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1年8月24日 星期三

青年戲劇與移民關懷


  七月九日星期六,是 FMAS 組織內部 Action Jeunesse 今年青年戲劇計畫演出的初演,活動預計下午四點開演,早在上午,參與演出的年輕演員、三位劇場導演以及所有工作人員已開始忙碌著,我則於下午一點抵達現場,還可拍些事前準備花絮等等。

  或許是為了節省經費吧,演出地點就設在與這次計畫合作的表演學校裡,平時參與計畫的年輕學員在此受訓、排戲,演出時,將其中一間教室裝上舞台燈,放置觀眾席,便成一間簡單的舞台戲演出場所。

  

  待我抵達,年輕演員們要不正在休息室休息,要不正在彩排,或三三兩兩聊著天,表演學校的技術人員正忙著架燈、擺設舞台道具,好幾位彩排時並未出現的技術人員此時紛紛出籠,讓整個空間剎時從「校園」,搖身變成「劇場」。

  好喜歡那當下氛圍,是年輕演員即將上台前的喜悅、興奮與自信,是三位劇場導演看著學員即將登台展現訓練與排戲成果的驕傲,更是該校舞台技術組人員展現專業的時刻。

  看著事前準備,讓我深感這群劇場人員的「專業」之所在。

  明明早已預定週六上演,然而就在幾天前,組織還苦尋不著演出場地,不知協商過程如何,最後敲定在這表演學校裡舉行。

  組織裡,負責這活動的驕傲年輕人到處找場地,我那時心想,好可怕啊,再幾天就要上演,竟然連場地都還沒著落!那麼事前宣傳呢?怎麼進行?

  讓我佩服再三的,仍是這表演學校的工作人員,一旦敲定在這校園裡舉行,演出前兩天,排戲時,開始出現技術組人員,與導演討論燈光架設等問題,接著,出現一位幫忙處理舞台演出服的女性,一看就知道是這表演學校裡的工作人員!

  

  演出前一天,彩排教室的天花板上,開始架起一顆顆的舞臺燈。

  入口,開始出現一些個佈置。

  我好奇地問:「這是什麼啊?」

  導演們完全不嫌我煩,開心興奮地跟我解釋,第三齣戲,談的是繪畫,他們特地將入口裝飾成畫框,讓觀眾將從這兒入場,就像走入畫裡看戲一般!

  哇……,這一聽,我超開心的!

  在這場這麼簡單的舞台劇中,即使面對這樣的細節,導演絲毫不馬虎,用極為簡單輕省的方式,創造出許多意義,讓戲劇不僅只存在於舞台上,更是將觀眾拉進演出中!

  讓我深深折服與歡喜的,是當中的創意,以極為簡單且花費極少的材料,將意義向外無限延伸。

  

  下午三點半,年輕演員們開始化妝,為彼此上妝。

  我雖聽不懂摩洛哥話,但從現場氛圍與觀察他們之間的互動中,可明顯感受互助合作的革命夥伴情誼。爾後,這三齣戲將一起在摩洛哥三個不同城市上演,但只有其中一齣有機會前往義大利及法國演出,然而在這三組年輕人當中,完全不見任何較量與競爭之心,更多的是一同完成一件美好事物的喜悅。

  

  無論是年輕演員之間的互助情誼,三位劇場導演為了培訓年輕學員,並幫忙排戲,亦或扛著笨重燈具與道具,忙進忙出的劇場技術人員,全讓我很深很深地感受到「專業團隊互助合作的力量」。

  是一份專業,是團隊,更是在專業知識運作下,於團隊齊心協力工作中,在這空間激盪而出的能量。

  

  我雖連拍五天彩排,但可沒正式看過配上燈光、道具與舞台設計的演出,今天是預演,所有一切,將可稍稍驗收成果!

  意外的是,觀眾比預期中多,當中自是有著親朋好友,有些家長特地前來看孩子演戲,有些是與這所表演學校相關的組織人員,有些是記者,有些則是單純前來看戲的觀眾。

  

  第一齣戲,就在平時排練的教室上演。

  一走進那空間,很鮮明感受到在燈光與舞台配置轉變下,教室已然消失,演出舞台於此空間誕生。

  

  舞台設備極為精簡,以木條架出前後各一的框架,與屈指可數的道具,卻足以創造出多元抽象意念,緊緊扣連「移民」這個議題。年輕演員身上,更無華麗精緻服飾,就只是在市場裡購買的日常衣物,充當舞台裝,然而「戲」是在「人」身上,燈光巧妙建構特殊氛圍,將時間與空間轉換成劇裡所需的能量,瞬間將觀眾拉入故事情境裡。

  

  讓我激賞的,更是這齣戲的燈光,異常簡單,卻深具魔力與渲染力,藉由色調與光影間的遊戲,呼應故事進行,烘托演員渲染而出的能量。

  

  這五位年輕演員,當中只有一位是專業演員,上過戲劇演出學校,受過正式完整的演出訓練,其餘皆為業餘愛好者,然而整場演出中,他們演技裡,完全不見任何生澀粗糙之感,五個人的演出彼此呼應搭配,就一個美麗的整體感。

  

  其中幾位年輕人的現場演出讓我相當驚艷!正式上場時,爆發彩排時未有的能量與表現力!

  呵!或許這正是表演藝術的獨特魅力吧,受訓與彩排時的表現往往讓人看不出端倪,不足以評判,一切台上見真章,往往就一個「臨場」。

  我愈來愈相信,演員需要觀眾、需要舞台,就像觀眾渴望一齣精緻動人戲劇一般。

  

  當中一個橋段,兩位女演員如機器娃娃一般舞著,我深感「肢體訓練」之於演員的重要性,有時不只是身體能否做到某個動作,而是那樣的動作與身體是否具有「表現性」,移動的方式、身體的張力甚至僅只是一個靜止不動的姿態,是否能說話,是否足以傳遞訊息。

  

  當然更重要的,是那神情,就一個「在」字。

  演員是正在「演戲」,亦或真實將自身整體存在放入故事情境裡地「存在著」,觀眾其實看得出來。

  

  當我看到這位年輕演員將藍色顏料往臉上抹,老實說,我真的嚇了一跳!那是一股很深很真的悲憤哀傷,訴說移民的苦,苦痛與無奈,難以復返的移民路。

  

  第一齣戲結束後,觀眾被請到由校園入口所改造成的舞台,觀賞第二齣戲,將原本的空間讓出來,好更換成第三齣戲所需的道具佈景。

  看著這個設計,讓我深感「創意妙用無窮」!

  這計畫所能運用的經費非常有限,舞台空間使用上,亦有先天性的限制,三位劇場導演與技術組人員動用創意,擅用手邊資源與校內空間特性,不僅處理掉棘手難題,亦創造不同的演出空間意義。

  

  第二齣戲,就在校園一入口的穿堂,除了排成圓圈的椅子,此外無任何舞台設計或燈光配置,而演員幾乎與觀眾坐在一起,在舞臺空間使用上,是另番趣味。

  

  我爬上二樓拍照,順道捕捉觀眾神情。這位圍著白色頭巾的女性,是其中一位年輕演員的媽媽,今天特地來看兒子演戲,瞧她看得入迷的神情,那笑容裡,滿是驕傲疼惜哪!

  

  第二齣戲結束,觀眾再度被請至適才演出的場地,觀賞第三齣,同時也是最後一齣戲。

  

  工作人員事先在入口擺設像畫框一樣的配置,此時第三齣戲的五位演員全在入口處,定點不動,宛若畫中人物一般。

  

  在入口,沿路擺置貝殼與海邊石頭,象徵遙遙移民路。

  

  這五位演員整整不動數分鐘之久,真是難為他們了!

  

  而上一齣戲的演員則排列在入口,除了不讓觀眾走進入口,更有迎接觀眾,為上齣戲與下齣戲之間做串連的意涵。

  

  觀眾其實還蠻多的,大夥兒就這樣乖乖在門口等了許久許久許久,五位年輕演員就這樣如模特兒般,在入口不動許久許久許久,最後才放行,讓觀眾穿越演員之間,慢慢入場。

  待觀眾終於全部入席,我看見所有演員全鬆了一口氣!導演走了過來,拍拍他們的肩,表示:「辛苦了!加油!待會兒演出就看你們了!一定會成功順利的!」

  

  這齣戲效果很好,笑料不斷,看著他們將一個橋段、接著一個橋段、又一個橋段細細反覆排練過的我,心裡有著另一份感動!驕傲與感動!

  短短一齣戲,來自多少專業人士與業餘演員的付出與用心!

  這幾個人上台演戲,演得全不是啥迷死人的偶像劇,而是笑料百出的小丑,但他們全演得好開心、好盡力!讓現場笑聲不斷,卻又呈現「迢迢移民路」的深刻艱鉅議題,以及南北半球發展重度失衡的荒謬悲劇。

  排戲時,我與幾位演員聊過天,他們全對戲劇有著無悔熱愛,但只有其中一位全身投入戲劇演出裡,只有一位是專業演員,其餘全是另有他職的上班族,亦或在學學生,且專修學業與戲劇完全無關。

  為什麼呢?

  因為藝術創作,因為劇場演出,太難混飯吃啦!

  這大抵是全天下都差不多的困境吧!

  

  這場以移民為題,三齣接連上演的舞台劇,在將觀眾驚悚地拉入演出中結束。

  第三齣戲落幕,觀眾走出演出場所時,「舞台空間」與「劇場氛圍」並未因此而結束,而是擴大到門外,並將觀眾拉入演出裡。

  當觀眾魚貫走出,兩位扮演警察的演員在門口等著,一一檢視證件,攜帶證件者,可在中庭觀賞,而未攜帶證件者,則被關入對面一間房間,面對警察嚴厲質疑!

  這做法,是為了讓觀眾親身感受非法移民面對警察刁難與檢查身分證時的痛苦、悲傷、無奈與驚懼!

  在那間關有觀眾的房間裡,架設攝影機,中庭設有投影機,讓外頭觀眾可以看到被關在房間裡的觀眾的表情與狀況,以及警察惡行惡狀拷問的樣子。

  

  與外頭觀眾一同站在中庭,觀看投影布幕上,房間裡觀眾害怕驚嚇的神情,耳邊不時傳來警棍敲打房門,以及警察罵人的聲音,心裡一再佩服導演的設計、安排與創意!

  太成功了,這……!

  很簡單的東西,但真的好成功,不僅讓觀眾是單純看戲者,更在那當下,親身體驗非法移民的恐懼與不知所措!

  當然,被關在裡頭的觀眾絕對知道這是一齣戲,自己被拉入演出裡,正用警棍敲打門板,惡行惡狀逼問的警察,是剛剛在台上演戲的演員,然而整個空間裡的能量剎時高漲,無情壓迫與無理逼問,甚至是生命威脅的訊息在空氣裡流轉,讓觀眾即使知道這是一齣戲,這是一場遊戲,腎上腺素仍無法控制地飆漲,驚嚇不已!

  待門打開,走出大門的數位觀眾臉上滿是恐懼,以及鬆了一口氣的喜悅!

  哇!好成功的「戲」,好成功的安排哪!

  很簡單,花不了多少錢,但效果超好的!

  相信所有觀眾絕對忘不了這一幕,印象深刻啦!

  

  預演結束,我的工作亦告一段落。

  為演出進行影音紀錄時,我超級認真努力的!不停拍著,思考並觀察該如何抓角度,才能拍出最具有張力與渲染力的照片。過程中,不僅必須專注投入於舞台進行中的事情,更要同時觀察所有在台上演員的狀況,還要試著抽出身來,以攝影者角度,努力工作!

  這讓我忙得很專心,也很開心!

  每回看到那幾位年輕演員那麼喜歡我為他們拍的照,一再跟我道謝,這真的讓我很開心!我喜歡自己的工作是在抓住他人身上美麗的光采,也喜歡看到自己的努力付出可以換來他人的一份喜悅與讚賞!

  不斷不斷地,深深感受到自己的幸運!

  當我無意間開始對影音感興趣,便接連出現一連串的學習機會,讓不曾受過正式專業訓練的我,得以在實務操作中,面對不同狀況、不同場景與不同對象,一而再、再而三地磨練技藝!

  為一場正式演出的舞台戲拍照,那又是一門技藝哪!
  

  訪談時,數位年輕人異口同聲地說,他們很開心可以參加這場演出,很幸運地可以享受這麼專業嚴謹的戲劇演出訓練,遇到許多這麼好的夥伴。

  讓我真實看見的,更是這幾位年輕人的成長、轉變,以及在舞台上的亮麗展現!

  這場初演後,來自摩洛哥各地的年輕人隨即返鄉,靜待下回演出再聚。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