的數字[1]

l 在年齡組別為15-49歲的女性當中,有14%的死亡率歸因於難產或流產失救;

l 2008年,全國340萬的懷孕總數中,有逾半(54%)是未經計劃的意外懷孕;

l 在十萬名產婦中,平均有162位在生產過程中死亡;

l 大約1600位因難產或流產失救的婦女根本沒有事前計劃生育;

l 過去四年,在生產過程中死亡的婦女的數字增加了兩倍。

在避孕和墮胎不被鼓勵的情況下,就算婦女順利地生下孩子,結果大多也是為貧窮家庭帶來更大負擔,婦女礙於家庭分工,基本上已失去了參與勞動市場的自主性;而孩子循教育在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亦非常有限,致使這類家庭更難脫貧,跌入無望的惡性循環中。

更糟糕的是,除非是喪偶等個別情況,國內法例並沒有允許離婚。有好些例子是丈夫有外遇或拋妻棄子,婦女就只能默默承擔養育孩子的責任,更加沒有「贍養費」保障;倘若他日她們遇上合意的人,法律也不容許他們再婚。

縱使難言改變,也卑微地盼望,更多人體察到她們在國內的處境,推動更多正面的力量,去關心、聆聽眾多菲籍女移工的聲音


三、淪為外交遊戲犧牲品的體制受害者:人質事件與面臨處決的菲籍毒犯

(人質事件後現場,菲律賓人製作的哀悼標語/來源:維基百科專頁)

人質事件在這兩個月再度成為香港人的媒體焦點,原因是在菲律賓當局種種可恥的不合作和令人難以信服的調查報告出爐後,香港的死因庭正式就人質事件的死者進行聆訊。記得當時,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曾信誓旦旦說會將真相徹查到底,會配合香港警方的調查云云;但事後,不但是調查報告出現多個重大疑點、搜證馬虎外,總統更沒有依照調查報告建議的處分名單中作出紀律處分或彈劾,將所有責任推去(已經死去並無法自辯的)主事槍手Mendoza身上,除了有關的警方人員被懲處外,所有官員都相安無事,令人覺得總統不過是包庇政治班子內的貪腐集團,隨便找代罪羔羊。

於是,香港警方邀請過百位菲律賓方面的證人作供,卻幾乎絕大部份都被拒絕,司法部長德里馬和馬尼拉市長林雯洛等更理直氣壯地說,香港政府應該尊重菲國方面的調查報告,及事情關係到菲律賓的政治主權等等,令人氣憤。

因此,那八位無辜的香港遊客,完全死得不明不白。當然香港政府和中國外交部沒有主動干預的怯弱表現也有重大責任,事實上香港便有很多知情人士懷疑,港府和外交部私底下已經和菲方協議好,因此死因聆訊都想草草了事,令很多家屬感到非常悲憤和無助。

但更令我心酸的,是事件中另一位受害者,槍手Mendoza的弟弟Gregorio Mendoza所受到的不公義對待。事發當天,菲方無故在談判過程中指控Gregorio為同謀並捉走他,這一直被認為是引起槍手情緒失控遂向無辜遊客開槍的導火線。而菲方的調查報告其實也沒有對其弟作出指控,但事後,其弟卻被控以五條罪名及停職,很明顯,無權無勢的Gregorio成了最容易入罪的代罪羔羊。

Gregorio也成了香港警方所邀請的菲律賓證人中,唯一一個表示願意來港作供的證人,他說寧受被捕的後果,也要說出真相,並且代哥哥向香港的家屬道歉。但他爭取作供的過程中,卻受到菲律賓當局的多次阻撓,他轉往中國大使館求助,也沒有得到任何協助。

這一次,香港兩大傳媒機構──明報和蘋果日報,都盡了應盡之責,前往菲律賓作出詳盡報導,當中也包括了Gregorio和槍手遺孀的訪問,令很多香港讀者明白到他們,甚至包括槍手本人,跟八位無辜遇害的香港遊客一樣,也是這個貪腐體制的受害者。事實上,即使是菲律賓本地,對此感同身受、為Gregorio抱不平的人也大有人在[2];其後也有律師願意幫助他,令人心裡尚存安慰[3]

以下列出一些比較詳盡的訪問(說實話有幾篇我看時都忍不住流淚了,因為想到這樣無名的受害者不知有多少個):

-14月內失母妻兩兄 面對五控罪;門多薩墓前 胞弟問蒼天」(蘋果日報,315日)

-門多薩弟今作供 堅稱哥哥好警察」(明報,316日)

-首度接受訪問 向港人道歉;門多薩妻:望仇恨終結」(蘋果日報,317日)

還有以下的報導,從旅遊業從業者的角度說出人質事件所造成的打擊:

-港府黑色旅遊警示 七個月未解除;港團絕迹 菲國叫慘」(蘋果日報,321日)

-特稿:當地華人分析脅持慘劇原因:菲政府腐敗貪污  50年不變」(蘋果日報,321日)

香港死因庭已於日前裁定八位遊客死於「非法被殺」,在菲律賓方面拒絕合作的情況下,這已經算是最合理的結果,令人無奈。

*******

昨天,菲律賓報導頭版報導,3位早前被中國當局逮捕的菲律賓毒販,將於本月30日被處決。月前才聽到處決被暫緩,而現在卻終於塵埃落定,不得上訴了[4]。大家可能有一點印象,因為去年十二月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出現的「杯葛風波」,菲律賓便是其中一個拒絕出席的國家;當時阿基諾三世表現一副無奈之狀,說是為了爭取國民免於受死刑而作出的「政治妥協」。說實話,我相信不只我一個,聽到這個理由時感到啼笑皆非:從甚麼時候起,這個國家如此重視它的國民了?

如果我們了解到這3個毒販的故事,這句話可謂更加呈現出荒謬感。跟我們一般想像的販毒黑道份子不同,這3個毒販的故事道出了菲律賓國民掙扎求存鋌而走險的辛酸。香港南華早報引述法新社報導,基於國內長期貧窮和缺乏就業機會,目前全球有超過500名菲律賓人在國外因參與毒品賣買而被捕,單是中國便佔了227宗。大多販毒集團利用婦女較易獲人取信同情的條件,安排婦女吞下膠囊進行體內運毒走私,而這些婦女可謂冒著巨大的生命危險(如果膠囊意外在體內損毀而漏出毒品,藏毒者可謂必死無疑)。而這3個毒販中,有兩位是婦女,有一位據報是在巴基斯坦工作時得悉丈夫身故,她希望回國卻苦於無錢,在絕望中墮進了販毒集團[5]

他們的命運,在外交辭令中塵埃落定,可謂令人悲歎。菲律賓司法部說尊重中國的法律和裁決結果;中國駐馬尼拉大使也說希望兩國關係不被這些兩地罪案而受到影響[6]。這3個毒販在菲律賓都有家庭和孩子,可能也只是一些希望改善家庭困境的好爸爸、好媽媽……

如果菲律賓政府真的那麼著緊這3個毒販的話,不如真正從根本原因中著手,改善國內的經濟和社會條件,停止再將國家財富永無止境地送到IMF、世界銀行這類「吸血鬼」手上,不要讓窮苦百姓成為制度的犧牲者……



[1] 詳見http://www.amnesty.org.ph

[3] 但值得留意的是,這位律師是前總統阿羅約夫人的御用大狀。因此令人懷疑事件會不會變成前總統政治勢力鬥爭的一個棋子,從他口中說「案件有政治因素」,可謂有點諷刺。見「菲國名大狀 自願助魔警弟」,蘋果日報,317http://news.hotpot.hk/fruit/art_main.php?iss_id=20110317&sec_id=4104&art_id=15083801

[4] “3 Filipino drug mules to die March 30”, Philippine Daily Inquirer, 24 March http://newsinfo.inquirer.net/inquirerheadlines/nation/view/20110324-327286/3-Filipino-drug-mules-to-die-March-30

[5] “Filipinos turn to running drugs as hard times bit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1 February

[6] “Execution of 3 Filippinos on China death row set March 30”, INQUIRER.net, 23 March, http://globalnation.inquirer.net/news/breakingnews/view/20110323-327189/Execution-of-3-Filipinos-on-China-death-row-set-March-30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