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5月14日 星期六

琴房外(五之二)穆斯林的緊箍咒


「他們Fuck這個世界,也給它Fuck回去。」咖啡店裡與我鄰座的大學生Hassan如此一語概括 他對聖戰組織的感想。賓拉登被擊斃的隔天,開羅街頭熱鬧如昔,咖啡店人來人往,嗅不出緊張或憤慨。世界上最受爭議的穆斯林死了,而那繼任者Ayman al-Zawahry曾是埃及的內科醫師,住在Maadi,直到90年代中才離開,如今此地已是開羅外國人的大本營。

作為曾經啓蒙賓拉登的Muslim Brotherhood,自革命以來,埃及社會的大小事皆不曾缺席發言,當天即譴責美軍此項幾近「暗殺行刺」的行動,認為應該要有公平的審判;同時也 再次不厭其煩、重複過去十年來無數次的聲明:「伊斯蘭不等於恐怖主義,賓拉登不能代表所有的穆斯林。」

國營的金字塔報 Al-Ahram突顯了美國人在紐約世貿大樓前歡慶的畫面,對美國人來說,象徵著正義道德最終的勝利,再多的競選承諾也比不上這除之而後快的一槍,歐巴馬現在成為一只鞏固國家安全的保證書,一干伊斯蘭大老只能氣憤的在後面追罵美國怎麼可以如此草率海葬、漠視伊斯蘭信仰,多少幫賓拉登「討一點公道」,阿拉伯的人權律師忍住憤怒,針對國際人權法大書特書;這個措手不及,算是美 國回敬當年雙子星瞬間崩塌、那難以撫平的痛。

觀光是埃及的經濟命脈,恐怖攻擊讓埃及人氣惱,不僅重創產業也傷及無辜,許多埃及人認為賓拉登的作法很有問題,但同時也相信他其實沒那麼十惡不赦;另一家國營報紙Al-Akhbar指出大多數埃及人認為美國在大街上歡慶很不妥,此畫面會刺激更多穆斯林;許多伊斯蘭教長責咎賓拉登的做法導致美國有藉口進入阿富 汗和伊拉克,但殺了他只會讓蓋達組織更殘暴。

回教遜尼派的學術殿堂Al-Azhar僅譴責美軍海葬的程序有違信仰價 值,原教旨主義(Salafi)則公開讚揚賓拉登是「昂首光榮」死去的烈士,認為他的鮮血不會白留。5月4日,就賓拉登被擊斃消息後兩天,Al- Azhar和蘇菲派的領袖們,在Hussein清真寺前舉行抗議,強烈抨擊原教旨主義沾污了伊斯蘭。蘇菲長老Mohamed Ibrahim說原教旨主義只想把伊斯蘭國家帶回以往教派紛爭的日子;Al-Azhar教授說原教旨主義應該和溫和的蘇菲派打上一仗;伊斯蘭研究學會的成 員Hassan Al-Shafay說原教旨主義根本不懂什麼是伊斯蘭。

然而,與原教旨主義親近的Hafez Salama教長,星期五在Al-Nour 清真寺還是高調的為賓拉登舉行了一個「為缺席者的祈禱」。這個伊斯蘭強硬派上個月在埃及中南部Qena發動遊行,他們以新任首長Mikhail為穆巴拉 克時期的餘黨為名,試圖癱瘓鐵路與公路交通。Mikhail是基督徒,抗議者的口號旗幟並非驅逐餘黨,而是「拒絕基督徒統治穆斯林」,最後總理 Essam Sharaf以延宕Mikhail職務三個月,暫時平息眾怒。人事任命演變成教派紛爭。1月25日青年聯盟( Coalition of the Jan. 25 Youth)不同意他們高舉宗教旗幟、破壞團結的做法。革命後,原教旨主義在埃及政壇的影響力日漸攀升,許多觀察家正密切注意他們未來在埃及政壇的角色。

談遠了。過去十年來,賓拉登以聖戰之名發動的恐怖攻擊,讓廣大的穆斯林有苦說難言。去年在歐洲一起演出的音樂家,拿著可蘭經向我傾訴,伊斯蘭教其實很 愛好和平的,不是像你們所想像的那樣,並且逐一耐心指證經文所及;我剛抵埃及不久,同事就反覆告訴我,他最好的朋友是基督徒,宗教在友誼之間完全不成問題,頗有事先打預防針的味道,然後又轉頭不經意的問我,你信什麼教?

賓拉登死在「阿拉伯之春」的當頭,是幸還是不幸?許多評論家迫不及待將蓋達與「阿拉伯之春」作對比,並以現成的突尼西亞、埃及為例,認為穆斯林的尊嚴不需用玉石俱焚的作法換取。

賓拉登死了,埃及人嘆了一口氣,畢竟禮拜時,他們朝往同一個方向;賓拉登真的死了,埃及人鬆了一口氣,這個穆斯林的超級緊箍咒終於得以緩解。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