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4月25日 星期一

故事就是武器 -- 從傾聽到行動的力量(下)



故事就是武器 -- 從傾聽到行動的力量(下)

文/圖 趙文瑾


二、Evaluation

“If people are organized with a dream of the future ahead of them, the actual planning that takes place in organizing and the hopes and the fears for the future give them as much inner satisfaction as does their actual achievement.”

Reveille for Radicals, Saul D. Alinsky

回到了出發點,倫敦官府大道旁的一個小巷口,天氣依舊晴朗,陽光普照,七八十個人就在街角pub的門口聚成一圈,有的人開始幫著整理標語跟道具,脫下身上的T恤,有些人和朋友三三兩兩站在一起興奮地評論著剛剛的行動,更有人交頭接耳的說,誰誰誰,正在接受採訪了,今晚BBC會報導嗎?

期待、興奮、憤怒還未消散;有點疑惑,卻又好像完成了什麼。我們已經遊行完了,口號也喊了,申請書也呈遞了,媒體也報導了。好像聚積多年的怒氣已經發了出來,那下一步,要怎麼樣呢?憤怒表達了之後,我們要的訴求有達到嗎?

在上一篇婉禎的報告中,提到了BOC(British Overseas Citizens)的行動(此處不再重複),在這一場共有八十多人出席,歷時兩個鐘頭的抗議後,大家回到了出發點。Jonathan站上露天咖啡桌的椅子,拿起大聲公,開始進行今天的「檢討」(Evaluation

Research」、「Action」、「Evaluation」是倫敦公民非常重視的三角循環。從資料蒐集到行動、行動而後檢討,檢討而後繼續蒐集資料,如此循環復始。「Research」不只是靜態的資料蒐集,他也包括了藉由蒐集故事的過程將「人」整合在一起、建立關係。而「Action」和「Evaluation」除了是把議題往前推進外,過程中也加深建立組織中的關係,培力leader,從而讓更多的人一起共同參與行動的決策。

Jonathan在咖啡桌上站穩之後,全場也都安靜了下來。第一個問題,他問「每個人能不能給我一個形容詞,來形容你今天的感受?」這個問題向來是倫敦公民的傳統,從重要的5 day training到極小型的會議,這個問題經常會反覆的出現「你的感受是什麼?」對,我們剛剛好像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我們真的「做了什麼」,但先不要急著策略分析與評估,請先告訴我,你現在的感受是什麼?感受到希望嗎?覺得更有衝勁嗎?興奮?期待?有趣?受到啟發?(「好累」有的時候你會聽到活動主辦人誠實的這樣說)

更重要的,經過今天的活動,我們是不是覺得自己更「powerful」了?

Power,總是每次活動的重點之一。我們聚集在一起,我們有所行動,為的就是要展現一群團結的人是powerful的,我們提出的訴求不能夠被等閒視之,必須要有正式的回應。也正是因為公民社會必須要有power來制衡強大的市場與國家,所以有組織的行動才會如此重要。

而在檢討時,重新提起power,也是再度的提醒,我們今天的活動雖然有特定目的,但是特定目的之所以可以推進是因為我們展現出了power。這樣的提問把群眾活動結束後的激情慢慢的藉由分享與歸納,引導回最初的活動重心。在談完今天的具體進展之後,Jonathan詢問在場的人,你們覺得今天有誰表現的特別好呢?角落裡一個人大聲喊,T的發言好極了!全場對T報以熱烈的掌聲,不過她正在接受採訪,應該也聽不到。又有人說,謝謝D!他做了很多!於是又一陣激烈的掌聲,D不好意思的低了低頭。

分享、引導、感謝、鼓勵,倫敦公民的檢討幾乎總是充滿了很正面的力量,即便對於場地或者是時間、流程上的安排有所不滿,但是在這樣的過程中,重點永遠放在下一次如何作得更好,而不是針對特定的個人。透過鼓勵與感謝,在活動中努力付出的個人,或者是團體的leader也得到肯認。一個好的檢討,不但不會損傷士氣,而且他會鼓舞人心,讓每個參加的人得到正向的經驗,即便在活動中有所不滿,也可以有機會用建設性的方式表達出來。作為組織者,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讓你的人「Keep in the game」,如果你的活動很好,議題很好,方向非常精準,訴求也很切入重點,但是在活動的過程中,大家覺得壓力很大,沒有感受到自己作為一個公民的意義,或者參與者只是跟著瞎跑一通,搞不清活動的重點,事情結束了也只有少數幾個領導人知道後續的發展,並且做出下一步的決策。那一般非緊急的狀況下,一般人不會覺得自己參加活動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這一次他有很多憤怒想發洩,這次發洩完了下一次,很可能就會因為天氣太冷、天氣太熱、交通很亂、家裏有事、需要考試、心情不好而不會再出席。等到這個問題一直沒有解決,而心裡又累積了許多怒氣,於是他又再度出現。

憤怒對於社會運動來說當然是重要的一種情緒,但是如何讓參與者在忙碌的生活中持續保持對於公眾事務的關注,是組織者必需要正面面對的一個難題。好的檢討能夠把活動後的興奮與零散拉回重心,同時讓參與者的「感受」可以得到表達,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對活動的走向做出深刻的意見評論,但是每個人都有感受,你的感受就是你最真實的回饋,必須受到重視。並且,鼓勵在活動中有所表現的leader,讓他們在這次的活動中得到正向的力量。透過檢討,大家都可以對這一個活動有所意見,並凝結起對於未來共同的想像。


三、Action

在這一次BOC行動結束之後,我向Jonathan提問,究竟在倫敦公民中「Action」、「Rally」、「Protest」、「Parade」各有什麼不同呢?Jonathan回答我了我那一句倫敦公民的老話「Action is in reaction」。行動的目的是要有所回應。行動的樣式可以有非常多種,但是你每一次的行動,規劃的方向,都必須是你設想好你希望這一次得到什麼樣的回應。

對於倫敦公民來說,行動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必須要「winnable」。這一點對很多人來說,聽起來可能很現實,如果這是一個不會贏的行動,那我們就不要做嗎?一般來說,社會上越弱勢的的群體,他的訴求要得到重視就越困難,那在這樣的邏輯下,我們難道就只做會贏的案例嗎?

這就是community organising另外一個不同的思考角度,他對於運動的考量經常是很實際的,這裡的「winnable」並不是說只做可以贏的運動,而是在每一次行動之前,這個行動都必須要有一個具體的、可以達到的、「winnable」的目標。這個目標不需要很大,但是要很具體。例如說要要求某特定機關或企業承諾下一次將會就這個議題與相關團體進行一次正式的晤談,這是一個很具體而有可行性的目標,有了這個目標後,我們便規劃相關的施壓行動。不管是生活工資也好、陌生人成為公民也罷,對於每一次行動的目標都要具體、可行、有進展。行動的目標如果是「改善全國移民處境」、「呼籲社會重視生活工資的重要性」、「要求政府重視勞工權益」、「廢除某某法條」,像是這樣的目標就過於空泛,行動結束之後,也沒有辦法確實評估各方反應。

Action is in reaction」,我們必須要有很清楚的、「winnable」的,對於行動結果的期待。當活動可以有一個明確的、有進展的成果時,它會激發參與者持續參與的熱情,因為活動的成果帶了給他/她成就感。特別對於leader來說,她同時得到了成就感與眾人的認同,那麼下一次就將會更願意參與其中。這也就是為什麼倫敦公民的檢討可以經常保持正向的原因之一,除了眾人的感受可以互相分享、支持之外,每一次的活動會有具體的進展,你也會有具體可以改善的方向。

行動可大可小,大到全國幾萬人的遊行,小到某個會員團體跟組織者共同舉辦的十幾二十人的地方性活動,London Citizens的行動實在是太多了,說每個星期都有行動,忙起來甚至是每天,一點也不為過。從要求生活工資、陌生人成為公民等全國性的運動到地方性的City Safe,不勝枚舉。

行動到底是什麼?如何定義?我想要舉一個對一般人來說,很難會把她想像為組織行動的例子。

三月初,南倫敦Wandsworth地區的聖瑪莉小學,二十多個社區居民還有倫敦公民的組織者坐在色彩繽紛的教室裡,非常認真的聽台上的人經驗分享。台上這位笑呵呵的老先生叫做Robert,一位已經退休的室內設計師,在過去這兩年裡,他幫助許多社區居民重新改造他們的住家,從過度擁擠與混亂的房間裡,找出方法讓唸書的小孩子可以有一張書桌讀書。

這聽起來像是英國版的「全能住宅改造王」,不過他並不是一個電視節目,而是倫敦公民南倫敦團隊已經進行兩年多的「SpaceMax」計畫。這個計畫最初是從「Housing our Future」計畫中發展出來的支項。根據統計,倫敦有超過331,000個十五歲以下學齡或學齡前兒童生活在過度擁擠的環境中,他們可能沒有書桌、沒有房間,住家一片雜亂。「SpaceMax」是一批由木匠、裁縫師、室內設計師及社區居民所組成的志工隊伍,幫助居民重新打造居住環境。

透過經驗的分享、擔任志工、交換物品、甚至是討論誰可以開車載大家去IKEA採購,這一區的居民和地方團體,建立了很好的關係。鄰居之間彼此協助,對於社群的關懷也從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中一點一滴的建立了。

把人組織起來有很多種的方式,最重要的目的永遠是培訓人,讓居民透過活動而更覺得自己有能力去參與公眾事務。透過很小的事情,人能夠集結起來,即便看起來有多麼微不足道,但是一群組織起來的人可以一直往前邁進。今天我們可以一起討論如何幫助鄰居規劃室內設計,下一次就可以討論我們對於環境的共同感受,當這些志工們與一起工作的家庭深切體認到,有多少人都為了過度擁擠的環境所苦時,要求政府提供合理的住房就是整個社群共同的迫切需求。

Action is in reaction」,行動的重點在於我們所希望得到的反應,他的方式可以非常的多元,可大可小、可鋼可柔,例如「SpaceMax」這一天的行動就是希望透過經驗回顧與交流,讓更多的周圍居民都加入這樣的計畫。

Research」、「Action」、「Evaluation」的重點都不在議題如何發展,而在於人如何透過這些行動,被激發、被培力,從而投入公共議題中。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