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4月24日 星期日

琴房外(四)「Rango」~蘇丹音樂在埃及的故事



第一次聽到「Rango」現場音樂時,頗有此身何處的錯覺,眾聲齊鳴,熱鬧繽紛,各色打擊樂器交織繁複的Poly-rhythm,尤其歌手Veeka一開口,那來自非洲大地開闊遼遠的歌聲,此時我們應在某個沙漠與部落同歡,營火熠熠,族人且說你昔日英勇的事蹟、、、、、。

從南埃及到北蘇丹,正是阿拉伯文化與非洲文化(Sub-Saharan)的接壤之地,因此埃及境內仍有許多非阿拉伯文化並存;在Rango樂團中可看到由南方而來的蘇丹、努比亞音樂,不只音樂脈絡與主流的阿拉伯迥異,所伴隨的儀式、信仰甚至與伊斯蘭教有所抵觸,並可藉此回溯一段埃及與蘇丹的歷史恩怨。

埃及的蘇丹移民社群

在埃及,除了歷史上早已與許多異民族混合的''埃及人''以外,尚有西部西瓦沙漠(Siwa)的北非原住民柏柏人(Berber東部西奈山(Sinai) 的貝都因人(bedouin南部阿斯旺(Aswan)的努比亞人(Nubian),然較不為人知的是非努比亞的蘇丹移民。近代有兩次重要的蘇丹移民事件,一是埃及的Muhammed Ali1820年佔領蘇丹,當時訂立法令,蘇丹必須以奴隸勞役的方式作為賦稅,因此許多蘇丹人被迫加入了埃及的軍隊。其二是19世紀中葉蓬勃的棉花工業與貿易商往,奴隸交易隨之興盛,來自伊索比亞、非洲東岸以及南北蘇丹的商旅,直接締造了通往埃及的奴隸巿場。

在軍隊服務的蘇丹人,仍繼續以音樂訴說返鄉之路的漫長,以渡過經年累月的思鄉情愁;棉花工人為尋求心靈慰藉,也透過傳統的Zar儀式,連結非自然的力量,來解除心靈的苦痛。他們不約而同隨著遷徙將蘇丹音樂帶入埃及。

埃及於19世紀晚期廢除了奴隸制度,這些''黑皮膚''的人開始尋找一個可以彼此共同群聚的社區,如今在四個城市中,分別是伊斯梅利亞(IsmailiyyaArayshiyyit el-‘Abid(奴隸的圍欄)、蘇伊士(Suez)的Al-Arbi'in、開羅(Cairo)的Imam el-Shafi’i、及亞力山卓(Alexandria)的Karmouz,發現正是蘇丹後裔的主要社區。這些社區的人經常神祕地關上門,悄悄從事''當地人''不知道的事,貧落的門窗隱約震動,屋內傳來非誦禱、非木卡姆的奇異音響


消逝的RangoHassan Bergamon

Rango是蘇丹的木琴(Xylophone),傳入埃及約兩百年的時光,多數已逐漸毀損不堪使用,由於琴鍵下方的共鳴管由蘇丹當地的葫蘆製成,在埃及無法找到相同的原料,以至於幾乎絕跡。El Mastaba的創立者Zacaria1996年讀到''Zar and the Ritual Theatre''一書時,作者Adel El -Oleimi 文中提到Rango已在埃及絕跡,引起Zacaria的注意。一位Simsimiyya大師Mohammed Waziery告訴他,在伊斯梅利亞還有一位會演奏Rango,幾經尋訪,於是找到了Hassan Bergamon

像其他矢志音樂的年輕人一樣,Bergamon也曾引發家庭關係緊張,他的母親是第四代的Zar音樂大師,當他住在伊斯梅利亞時,白天常蹺課去玩樂器,晚上跟著Rango大師Mohamed Almaz在婚宴上表演,他的叔叔對這個姪子的音樂天份顯然很頭疼,夜晚強制將門窗鎖上,阻止他出門演出。不過Bergamon仍在母親暗中接應下,得以從後窗用繩梯溜走,開脫叔父的監禁。1967年發生阿拉伯與以色列的六日戰爭,迫使他們遷往開羅,Bergamon在開羅仍繼續在RangoZar、與其他打擊樂器中悠游來去,然而隨著七〇年代阿拉伯流行音樂的崛起,加上廉價的卡帶錄音取代現場音樂,以Rango為主的蘇丹婚禮音樂頓時褪色,一時塵封,再也無人聞問。

演奏者消殞,音樂也隨之入墓,棄置殘破的Rango,沒有人有足夠的知識知道該如何製作修整。1990年,Nile TV(埃及國家電視台)曾為此製作專題紀錄片;經過ZacariaBergamon的奔走,目前尋獲了三個珍貴的Rango,皆收藏在El Mastaba中心。Bergamon當是今埃及唯一僅存的Rango演奏家,在Zacaria的支持下,2001年成立以Rango為名的樂團,旨在重現埃及的南方音樂。


Rango」~神聖與世俗的兩面

Rango」音樂裡有蘇丹、努比亞最世俗的婚禮音樂,也可見到神祕儀式中的多神崇拜;聽「Rango」的音樂最過癮的就是打擊樂器全面出籠,還來不及思考,耳朵已經不自覺的追蹤那些豐富的音響;同樣是四拍,卻有許多不規則的節奏在其中交錯嬉戲,除非身體跟著律動,否則很難抓住這些頑皮的傢伙;同樣是五聲音階,因這些鮮活的節奏,讓主從反覆再三仍生趣盎然。


樂團的旋律樂器以TanbouraSimsimiyyaRango為主,每首樂曲進行中多半只選擇一樣來演奏,主要以人聲和打擊樂器為主,豐富的打擊樂器如下:努比亞的Bongas、非洲的Djembe、中東的TablahFrame Drum、埃及的鈴鼓Riq(Tambourine)、蘇丹的TonbaTouzaZar儀式用的羊趾腰帶Mangour、鐵軌製成的金屬打擊Kerya、油漆罐加工的Shaker

其音樂內容大致可分為三類:

、蘇丹民謠:其中特別呈現 Rango與蘇丹軍隊流傳的民謠。

二、Zar靈療音樂:Zar是一種透過非自然神靈力量的療癒儀式,多被視為巫毒傳統的支脈,在埃及zar是禁忌話題且備受爭議,主要是因為尋求非伊斯蘭的宗教力量,此將另闢專文介紹。

、努比亞民謠:在主流的埃及廣播或電視中很少聽到他們的音樂。4050年代間,努比亞音樂家開始融合西方樂器和阿拉伯流行音樂,雖然作品良莠不齊,但少數明星的崛起,也建立起他們在世界音樂的版圖,努比亞尤其擅長在宴席慶典歡歌載舞。傳統形式上,多以kissar(五弦的里拉琴)框鼓Tar伴奏,好用擊掌與觀眾互動。

努比亞地區是地中海文化與非洲大陸的橋梁,五聲音階與特定節奏的運用,顯著與埃及的阿拉伯音樂不同。近代最廣為人知的事件就是世代居住的自然環境被Aswan水壩淹沒,從1902年第一座水壩開始,他們就開始了沒有歸程的遷徙之路,直到1963年完全淹沒為止,直到如今仍持續抗爭中。在埃及和蘇丹,皆有努比亞人,此源於帝國殖民時期國家疆界的劃分。昔日大英帝國1899年在北緯22度劃上平直的一條邊界線,讓沿著尼羅河六大瀑布散居著努比亞人區隔兩國;而後英國又將Halaib Triangle三角洲地權歸埃及管理權歸蘇丹以致如今兩國仍持續爭論不休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2 意見:

  1. LIN Shenjing on 2011年4月28日 上午11:11:00 提到...

    玉鳳, 非常喜歡"琴房外"這一系列的書寫,
    更期待未來可以聽到你所描述的這些音樂. 深靖

  2. 鍾玉鳳 chung yu-feng on 2011年5月14日 上午6:22:00 提到...

    深靖,感謝鼓勵。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