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4月25日 星期一

四月工作記事—面對社區流動性,能否組織可移動的社區工作團體?!


By Lin, Huei-Jen

四月春天在北京分外鮮明;枝上綠芽和桃花蕊瓣迅速層層疊疊開來,包覆越來越多事務的忙碌,顯得生機勃勃。然如後母的臉,事物和心情也忽冷忽熱、忽晴忽雨的,照現了在民工中心組織工作狀態的變化無常。


(攝/林慧珍)








民工中心的社區組織工作
滋根組織在北京的項目點是面向農民工群體而設立的民工中心(參考二月報告);一是落在以建築工群體和蟻族為對象的史各庄民工中心,另一是落在以廢品回收及做小生意為對象的西三旗民工中心。面對不同群體的需求不同,採取的社區工作策略大同小異,卻大致停留在基礎性服務工作階段,目標旨在建立和對象群體的關係,藉著看電影、下棋、圖書借閱、小學生輔導班、特長班等和當地居民、建築工群體建立信任關係,透過成長課、助學金發放與家訪,和打工子弟學校建立關係平台。此社區工作模式類似台灣許多基層社區工作,策略有,但方法多屬草根式的經營關係。唯一不同點是,這裡社區工作面向的群體是流動的,即便所居住的社區也是被籠罩在拆遷的政府規劃中。這對需長期經營才能獲得一點結果的社區工作者來說,是個難題。

北京幾個同樣面向農民工而做社區工作模式的NGOs不多;規模小,且多半和打工子弟學校聯繫、合作,恐怕也是跟此流動性有關。如北京農民之子、打工子弟愛心會(CMC-Compassion for Migrant Children)、工友之家、木蘭工作室、同心希望家園。發展各有各的風格;農民之子特色自然教育,以打工子弟學校學生為主辦冬夏令營;CMC則透過打工子弟學校途徑或來京打工少年,進行招收與提供相關心理與技能上的適應培訓,同時也於所在地點企圖做社區工作。工友之家除辦學校外,性質與木蘭工作室相近,主組織社區文藝隊與社區義賣,提高打工者社區參與性,並為自我群體發聲。同心希望家園則完全純粹透過五六年的社區工作,以婦女愛心超市和幼兒中心經營,組織當地婦女共同參與經營。算是當中社區工作做得最為紮實,且實在培力了當地婦女、提高其經濟收入與自主的一個組織。

相較而言,目前滋根民工中心的社區工作則尚未理出一套發展軸心,仍停留於大家都在做的社區服務工作。原因有二,一是當前民工中心發展年齡短;二是社區組織者的成員變動。滋根過去在沙河西門洞建立的民工中心,有三年經驗的深厚的社區關係,卻在去年五月拆遷搬遷後失去既有連繫,僅能照搬其組織經驗於史各庄。而西三旗民工中心則是於前年一個另起的爐灶,但兩邊組織者因家庭因素,都在去年八月開始招新人實習並進行交接。三位新組織者分別為大學畢業生與中專畢業生,於去年十二月正式上崗。其民工中心的組織工作尚還在起步階段可想而知。我和小卓相當於在這樣的背景與時機下參與民工中心的社區工作,約莫兩個月的實習階段都在協助進行團隊建設與基礎服務工作的蹲點。年後才真正進行社區工作的項目開展。

貫徹年前的工作,我主在西三旗這塊,透過少年成長課與打工子弟學校建立平台,促使學校孩子能流動至活動室,透過活動室活動參與,獲得長期的關心。另規劃活動室學生四點下課後的活動與圖書室管理,目標組織大學生志願者進入活動室面對課後四點半活動的學生以及成立閱讀小組,能拉近附近鄰里媽媽如何帶少兒閱讀。另兩項非社區工作的工作項目是拍攝關於拆遷議題的紀錄片,以及推進轉基因議題信息平台運作。(此兩項工作發展,另文討論)


圖:課後四點半畫畫(攝/林慧珍)







拆遷當頭,社區紮根難
約莫兩個禮拜前,這些活動室的相關規劃活動停滯下來。主因在活動室項目負責人承受項目管理層的壓力: 東小口村要拆不拆的,像個不定時炸彈,西三旗活動室是否值得耗在這上頭?是否該主動撤離。活動室項目負責人還是個僅工作經驗不到一年的大學畢業生。雖說有我們幾個智囊團,以及上層的民工中心規劃負責人幫忙參與討論,主決策者仍在他。其決策上的猶豫與方向上的困惑,也連帶影響了我對這些事務的推進,究竟還要不要花這麼多力氣進行這些組織工作?還不到兩年的西三旗社區工作,更甭說在拆遷後能留下什麼連繫。

組織可移動的社區工作團體?!
上述的北京NGOs受拆遷影響衝擊較大的,在於唯做社區工作成分較多的。工友之家與木蘭工作室的社區文藝隊與義賣部分會受影響;其餘頂多社區服務工作受影響,但與打工子弟學校有合作的,連繫多半不會斷。衝擊較大者如馬小朵的同心希望家園,其愛心超市與幼兒中心完全駐紮在社區當中。然而,當史景山快被拆得差不多時,蘋果園很快又有了一個同心希望家園。除了將這兩項已有規模的組織經驗快速複製,再者是同一批流動婦女的跟隨。這些在史景山社區被組織起來的婦女,儼然成為可以完全經營愛心超市與幼兒中心的社區工作者,帶動社區當地婦女進行參與。況且她們的身分本來就是流動的。
現下滋根西三旗民工中心還沒能到組織這樣一群社區的人的程度。但它有個特點是與大學生志願者關係密切。輔導班、一對一輔導與家訪,主要透過大學生志願者社團內部進行組織活動而與活動室對接。也許課後四點半活動與圖書室伴讀小組的推動,能組織一批志願者進行活動,不久將來也能成為一種可移動的社區工作團體。則面對新的社區,適應不同文化,不單是積累的社區工作經驗複製,更能直接將組織化的社區工作團體直接移動到當地,進行社區服務與組織工作。這也許是目前西三旗民工中心可著力的地方。



圖:圖書室繪本說故事(攝/林慧珍)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