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6月22日 星期三

琴房外(六)Zar~女性療癒的出口


Zar這個課題,無疑是女性的;寫起Zar,就像掀開一只禁忌的盒子。在埃及,伊斯蘭符咒將成群的精靈鎖在錦盒裡,無見天日的異教信仰,只能暗地在人們耳語中流傳。

女性專屬的靈癒儀式
Zar是一種透過神靈力量來治療女性心理疾病的儀式,並以音樂、舞蹈、獻祭等方式與其連結。據傳最初源自東非衣索比亞一帶,十八世紀經由蘇丹奴隸流傳至埃及。Zar字義來源眾說紛紜,學者John Walker認為這是從北伊朗的城鎮「zara」字面延伸而來,或是阿拉伯字意中的造訪「Zeyarah」,即人被神靈附身造訪之意;也有學者Dacdonald和 Klumzenjer主張是由衣索比亞而來。

作為一種儀式,Zar的特殊性在於:第一、從儀式主持者到病患皆為女性,男性僅是從旁輔助的角色,是伊斯蘭社會少見的女性專屬空間。第二、前來求診的女性病患,主要求助解決低潮、焦慮、沮喪、恐懼等心理疾病,而非身體物理性的創傷或重症。第三、治療的管道是透過不可見的神靈附身給予力量,被視為有效解決心理問題的最後手段。



信仰內容與儀式過程

Zar信仰者認為,情緒困擾的病因來自低階的動物靈或惡靈的干擾,藉由Zar儀式可迎來更強大的靈,讓患者回歸內心的平靜。Zar儀式通常要求絕對的隱密,參與者除了儀式領導者(稱為Sheikha)、病患、病患家屬、音樂家以外,閒雜人皆不得其門而入。Sheikha被認為是擁有與神靈溝通能力的媒介,是儀式中的主導角色,通常母女世代相傳;當病患求助時,她們會先取得其貼身物品(例如頭巾)放在枕頭下,經由夢境的解讀及貝殼的擲筊,來判斷患者可能的病症。Zar並無嚴格規定舉行的時間,唯有齋戒月(Ramadan)時尤其少見,因為人們相信此時根據神的旨意,所有的靈都將了無生氣;日常時則多選在週三與週六,也有在先知生日或依個別宗教事件而舉行。

儀式中,Sheikha的身體隨時準備成為神靈附著的載體,每一種靈有所屬的節奏和樂曲,附著上身後會顯現不同的舞蹈旋轉,Zar主要信仰的神靈有三種:身著華服、手執寶劍的穆斯林靈中之王「耀拉貝」(Yawra Bey);嬰靈「拉蒄莎女士」(Lady Racosha);以及耶教徒的領導靈「赤色德印」(The Red Djinn)。Sheikha必須分辨來者何靈,並不斷大聲呼喊其名,因為有時會同時召來好幾位神靈。為了取悅神靈,也依照病患個別案例決定動物獻祭種類,大多以雞、鴿子、羊、駱駝為主。據稱,有時基督靈還會要求香蕉、蘋果或威士忌,穆斯林靈則多要求咖啡粉或豆子。

儀式開始,祭壇點燃蠟燭,淺盤盛有花生、乾果等祭品,Sheikha環繞四周,將Bakhoor薰香佈滿房間、芳味襲人,為淨化的象徵之一;身著傳統Jalabiya服飾的病患們位於中央,此時以Sheikha為首的音樂家們開始演奏,由Kawala笛或Tanbura琴開啟自由前奏,逐漸加入手鼓、鈴鼓、指鈸等打擊樂器,病患身體開始左右搖擺、進入恍神意識,10分鐘後節奏漸次促急,病患們呼吸愈顯急促,身體開始不由自主狂野的舞動,尾聲時鼓聲隆隆不絕於耳,聲震充斥整個房間,病患們最後呈現哭泣、倒地、昏眩或踉蹌不支等反應。

在精疲力竭的儀式後,有些病患的實際生活確實得到改善,例如從沮喪焦慮中脫離,或是順利懷孕、丈夫決定不娶另一個妻子等;若病症無法根除者,Sheikha會建議病患要留意日常的精神狀況,避免負面情緒引發舊疾,並透過持續不斷的參與zar儀式獲得緩解。

音樂特性與風格
儀式中,音樂就像一把通往第五度空間的鑰匙,尤其當主奏者Sheikha將自我意識掏空、被神靈貫注時,更是神靈能量的顯現之一。作為一個儀式催化的工具,Zar在聲音的組成上以打擊樂器的運用為主,例如鈴鼓(Riq)、手鼓(Mazhar)、指鈸(Kasat)、羊趾腰帶(Mangour)等,在隔絕的空間裡,拍打堆疊出憾人的震動,尤其儀式高潮時,音樂家將鼓面拋向空中、幾近甩鼓的方式,複音節奏頓時一湧而上,更讓參與者無所遁逃、置身情緒釋放的臨界點;而旋律樂器的Kawala短笛和Tanbura里拉琴,由序曲緩步鋪陳,或唱或答,是銜接這奇幻時空的重要橋樑。

Zar音樂風格的文化脈絡,大致可分為上埃及(埃及南部)、蘇丹以及Abu El Gheit,前二者可藉由領奏樂器與節奏來區分,例如Kawala短笛大多代表上埃及音樂,Tanbura則是蘇丹風格。值得一提的是Abu El Gheit,此為埃及的蘇菲音樂,贊念阿拉之名的歌,與Zar經過長期的融合後,不論是樂器、音樂旋律或身體搖晃的舞蹈動作,有互相影響的現象;有意思的是,Zar因邪教之姿備受排擠壓迫,然而在音樂中卻與伊斯蘭神聖的贊歌彼此交融滲透,頗值得一書。


Zar~宗教異端下的兩性平等議題
在埃及社會,Zar始終被斥為異端,並多指涉為低階層女性的迷信行為;從伊斯蘭的信仰角度看,這些異教徒的神靈與音樂,被視為撒旦在自然界的外顯,因此海灣國家直接在電視頻道上勸導婦女,即使有嚴重的情緒困擾也不應求助於Zar,尤其是原教旨主義者,時常中斷Zar儀式的進行,干擾恐嚇參與者,在各方不利因素下導致Zar至今已逐漸沒落,相較30年前每週一次的頻率,如今許多Sheikha一年僅舉行數次不等的儀式。社會對Zar的保守與排擠,也讓音樂內容面臨失傳的困境,與西非同性質的Gnawa當前處境相比,許多西方音樂家不僅前去取經並深受影響,尤其每年六月底於摩洛哥南部Essaouira舉行的「Gnawa World Music Festival」,更是該國年度最盛大的音樂節之一,成為在地的文化顯學。


除了宗教的分歧以外,這個社會如何看待女性的心裡疾病?女性的心理疾病脫離不了所處的社會文化情境,許多人承認Zar是埃及女性在社會制約下的釋放空間,一個集體默認的情緒出口。儀式前的交談是團體的分享與支持,Sheikha的角色如同心理治療師,音樂舞蹈如同藥物,在有限的時空中將感官逼至極限,讓病患得以暫時遠離壓力來源、盡情宣泄,是一個有效的「醫療行為」;然而對於疾病背後的成因、社會賦予女性角色的期待與女性自主之間的關係為何,卻鮮見正視及討論。不論自覺與否,Zar在埃及社會的處境,顯示了社會中潛在的兩性平等問題,此絕非以信仰異端之名所能概括的。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