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5月21日 星期六

The Beginning of Creation(二)


圖1剛生產完的媽媽,正在學習美容技藝-清潔腳部(文/圖byEmma)
<!--[if gte mso 9]>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AR-SA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想像你擁有一個阿拉丁神燈,可以幫助你實現願望,那麼會是什麼呢?

性工作者們低頭陷入沉思,心理醫師再度大聲朗誦問題,大家仍默默不語。社工員首先發難,娓娓講述著不用工作,快活人生。性工作者A準備分享時,眼框已經一陣溼熱,希望生在一個健全的家庭。上司想起癌症去世的父親,如果爸爸此時此刻坐在身旁,將是最棒的禮物。大部分的性工作者,無不期許能尊嚴的活下去。

在埃及,性工作者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在荷蘭,性工作者如專櫃女郎飾品,任君挑選。尊嚴是身為人最基本的價值,也是埃及革命的精神指標,後革命時期,人人上解放廣場爭主權,性工作者呢?完全不見天日。經過半年的相處與觀察,我發覺性工作者是一群很粗勇、幹練的娘子軍,

有位媽媽生完孩子不到一週,捧著小嬰孩,爬六層樓梯到組織學美髮。另一位媽媽邊餵母乳邊回答語言老師的問題健身老師還未到,便已在跑步機上自我訓練多時的媽媽烹飪課時,每當看著剝洋蔥的媽媽們不停流淚,來回搬運鍋碗瓢盆、清洗蔬果、菜渣,不自覺的180度彎腰動作。

性工作者如同大多數的埃及婦女般堅忍,但卻被冠上永遠的污名號-妓女。

圖2正在削洋蔥的媽媽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AR-SA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這棟大樓有人強迫我做妓女,一位打電話來組織諮詢的女士,在社工員講解防愛滋,示範保險套時,突然情緒失控,衝到大街上狂喊。頓時,整個辦公室陷入愁雲慘霧,門口守衛連同警察站在組織大門開始盤查。辦公室主任、律師、督導翻箱倒櫃,提交組織立案證明與合法工作項目,深怕被政府勒令停照休業。性工作者們一臉蒼白,怕被抓到監獄。每個人抱著沉甸甸的心情回家。

在街上、電視頻道、電影,常可以聽到用妓女一詞,嘲弄貧窮女性。大部分人也心知肚明,一臉濃妝豔抹、帶腳鍊和言語輕佻的少女、熟女,十之八九是妓女,沒有人膽敢大聲囔囔。EL-Shehab組織作為推廣防範愛滋病的先鋒,面對天外飛來一筆,選擇沉穩應對。

每個星期天為工作人員大會,社工員忙著填寫訪談記錄,督導確認各區域保險套發放數量,並針對田野困境提供建議。會議後,心理醫生進行小組時間,主題是認識自己,大家相互介紹自己、興趣、偏好,儘管有時慶幸自己不懂阿拉伯文,避免加入爭執行列。此時,只好一邊聽翻譯,一邊對照自己對大家的觀察,印證了埃及人個性-黑白、好惡分明與敏感情緒。一件事成功與否,關鍵在完美的夥伴關係,單槍匹馬從來就行不通。

125日革命爆發,埃及勞工們各自加入抗爭,28日則有數萬名勞工集結起來,向舊政權施壓,衝破鎮暴警察的封鎖線。自1998年到2010年期間,將近兩百萬勞工參與遊行示威、靜坐,如今水道成,人民團結力量大。


圖3國家勞工黨海報

國際勞工日這天,工人們圍繞著解放廣場,訴求每個月1200埃磅(約7200台幣)平均薪資,標示著1千4百萬埃及人口過著1美元以下的生活。5月1日國家勞工黨於解放廣場誕生,強調將為勞工爭取平均薪資,取消農業銀行債務,終結任何私有化形式。進一步為工人爭取市民權利,如土地所有權,以及補償努比亞人土地正義,起因於1964年興建亞斯文大霸,超過十萬名努比亞人被迫撤離家園。

去年11月到亞斯文,想搭大眾運輸前往亞斯文大壩,當地人告知,沒有人會去”哪裡”,仍不放棄的沿著大霸方向步行兩小時,掃街清潔人員滿臉狐疑瞧我一眼,最終抵不過艷陽在家具店員藉機幫忙又吃豆腐的情況下,我搭到從市區出發同樣的計程車價錢。

到了亞斯文大霸,門票20磅、計程車費30磅,我拿出100磅付費,司機推說沒錢找,心想買瓶可樂把錢找開,一罐要價2磅的可樂變成10磅。兩個解說圖和一輛輛的大、小遊覽巴士,這裡就是亞斯文大壩。

圖4亞斯文大壩看板解說圖

亞斯文市區的努比亞博物館,展示聯合國文教協會如何成功協助,搬移大壩區的古蹟遺址,努比亞人呢
?被迫撤離原住地,傳承世代的土地、賴以維生的橄欖樹,隨著大壩的興建,被泥石淹沒,消逝殆盡。

同樣以建設為名,行侵佔之意的情形,發生在鄰國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以色列已收購巴勒斯坦40%土地、殘殺數以千計巴勒斯坦人民、包圍加薩走廊,藉巴勒斯坦挖地下穴道為由,轟炸加薩走廊。2011515日,正逢以色列建國63年,阿拉伯世界發起第三屆起義(The Third Intifada),紀念巴勒斯坦烈士與難民,由象徵阿拉伯革命之心-解放廣場,步行至加薩走廊。在五月初成立的Facebook社群獲得數十萬人回響,以色列外交部長向Facebook施壓,聲稱變相支持恐怖攻擊,但終究抵擋不住網路社群撻伐聲。

資料來源:http://www.youtube.com/watch?v=bIO4W3nxGaM&feature=player_embedded

週五的解放廣場上,民眾連署捍衛巴勒斯坦人權,巴勒斯坦國旗滿天飄揚,一整排紀錄巴勒斯坦軍隊暴行圖片,裸露在世人面前。埃及前總統沙達特與以色列簽訂大衛營和平契約,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甫下台的穆巴拉克總統與美國合作,30年來默許以色列侵占巴勒斯坦。


圖5成列於解放廣場看板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AR-SA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受阿拉伯革命之春鼓舞,阿拉伯世界人民對解決以巴問題,露出一絲曙光。對立多年的巴勒斯坦政黨,Hamas(哈瑪斯)與Fatah(法塔赫)在開羅握手和解,承諾停止內戰、建立聯盟政府,為明年巴勒斯坦過渡政府大選作準備。

過渡政府將能掌控west bank(西部屯墾區)與Gaza strip(加薩走廊)行政權,首先,重建加薩走廊。其次,解決因兩區長期分裂的平民衝突與行政議題,最後,大力尋求NGO對巴勒斯坦慈善和經濟的援助。多年來,哈瑪斯與法塔特各有一套運作系統,如何平衡利用兩方行政要員、維持雙方利益,會是過渡政府的燙手山芋,金字塔周報編輯Saleh擔心表示。

The fish,

Even in the fisherman’s net,

Still carries,

The smell of the sea. 作者Mourid

在幾位巴勒斯坦難民朋友身上,看見希望。當我問起以巴衝突,每個人回憶跟著父母逃亡的故事,以及對巴勒斯坦的熱愛,因為他們堅信身上還留著家鄉的血液,直到死亡最後一刻。

25年前Mourid在匈牙利接到哥哥Mounif電話,爸爸在阿曼(Aman)過世了。15年後他在開羅接到弟弟的電話,哥哥在法國意外喪生。巴勒斯坦數十萬難民,處境可能就像Mourid,好不容易得知親人消息,卻只能在電話訣別與懊悔。生死 一線間。

在埃及解放廣場,乍見一個抱著假飛彈,綁著假炸藥的小男孩,狀似演習反攻以色列。穆斯林兄弟會負責人大聲疾呼,希冀埃及人先安內再攘外,源自五月初穆斯林與基督徒在Imbeba的對立衝突。早在3月中旬,穆斯林與基督徒已於Moqattam爆發激烈口角。


圖6武裝小男孩

Moqattam的阿拉伯文原意為裂開的山-神蹟,在Moqattam的Mansheyet Nasser區域 ,俗稱垃圾之城,開羅清潔工多來自此區域,城市垃圾的終點站Mansheyet Nasser,也住著一群廣大的科普特基督教信徒。在山腰洞穴的十字架教堂(Samaan El-Kharraz Church)舉世聞名,流傳著上帝感化一名清潔工,成為牧師的故事。


圖7Samaan El-Kharraz Church

走入Mansheyet Nasser社區,才得知城市隨處亂丟的垃圾,如何在此加工分門別類,每戶人家屋頂鋼筋裸露,紅磚塊散落遍地外,堆滿了回收物。我比著十字架,向居民問十字架教堂怎麼走?年青人不慌不忙的翻開手心,指著印在右手掌下的科普特十字架,確認我的問題。剛好一輛準備載回收物的小貨車經過,他連忙攔下司機,順道載我一程。

圖8垃圾回收車於Mansheyet Nasser

洞穴教堂剛為口角犧牲的基督青年,辦了隆重的祈禱喪禮,牆上還掛著8位烈士紀念布條。遇到一群聾啞青年團體,與他們一起在教堂上聖經課,其中的一場戲劇課程,大意是一位基督少女愛上穆斯林男孩,男孩酗酒、鬧事,勾引女孩犯戒,教導在場青年朋友,不要誤入歧途。

圖9科普特牧師告誡犯戒少女,迷途知返。

埃及人開玩笑表示,宗教衝突多半源自浪漫的愛情故事,基督教男孩與穆斯林女孩刻骨銘心戀情。基督教朋友表示,不同教徒間的男女之情,則成了Salafism攻擊的把柄,像是Imbeba事件造成數十人傷亡,兩百多人受傷,強烈質疑Salafism煽動烏合之眾攻擊教堂。

Imbeba事件發生當下,穆斯林朋友打電話向基督徒朋友道歉。大部分穆斯林朋友認為,這並非是宗教對立,問題出在於激進支派節外生枝。

前總統沙達特時期,暗自鼓動宗教衝突,操控伊斯蘭鬥爭。造成貧困、弱勢、被褫奪公民權利的穆斯林,視基督徒為仇敵,特別是Salafism支派,非虔誠教徒者必死無疑。令多數遜尼派的埃及人聞之色變外,他們長期欺壓住在郊區貧民窟的基督徒,報警也無計可施,埃及著名知識分子Galal Amin感嘆認為。後革命時期,穆斯林與基督徒共同上街遊行,要求政府設立保障基督徒法令,制裁宗教犯罪。Imbeba事件後,軍政府立即通過任何鼓動宗教衝突者,死刑。

科普特基督國家領袖Makram Ebeid,我相信上帝成為基督徒。穆斯林教徒則多了愛國主義的保護傘,未來基督徒也應該享有同樣的權利。

而Salafism代表領袖賓拉登被美國特種部隊射殺,不久葬身於海底。白宮發言人在華盛頓州報強調,美國不希望未來有人去清真寺膜拜他。令多數人質疑,先斬後奏的行動,暗示了歐巴馬為下屆總統大選鋪路的意圖。

賓拉登已經成為外界想像阿拉伯世界的代表人物,埃及人為少了一個激進份子高興,卻更加痛恨美國政府,對埃及人而言,美國政府殺了賓拉登後,與他劃上等號,以暴制暴。後果,美國政府也將擴大防衛機制,預防宗教激進份子的反彈。

五月的埃及,內部社會、政治、經濟動盪不安外,連帶鄰近的中東國家也相當不平靜,唯有街上流動攤販,還能展露笑顏,忙著賣麵包、果汁、香菸、花生、國旗等各式物資,在後革命百廢待舉時期,已開創出新的生機。


圖10賣麵包的穆斯林商販於解放廣場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