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7月25日 星期一

琴房外(七)西奈半島的沙漠弦歌~El Arish的貝都因人


除了沙漠觀光的餘興節目,埃及正式場合鮮少聽到貝都因音樂。這群無ID、不賦稅、來去無蹤的遊牧民族,是「尼羅河流域」官員的頭痛份子,更是警察的眼中釘。

倒點咖啡親愛的,咱喝一杯
再次坐下,聊聊過去
阿拉伯豆,我們知悉
千萬別說「來杯卡布奇諾」
再多倒點親愛的,再多倒點

用木杵磨豆,表親就來訪
承襲祖父的方法,我們將傳給兒孫
再多倒點親愛的,再多倒點

別再為敵
輕鬆對坐,就已足夠
阿拉伯豆,產自西奈
是治癒我族累累傷痕的好藥方
再多倒點親愛的,再多倒點

(節錄Bedouin Jerry Can專輯「Coffee Time」~Black Coffee

Bedouin Jerry Can」~這個以沙漠為家的貝都因樂團,2008年受邀至英國的「Womad Festival」表演時,卻有一半團員無法成行,原因是沒有身分證,當然也遑論護照;不過,若牙齒恆健者仍可到開羅進行齒齡檢測,勉強通過簽證一關,但傳奇老詩人Soliman Agmaan就沒那幸運了,甜咖啡、甜茶早將他一口牙蛀光,失去驗明證身的最後機會,只能徒呼負負,留守帳篷。

沙漠雄鷹~貝都因人

這羣戶籍上身分不明的沙漠遊民正是貝都因人(Bedouin ),不僅是最早居住在阿拉伯半島的民族,也是後來構成伊斯蘭文化的基礎;散居在荒漠、綠洲、丘陵等邊緣地帶,廣布於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約旦、以色列、巴勒斯坦、埃及、利比亞等,即使今日政治上已歸屬不同國家,傳統的氏族組織仍有高度的凝聚力。

「我發誓我伸手什麼也看不見,那貝都因人卻在黑暗中抓住毒蛇,丟到帳篷外。」曾在沙漠服役的朋友Ahmed,栩栩如生地敘述與這群沙漠人共處的經驗:絕佳的視力、敏銳的嗅覺、精準的槍法、以及不可思議的方向辨識,在沙漠生活了千年的貝都因人,至今仍保留在原始自然中的生存能力,Ahmed的結論是「沒有人比他們更瞭解沙漠!」

以駱駝為騎、帳篷為居、咖啡為飲、牲畜為食,除了逐水草而居,古貝都因人也以商道嚮導聞名;血緣關係組成的命運共同體,重子嗣繼承,推崇忠誠和榮譽的價值,各方酋長以不成文的部落法「Urf」來維繫秩序、調解紛爭,一旦部落間有利益衝突、強劫怨懟,不惜以血洗報復,古代著名的白蘇斯事件,即一方酋長射死對方部落的母駱駝,便引發40年的部落仇殺;直到穆翰默德創伊斯蘭教,在麥地那建立了集宗教、政治、軍隊、經濟為一體的烏瑪社團(Al-Ummah),信仰認同取代了血緣結盟,才結束無止無盡的血族報復,逐步邁向伊斯蘭的黃金時期,烏瑪也成為日後伊斯蘭神權國家的雛形。


沙漠原音~Bedouin Jerry Can

Bedouin Jerry Can樂團來自西奈北部地中海沿岸的El Arish鎮,背山面海,2003年由Zacaria Ibrahim所召集創立,並發行「Coffee Time」專輯;貝都因的音樂裡,詩人與說書人有重要地位,自由吟誦的詩歌通常記載貝都因人幾世紀以來集體遊牧遷徙的記憶,甚至可溯源前伊斯蘭時期,除了開墾的故事外,駱駝的寓言、對偷羊賊的警告、單戀的相思、遣信的沙漠郵差、迎賓好客等生活相關事物,也是歌謠敘述的主要內容。

Bedouin Jerry Can所使用的旋律樂器有Magroona(雙排簧管)、 Ney(笛) 、Rababa(單弦拉弦樂器)、Simsimiyya(五弦里拉琴),音樂進行多以Maqum音階為主;由於沙漠資源有限,使用的樂器也就近取材,任何物品只要可以發出相對高低頻的「Tak」、「Dum」聲音,即可充當現成的打擊,少數職業樂手(通常以婚禮演奏為主)才會專程到城鎮買Tabla手鼓。表達的形式從清唱、單件樂器伴奏、到合奏皆有,例如詩歌吟誦通常僅以一件Rababa弦樂器為伴奏,婚禮或祝賀則以合奏為主。

出國演出對這羣牧民音樂家似乎特別困難,除了前述身分認證問題外,就地取材的傳統也無意構成了麻煩,Bedouin Jerry Can1967年以色列六日戰爭所遺留在沙漠的油桶和彈藥盒作為打擊樂器,這敏感的軍事用品」,不論出境或入境,總是引起航檢人員的高度戒備,油桶的中間與邊緣可發出二到三種不同的音頻共鳴,彈藥盒則以鼓棒在盒蓋上敲打,取其脆薄細碎的音色;即便如此,音樂家們不免要費一番口舌、 甚至最後來上一段現場即席演奏,證明此言非假。

Bedouin Jerry Can的團員,分居沙漠與城鎮,最遠相隔三小時車程,卻仍不減彼此距離,曾任職公立樂團的團員Mohamed說,大家仍是隨傳隨到,且常在一起聚會,話鋒一轉:「這比我之前的樂團好多了!」他提到公立樂團指派的manager經常放任團員不管,尤其國外的受邀展演,成為公務員變相的私人觀光。Mohamed心寒的說,那我們藝術呢?曲目編排呢?舞蹈訓練呢?他難掩怒氣指出,政府壓根不在乎我們,只拿貝都因到國外兜售,沒有文化,沒有眼光,沒有尊重。

革命是革埃及警察的命~西奈半島的恐怖平衡

可悲的是,這一連串的「沒有」可以繼續延伸到貝都因社會裡:沒有建設,沒有工作,沒有平等;長期以來,半島上的貝都因人與埃及政府緊張對峙,尤以北部區域為甚,El Arish是北西奈首府,距離加薩走廊邊境Rafah48公里,在這亞非要衝之地,貝都因人掙扎於戰爭、貧窮與族群現代化的轉型,過去五年來更捲入恐怖主義與以巴之間的是非,主要的癥結點來自於:

經濟貧困與非法走私

挖掘地道與走私運輸是支撐這塊貧脊之地最主要的「產業」,2007年以埃聯手封鎖哈馬斯佔領的加薩走廊,更助長這項已持續20年的地下經濟活動,基礎民生建設缺乏、旅遊發展資源不均、運河計畫停擺,迫使當地貝都因人鋌而走險,為自己尋找生存之路。

這項非法「亞非貿易」有多興盛呢?粗估每個月營業額不下於25萬埃鎊(150萬台幣),略計1400條地道,運送物資從武器、毒品、汽車、民生用品到賣春的東歐女子皆有,相關的僱員有司機、包裝管理員、載貨員。走私地道對以色列猶如芒刺在背,無非形同哈馬斯的火藥庫,在強烈要求下,埃及動用大批警力追緝壓制,過去幾年因走私罪名已拘捕上千名貝都因人,種下貝都因與埃及政府衝突的禍根。528日埃及永久開放加薩邊界Rafah,暫時削弱走私業的需求,然經濟問題仍迫在眉睫。

部落主義與國家認同

地道能做的不僅是非法商業貿易,六月初,加薩走廊的貝都因人由地道越境埃及,殺了一位埃及貝都因,事成立即循原路折返;同一星期,El Arish也發生部落之間的綁架事件;基於牧民自衛的傳統和廉價易得的武器,私槍氾濫也是部族仇殺之外的安全隱憂,這讓北西奈形同國家安全的真空地帶。

「我不在乎誰來管我們,不論是誰,他有他的法,我有我的規。」Ismail,來自北西奈最大的Remeilat部落, 說出多數貝都因人的想法。對他們來說,傳統部落法Urf比起遠在天邊的埃及國家安全法來得實際,許多爭執在第一時間已藉由酋長的協調而化解,在沙漠區域被搶劫的商人,求助當地酋長比上法庭或找警察效率快得多,貝都因聚落是某種程度的民族自治區」。

身分證的空缺亦成為高度懷疑與恐怖組織來往的理由:誰知道你是巴勒斯坦的貝都因還是埃及的貝都因?以致,一方面受到政府的歧視忽略,生活陷入貧困,一方面又因政府打擊走私備受刁難,警察經常藉故拘捕無辜的親人,間接逼迫走私者自首,此作法引起貝都因人極度憤怒;今年二月份,警察局和崗哨成為革命的直接對象,一名貝都因人憤憤說道:「如果他們敢回來,我就殺了他們!」長年積怨,即使目前多數警力已撤出解散,仍時常傳出軍警被槍殺陳屍大街的新聞,可見彼此敵對仇視的程度。

對埃及政府而言,貝都因群落代表社會的離心勢力,臨時總理Essam Sharaf革命後親訪El Arish北西奈新任長官Abdel Wahab Mabrouk也說政府已調整策略:「我們不是來管理他們,而是與他們合作。」不論官方釋出何種善意,輸往以色列、約旦的天然氣管還是接二連三的爆炸(那可疑的貝都因人),而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組織也已趁勢滲透該地(那可怕的貝都因人),未來情勢令人堪憂。

聖地,註定以兵戎相見;遊牧詩歌,仍在桀驁不馴的血液流淌;唯有沙漠雄鷹的音調,會引駱駝步蹄前來,沙漠的風,颼颼呼嘯。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