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6月23日 星期四

六月貧民窟手札


1 Ezbet Haggana貧民窟一瞥(/by Emma)

六月的開羅,鳳凰花瓣遍地好不繽紛。每天早晨七點鐘,我拎起電腦包,往公車聚點走去,開始全新的工作旅程。上半年待在首都辦公室的我,下半年調至開羅北邊的貧民窟-Ezbet Haggana,友人口中的罪惡深淵,卻是我眼中的桃花源。為了迴避擁擠的上班車潮,我選擇提早出門,在等待辦公室開門的一個小時中,拿了本書或筆記本,鋪了報紙便隨地而坐,街角的咖啡店老闆,二話不說拿著椅子到我面前,接著示意,往後若他在忙生意,我隨時可以搬椅子走。當我不經意抬起頭來,看見路過的婦女、小孩帶著一抹微笑,賣洋蔥的貨車、收破爛的驢車、賣雞隻、魚貨、蔬菜的卡車,川流不息,生氣勃勃。

一般人想到貧民窟,不免投射到貧民百萬大富翁中的情景,的確,貧民窟人民生活環境品質低落,滿地的垃圾、崎嶇不平的泥石路,不同的是,在Ezbet Haggana生活機能完善,服飾店、網咖、果汁、裁縫、修車廠、麵包、餐廳、文具行、水果店,雖然蒼蠅滿天飛、來來往往的車輛煙霧瀰漫,居民們絲毫不在意,挑選著被蒼蠅包圍的水果和魚肉。我慢步在石子路上,空氣傳來剛出爐的大餅香氣和炸薯片的油味,漸漸撫平飽受顛波車程的煩亂心情。

每天搭上前往貧民窟No.121公車,雖慶幸自己能順利站上車,卻無法容忍與人群和噪音共處一車,戴上耳機企圖想將躲進另一個世界。公車司機為了警告隨處亂梭的人潮、不時變換車道的車輛,間隔不到五秒鐘,喇叭聲已經響徹雲霄,同時,大街上千輛汽車也做了同樣的事,我一手扶著車把,另一手倚著車被,看著窗外風景,轉移注意力,廣場上攤販們各自盤據一方、數百輛藍白相間的小貨車司機忙著載客,清潔工推著拉機筒掃路面垃圾,公車緩緩上路橋前,總會看到坐在同一地點乞討的阿婆、和戴著牛仔帽賣衛生紙的阿公。

日子一天天過,心理漸漸明白人們為著生計打拼,遑論生活品質呢?

開羅是一座擁擠的都市,人們早已習慣擠身在辦公室、公車和家中,這點也反應在待人處事上。相較於歐洲人,開羅人對陌生人的包容力特別大,埃及戲劇家Nehad Selaiha表示。這點提醒了我,不少外國友人同意此看法,到了埃及,彷彿身處在另一個世界,在咖啡廳與第一次見面的埃及人暢聊數小時、每條街都有一片風景,讓人感覺很不真實。幾位中國朋友則持相反意見,指著滿街的垃圾和窮人說道,埃及人素質低落,道德欠佳。

我猜想,這應該是東、西方文化和教育的最大差異吧,做事循規蹈矩亦或創造多元機會。當我實地走訪清潔工社區、貧民窟後,發現若街上一塵不染,上萬名窮人不就失業了,也想起朋友說過,金字塔養活世世代代的埃及人,不置可否,觀光客為政府和旅遊業者帶來巨大財富。我卻發現街上的流動攤販,可謂貧窮經濟奇蹟。人們買香煙、電話卡、餅乾、飲料,金額從一埃磅到五埃磅等小額買賣,每個人都能分到一塊餅,不像連鎖商店企業主一手壟斷經濟市場。

從身邊的埃及友人深切感受到分享的文化,肚子再怎麼咕嚕作響,也會一起用餐; 時間再怎麼匆促,也會一起行動;日子再怎麼苦,也會掏出僅存的錢幣,給路邊的乞丐。

某天回家的路上,我塞了一埃磅給坐在路邊賣口香糖的盲人,從他手中拿了四粒口香糖,我轉身走上天橋,他急著喊等等,又塞了一把糖到我手中。此時,我被他的舉動震撼住,原本施捨、憐憫之心轉化成另一種心境-像是從友人手邊接了小禮物。這位盲人也打開我心中窮人世界的另一扇窗,用一份正當工作的心情,付出心力賺取微薄收益,工作看似卑微,態度令人敬佩。不少人總想著,當他賺大錢時再來幫助窮人,其實當機會來臨時,丁點的錢財或勞力,也會有意外的驚喜,正如同盲人教會我-與你分享的快樂,勝過獨自擁有,僅管彼此素味平生。

每天進辦公室時,趁辦公室阿婆認真的擦桌椅、門窗,詢問工作同仁需要茶水或雜貨店的小點心,用分享的引擎啟動新的一天。這個月我負責籌劃七月暑假營隊,我鎖定貧民窟孩子面臨街頭暴力、缺乏家庭關愛和輟學賺錢的問題,設計系列課程。腦中浮現某天在辦公室門口,看到拾荒孩子們欺負三隻小狗,我便將此畫面轉成看圖說故事,準備讓孩子腦力激盪,如果你路過此處,你會怎麼做?為什麼?還有幾例我親身遭遇的生活經驗,也一一變成了圖畫故事。


2拾荒孩子欺負小狗,恰巧路過的你會怎麼做呢?

為了進一步了解街頭暴力問題,上週末我拜訪了希望村子社會(Hope Village Society,以下簡稱HVS),專門協助遭受家庭暴力,遂而浪跡街頭的孩子。街頭教會了孩子抽菸、吸毒和酗酒,大男孩欺壓小男孩,發生同性強暴事件、用盡任何手段籌錢給街頭老大。在訪談社工員兩小時期間,幾位小男孩佇立在門口,不時瞻望著我,邀我一同打乒乓。HVS成了街頭孩子的休憩站,社工員們就像男孩們的爸爸,耐心傾聽與孩子們建立信任關係。


3我與HVS工作人員和孩子合影

如果你在街頭看到這些孩子,你完全無法辨認出這是他嗎?社工員A語重心長的告訴我。有位身材瘦弱的10歲男孩,竟是竊盜首領,使喚街頭孩子拿刀勒索其他孩童;也有位街頭孩子來到中心便呼呼大睡,因為整晚幫忙擦車、賣衛生紙籌錢給街頭老大,若不服從換來一頓毒打。電影上帝之城、貧民百萬大富翁貧童場景,真實上演在開羅街頭,估計每天有100萬街童四處留竄,他們大多來自破碎家庭,爸爸或媽媽再婚後,繼母、繼父拒絕照顧他們,要不便是遭兄長暴力相待,父親或母親卻冷眼看待,街頭成了他們的家。

我也把社工員口中的真實故事轉成圖畫書,當我再度拜訪HVS時,與一位熱愛畫圖的A街童分享,鼓勵他把街頭生活記錄在畫紙上。他指著我的圖畫說: 我與故事的男孩經歷同樣的遭遇,我最大的願望是有一份工作,賺錢維生。說完拿著畫筆、畫紙在角落構思著他的故事,我心裡許下一個願望,每個禮拜帶一則圖畫故事與他分享,希冀他能透過繪畫來自我療傷。



圖四愛畫圖的A街童,靈感源自爸爸的水果攤

HVS的短暫經驗,一方面拉近我與街童的距離,另一方面挖掘埃及社會底層的問題。貧窮、暴力、犯罪和仇恨不是一朝一夕,透過和平教材便能解決的,需要用堅持不懈的行動感化一小群人,未來他們面臨抉擇時,能抱持正向思維來解決問題,再慢慢的影響身邊朋友一起改變,HVS社工員已親身示範,部分街童擔任志工轉邀新街童到HVS尋求協助,我看見蝴蝶效應正一點一滴的擴散著。

六月從都市走入貧民窟,加劇飽受喇叭噪音、空氣污染、街頭騷擾的頻率,我不得不學習真正的容忍,並非與現實妥協,而是認清問題,取代無關緊要的抱怨。六月的開羅已像烤爐般讓人滿身大汗,我的心也炙熱燒灼,為下個月暑假營隊全力衝斥。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