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5月24日 星期二

沉澱再出發


五月工作報告

2011/05 劉香函

就像所有的協會一樣,Casamemoire也有本身內部的問題,成立十五年來,直到近年才漸漸受到社會的重視,媒體也開始關注組織的動向,所策劃和參與的活動也越來越多。然而隨著協會的能見度的提升和規模的擴大,組織方面卻仍維持過往小型協會的運作模式,也因此產生一些內部問題。

首先是內部的溝通不良,理論上每隔兩週,就會聚集所有的協會成員*(約有三十人)開一次會,議程主要圍繞在目前正在進行的計畫,並溝通行政事務與傳遞訊息,達成組織內部的共識。然而會議經常因為各種理由取消,好不容易開了會,每每與會的人員總是相同的面孔,出席人數約十人左右(然而其中實習生與工作人員佔了半數)。

在Casamemoire接近半年的時間,深深感受到組織間溝通不良的問題,比方說關於屠宰場藝術工廠的訊息,Casamemoire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幾乎是最後一個得到消息的,尤其是最近一年以來,大家都習慣在自己的角落默默做著自己的事情,這樣的狀況在屠宰場更是嚴重,首先屠宰場本身的有數來個協會駐廠,統稱為collectif des abattoirs,其中以Casamemoire為統籌者,所謂的統籌者並不代表Casamemoire在其他的組織之上,純粹是為了取得屠宰廠的經營權,必須要有一組織代表與市政府簽約,初期Casamemoire有較多的回應,順水推舟成了代表,然而雖然有數個協會常駐屠宰場,卻沒有一個比較有系統的管理方式,各個組織策劃自己的活動,一旦要開始鑽寫年度報告的時候,誰來寫?資料在哪?數據在哪?該找誰聯繫?各個協會的窗口是?若不是已在屠宰場待上一段時間的工作人員,必須重頭摸索,加上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屠宰場的經濟狀況,也無法雇用一位全職人員,目前僅有一位半職的給薪工作人員,要找一個人有一個完整的空檔好好的帶領新人來熟悉這一切,可以說是難上加難。2010年的年度報告,落在一位在Casamemoire實習三個月的實習生的肩上,不禁令人想問:他去年一整年不在Casamemoire、不在屠宰場,怎麼寫去年的活動評估報告?

實習生在組織的定位是什麼?我其實沒有很認真的思考過,一直以來我都覺得,總之出了校門,就不再是學生可以為所欲為,面對的就是現實社會的壓力,尤其是曾經在私人公司待了一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的鴕鳥心態,多少都帶著冷漠的眼神看待周遭發生的事。一個成立以來的一直以志工運作的協會,目前僅有一位全職人員,加上日益繁瑣的行政事務,加上數個正在進行的計畫,同時必須擔起組織與大眾,組織對組織,組織內部的溝通橋樑,Casamemoire是否有能力同時接待這麼多實習生?以及非歐盟地區來的外國志工?

目前Casamemoire對於接踵而來實習要求,可說是來者不拒,我可以理解這麼多計劃同時進行,是非常需要人手的,然而一個計劃經十人之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作業方式,十張地圖,十種排版?雖說在接受前已粗略溝通大致上該實習的主要內容,可是大家都知道實際狀況與想像總是都有一點落差,也因此到任後的溝通和重新定位實習生的工作內容相當重要,特別是許多人與Casamemoire的實習經驗為論文準備的一部分,實習生畢竟不是專業人士,需要有人指導帶領,多數的實習生停留一個月到三、四個月不等,先花一個月的時間熟悉組織,了解計畫和工作內容,還要適應當地生活,租房安頓下來,真正進入狀況時也到了他們實習的尾聲。

上一次的Casamemoire的會議,特別討論到已經進行了一年多的Hay Mohammedi* 的計畫,由於計畫必須在六月告一個段落,加上預計要協助該計畫的實習生因故無法繼續與大家工作而離開,該計畫的負責人明確表示無法在這最後的關頭與實習生或學生繼續該計畫,由於每一個協會的志工都身兼數職,實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向新人重頭解釋這一切。同時,點出計畫嚴重延遲,並且(從來)沒有明確的時程表,是人手不足或是溝通不良?更或是策劃的雜亂無章?更放大來看,是單純該計畫才有這樣的狀況,或是多數的計畫都面臨相同的窘境?當天的會議一度造成內部緊張,同時也引出關於Casamemoire的內部組織的問題,當初成立的初衷與宗旨,是否與現今的計畫相符?就如先前提過的Casamemoire長久以來都是靠各個不同的計畫的補助來運作,也因此在財務方面相當吃緊。

經過十五年的風雨,重新檢視與定義Casamemoire的定位,是現階段相當重要的一環。

沉澱。再出發。





目前正興建中輕軌電車,將以U行拋物線串連整個卡薩布蘭加,Casamemoire負責鑽寫每一個停靠站關於該社區的古蹟建築的介紹。輕軌電車預計於2012年完工。


現代與傳統並存的卡薩布蘭加








五月初,北上到Tetouan參與建築學校在當地的分支所策畫的建築周,一連串的研討會,還有分校的開幕典禮,分校已開始運作有兩年之久,但是由於校區建築遲遲未落成,所以一直沒有正式的揭幕儀式。也因此有機會看看北部深受西班牙安達魯西亞的建築影響,完全與卡薩布蘭加的風格大庭相逕。



離Tetouan約二十分鐘車程的國民住宅


停留期間,透過友人拜訪了當地傳統工藝學校


* 這裡所謂的協會成員指的是Casamemoire的活躍份子(membres actifs),其中有六人為董事會成員(membres du bureau)包含理事長、副理事、秘書長、會計等人。協會成員每年交100dh的會費,然而會費的繳交,也是非常"隨性"。此外,還有約八百多人訂閱Casamemoire的電子報,我們稱之為sympatisants。

* 該區在法國殖民時期以頑強的抵抗和對於國王穆罕默德五世的死忠著稱,該計畫主要目的是為記錄該區的集體記憶,主要包含製作紀錄片、國民住宅的改良,標誌出代表性建築並為其製作告示牌。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