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2年1月25日 星期三

一千零一夜




圖一Moggama大樓攤販聚集。(文/圖by Emma)

革命屆滿一周年,天天都有人到解放廣場報到。沒有炫麗的宣傳花車,隊伍一行人拿著自製的標語,邊敲鈴鼓和打節拍,在開羅街上吶喊革命口號-麵包、自由和社會正義。煙茶、T恤和紀念品小販長期佔領解放廣場,鳩佔鵲巢,導致交通陷入混亂;Moggama政府大樓牆壁被示威塗鴨噴了又擦,擦了又噴,現在被政府刷成米黃色,對照原本灰黑的牆面,顯得如此鬼誕怪異。非法擺攤小販則在政府大樓正門口,排成一列做起生意來,盛況空前。這是阿拉伯之春後,民眾爭取到的"自由"嗎?

根據美國協會阿拉伯研究中心(以下簡稱AAI),去年底針對7個阿拉伯國家(突尼西亞、埃及、黎巴嫩、約旦、伊拉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沙特阿拉伯王國)和伊朗作民意調查詢問六千民眾的政治考量與對國家適逢變革的滿意度,結果顯示阿拉伯之春扮演了關鍵因素。

自2001年起AAI已進行相關的普調,雖然不同國家有國情差異但2009年阿拉伯國家前四項排名分別是麵包、提升就業率、改善健康系統與建全教育體制。埃及則是終結貪污和裙帶關係;約旦、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沙特則希望改善與以色列的關係,更多政治考量如個人權利、改革、民主從未列入主要選項。

2011年調查顯示,提升就業率仍是眾多阿拉伯國家主要選項(沙特除外),但終結貪污和裙帶關係成了4個阿拉伯國家主要選項,還多了政治改革、健全民主體制、保障個人和市民權力。其中埃及仍維持與過往相同的選項,就業率、教育系統、醫療照顧和終結貪污,可以推測埃及革命,最終人民追求基本民生需求,寄望清廉政府推動改革,許民眾美好的未來。各國政府該如何回應阿拉伯之春,將成為新政府的重要政績。

從去年1月埃及革命、3月支持巴勒斯坦運動、5月埃及勞工黨成立、8月前總統穆巴拉克案開庭審判、11月國會改選、12月總理官邸軍民衝突到今年1月新任國會議員上任,全民瘋政治。透過平面媒體報紙、虛擬網絡臉書和置身解放廣場,不分男女老少,積極發聲。

聞名世界的阿拉伯故事「一千零一夜」,源於國王不滿後宮妃子與人私通,開始痛恨女人發誓每晚與女人房事後,到天亮便把她處死。宰相女兒不忍女子受害,自願與國王過夜,圓房後她向國王講故事,天亮故事未講完,國王只好暫免她性命,就這樣一千零一夜的故事誕生了。一千零一個故事中還有故事,每個主角都有自己的故事要說,每個主角也樂於傾聽別人說故事。

在埃及,每個人都搶著說自己的故事,每個人也樂於傾聽別人說故事,每晚咖啡廳和廣場高朋滿座,人們通宵達旦到天明,唯一不同革命前的氛圍,大家交頭接耳討論的是國家大事,不改玩笑作風,諷刺軍政府和前總統穆巴拉克。一千零一夜的故事還未完待續著,市井小民、學者、政客、音樂家和藝術家,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方式,接力說著屬於埃及「一千零一夜」的正在進行式。

市井小民篇

圖二正在等待每日通勤的121公車。

現齡60歲的阿里已經在開羅漫游35年了,自1976年他擔任大眾運輸司機一職,見證了大眾運輸系統的浮浮沉沉。他最大的夢想:在世界最擁擠的城市(開羅)之一,有時能行駛在安靜的街道,不要跟警察或乘客爭論,只要一天就好。在車輪、制服和爽朗聲音的背後,試圖展現他的誠意,使乘客能對他另眼相待。

阿里本來將希望寄託在革命,新時代來臨有新的轉機,但似乎沒有任何的改變。他即將退休,獎勵基金無法符合他的期待。35年過去了,至今他的薪資是570埃磅,偶爾紅利加到1200埃磅,但機會屈指可數。

養一個小孩需要極大的財富,若有四個呢?阿里共有四個兒女。他已經竭盡所能提供孩子成長基金,四個孩子都有高中文憑,兩個兒子在他的協助下完成終身大事。排行老大的兒子,也在公共運輸部門服務;一個月賺188埃磅;有兩個兒子,每月還要負擔350埃磅的房租,若沒有阿里的幫忙,如何生存呢?

他完全沒有時間到公園散步,每天工作從早忙到晚。

政府發放的制服,在冬天一點也不保暖;在夏天卻熱的讓人置身在地獄般。他批評道:部門管理員應該給兩套制服,一套冬衣,另一套夏裝。每隔三、四年部門才會更新制服,但衣服尺寸從未合身過。若被管理員發現,穿不合格的制服,還會被扣薪水。

儘管阿里逐漸喪失工作的熱情,他卻從未想辭職,因為除了開車他沒有任何生存技能。例行工作日,他必須面對等不及巴士停站便急切跳車的乘客;一些乘客拒絕付款,還狂妄說他們已經付款;遇到警察拒絕付車錢,假使我趕他下車,他一下巴士便開罰單懲處我。唯一正面的鼓舞,在巴士遇到和善的乘客,分享他的快樂與悲傷。

政府部門對公共運輸部門仍有諸多改進空間,最迫切的是滿足公車司機的基本生活。阿里說:每個月部分薪水被扣除,作為社會保險基金,問題是,它從未傳遞到政府相關部門或個人儲蓄帳戶。公車司機們到社會保險部門一查詢,才發現他們的名字根本沒被註冊。另外政府雖聲稱提供司機專屬醫療服務,如醫療檢驗、醫療照護和藥物治療等服務,求診時卻找不到負責的部門,他們根本無法負擔私人醫院,每天面對上千名乘客,極需要治療感染疾病津貼。

公共運輸部門上司不僅給司機汰舊的巴士,還是過期的巴士證照,警察盤問時便吊銷司機駕駛執照。整個開羅至少有2300台巴士,超過25個據點的司機,面臨上述的處境。

儘管2011年9、10月,大眾運輸巴士司機集體罷工抗議。自1月25日埃及革命後,政府各部門集體上街抗議長達兩、三個月。其實在1980年大眾運輸司機早已訴諸相同的需求,對於罷工造成民眾的困擾,阿里說:超過我的能力範圍,很多民眾比我們處境更悲慘,他們被迫與計程車妥協昂貴的車費;彌補公車空缺,出現超載的麵包車,造成交通更加混亂。我希望當局能積極採取行動,我們不需要再罷工影響民生,窮人害窮人,根本不是我們的初衷。

除了大眾運輸司機,很多私人公司聘用司機,處境更加卑微,26天的工作日,須繳回8000埃磅,司機薪水450埃磅,沒有任何的保障措施如保險、醫療、紅利或零用金。

事實上大眾運輸部門有穩定的收入來源,如:每月公車廣告收入、販售老舊的巴士零件以及私人公司承租巴士租金等,沒有理由資金短缺,枉顧司機權益。阿里:距去年9月罷工政府承諾改革時程已過期,臨時內閣不斷更換,又屆臨國會改選,解放廣場紛爭不止等事件,他們把最後的希望放在新改選的國會議員上,能將公共運輸改革方案列入議會討論。

每天搭乘公車上下班的我,看到這篇報導格外親切和惋惜。我感嘆公車司機權利受委曲外,乘客也是受害者。許多老弱婦孺上車還沒站穩,司機已經緊踩油門。有一位媽媽就被扶手欄杆撞出濃包,她痛的眼淚直流,司機和售票員兩手一攤,表情無奈樣,沒有一聲道歉,婦人最後默默的下車了;還遇到公車司機不滿其他私人大巴士搶道,在狹小的車道比誰狠,通常這時我選擇閉上眼睛;上下班擁擠的車潮,公車司機一方面要注意前後左右的來車,招呼不時揮手衝上車的乘客,另一方面還要邊開車邊收車費,有次公車司機卻把其他公車的後照鏡狠狠撞飛了,當時車上乘客全睜大眼睛,一臉錯愕;我還真遇到逃票的乘客,他伸手抽出塞在窗戶旁縫隙的廢棄車票,捲了又捲,等售票員來驗票時,揮一揮手中的紙捲,居然矇混過去了。

繼公車司機罷工,開羅各地勞工持續罷工,一個周末晚上預計前往亞歷山大,準時抵達火車站卻發現大批民眾擠在閘門口,原來示威民眾佔領亞歷山大往開羅的軌道,導致火車無限期停駛,原來示威者抗議鐵路承包公司積欠數月薪水,求救無門下選擇佔領軌道,類似的情況也在上埃及發生。我最常碰到民眾包圍車道,導致開羅交通嚴重阻塞到令人窒息的境界。關於經濟改革的現況與未來,我翻譯了一篇訪問甫卸任的財政部長Samir報導,裡頭對於埃及正面臨的財務困境和解決方案,有精闢的觀點和討論。

經濟學者篇

Q1:作為財政部長的考驗?

A1:每個人都知道財政的困境,直至2011年6月光財政部門高達9.8%赤字。根據法律,財政部理應接收退休金和石油管理局稅收,但政府相關部門從未全數繳回國庫,稅收落差變成財政赤字,這也解釋了為何埃及國家債務年年攀升。石油管理局年年虧損,狀況逐年惡化,儘管基金挹注石油管理局,但必須由財政部轉換成債券,所以石油管理局積累龐大債務。更嚴重的是的能源補貼,由石油管理局承擔,非財政部。

1月革命爆發後,啟動緊急救難方案。通常緊急救難經費用來購買小麥和瓦斯。革命中期,政府成立委員會專注經濟改革,我們必須處理眼前的問題,目的是建立機制,長期發展才能穩定經濟。例如:薪資,每個人都有權利示威抗議,因為薪資真的是太不人道了。Samir主張進行五年的經濟改革,從2011年起最低薪資調整為700埃磅,近2百萬公務員將受惠脫離貧窮線。在五年內提升到1200埃磅,影響力擴散到6.2百萬公務員。政府須花7億埃磅來執行薪資和退休金改革。

Q2:為何不等新政府入閣,再來推動改革?

A2:你可以感受街道沸騰,滿天雪花般的需求,人們發現只要上街遊行,訴求就能被聽見。不管這個舉動是否恰當,造成交通阻塞或民生蕭條。假如等相關當局一一回應,財政部只能乾等,Samir感受到提升薪資是民眾最迫切的訴求。

Q3:假如在適當的時機改革,你會作同樣的改革嗎?

A3:不會,Samir認為:有觀光和生產線的資源,財政緊縮是最好的出路。但前提是要有穩定政治環境作基礎。Samir深知調整公部門薪資,大批民眾將爭先恐後來應徵。但沒有外資開發或私人公司提供青年人工作機會;社會發展部門已經荒廢多年;一半的商人在監獄,另一半的商人備妥簽證,一出事便搭機離開埃及。演變至今,只能調整薪資來改革經濟。未來歷史會作判斷,現在若不行動才是最致命的錯誤。

Q4:作為財政部長,你將會從事哪方面的改革?

A4:Samir正在規劃2012年度預算表,再進一步剖析薪資、稅收預算。首先要處理12%財政赤字,將退休金和石油管理局的稅收維持在15億。

Q5:過去作為一個學者與成為財政部長區別在哪?

A5:雖然Samir是學院派出門,但他參與國際勞工團體,長期進入田野工作,參與改革工作。但從事研究工作是必要的,因為勞工市場政策和稅制改變非常迅速,隨時要做更新。作為一個政策規劃者,除了具備判斷力還要廣納建議,才能做出正確的決定。過去,他曾拜訪76個國家,其中他負責絕大一部分的改革,直到計畫成功落實。

Q6:關於埃及向國際貨幣基金(IMF)申請貸款事宜,能否解釋相關背景?

A6:Samir已經預測財政赤字高達9.8%,現在最迫切之事莫過於回應民眾需求,利用公共投資來刺激經濟,因為現在沒有任何外國投資。首先要如何cover財政預算,其次要如何償還債務。我們有10億到12億的財政缺口。其中,國內市場需要5億資金,不足的部份理應由私人企業或銀行來填補。我們將向世界銀行和IMF共借款8~9億美金。2011年4月我們到華盛頓與相關人員洽談。雙方同意將主力放在教育、建康和房屋建設投資上。否則,民眾不會覺得埃及曾發生革命。雖然Samir對於IMF評價心知肚明,但此時埃及處於改革眉梢上,我們只能勇敢前進。

根據法律,必須由代理政府軍事委員會(SCAF)簽訂借款,軍方表示他們不希望過渡期任內,留下一屁股債款。他們只能暫緩向IMF貸款,轉而從阿拉伯國家尋求支援。

附注:2012年1月中旬,埃及政府正式向IMF借3.2億美金。 

Q7:國際對於埃及革命的支持是否減弱呢?

A7:它已經被侵蝕了,我們喪失最好的轉機。2011年4月美國總統歐巴馬說:世界正效仿埃及的偉大事蹟,他們尊重埃及,埃及不能原地踏步。現在投資者和政策規劃者,只是"等著瞧"。

Q8:如何取回過去投資者在私有公司的資產?

A8: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貪污體制,從現在開始我們必須與之畫清界線。未來有任何人貪污,他將被繩之以法且將錢全數繳回國庫。如今公共財產面臨巨大考驗,很大一部份早已喪失,甚至日益惡化。公司管理員不敢將資金私有化,因為怕被查帳抓進監獄。Samira讚賞馬來西亞改革方式,1982年前任馬來西亞行政院長Maharir 成立Khazana基金會,將公共基金全數投入基金會,聘用國際管理人才來運作基金會,審慎評估每件投資計畫案,和海外投資案。如今,Khazana成為馬來西亞政府主要收入來源,他們出售也購買國際計畫案,國內年輕人獲得大量工作機會。

Q9:2012年最迫切的事為何?

A9:我們應該多做事,少說話。我們必須穩定政治版圖,打破衝突僵局,不需陷入細節泥沼中,就像是在鐵達尼號上爭論,船該開往哪個方向。經濟與政治是緊密不分,經濟反應政治情況,到底該怎麼處理呢?沒有必要請願軍政府下台,若SCAF下台權力交給誰呢?SCAF仍是國家穩定的重要胳臂,重點是轉移權力後,是否擬出清楚的政治藍圖?如成立委員會或寄託在總統大選?所有的考量需經過討論決定,而不是發聲明稿。

Q10:你認為貨幣應該貶值來避免外匯儲備的流失嗎?

A10:Samir認為這是相當危險,因為埃及仰賴食物進口,一旦貨幣貶值會造成通貨膨脹,將近40%的企業也仰賴進口,窮人會是最大的輸家。他反對貨幣貶值,主張向國際借款來重起經濟引擎。

經濟上的困境,民眾轉將希望寄託在政治改革上,我摘要了金字塔周報1月國會選舉報導及Egypt Today雜誌1月號專訪新科議員的看法。

政客篇

圖三Talaat雕像亦被民眾掛上反SCAF標誌,寫上Fuck SCAF的塗鴉。

埃及後穆巴拉克時代,伴隨國會改舉達到最高潮,2012年1月23日新科議員正式於國會報到,民眾仰望政局,企盼政蹟。三輪選舉出爐,伊斯蘭政黨共贏得75%的國會席位,其中穆斯林兄弟會the freedom and Justice Party(以下簡稱FJP)獲得46%席位,薩拉菲絲特Salafist Nour Party取得22%席位,成為國會最大的贏家。

美國中東安全助理顧問Jeffrey Feltman、常務副國務卿William Burns和前總統Carter已紛紛造訪FJP總部,關心穆斯林兄弟會如何掌舵埃及政權,與1979年埃及與以色列簽訂和平協約景況大異其趣。臉書流傳著一張照片,當年的階下囚主宰今日的國會,往日的達官顯要成為階下囚。

FJP領導向外賓表示:他們不會行使國會多數霸權,使埃及成為伊斯蘭國家。另外FJP對於Salafist發展走向也樂觀其成,至少他們進入國會,學習在市民社會闡述公共言論,而不是恣意發表激進議程。但自由派人士質疑伊斯蘭政黨間的妥協是有條件,若涉及宗教議題,不論是FJP或Salafist都嚴加審查評判,如:FJP已經起訴商人Naguib Sawiris諷刺伊斯蘭教徒保守,將米老鼠添加落腮鬍,讓米妮戴上全罩式頭巾。

民主政黨Egypt Blog由Sawiris-led 自由埃及人黨、埃及社會民主黨和左翼民族進步統一黨(簡稱Tagammu)取得40個席位。其他個人、革命聯盟與被罷黜的國家民主黨人士共計獲得35個席位。

隨著伊斯蘭勢力興起,除了政治風向球外,在經濟和女權議題備受世人矚目,2011年底FJP受邀出席全國經濟合作發展大會,共同商討經濟改革,重點也放在如何使觀光客回流。紅海度假聖地Sharm El-Sheikh觀光客下降了20%,政府被迫挪用緊急救難基金來支付公家觀光部員工薪水,現況仍不太明朗。

FJP發展委員會領導Ahmed Suliman則表不同的看法,對未來觀光發展表示樂觀,埃及旅遊富含法老傳奇、希臘、羅馬、科普特基督與伊斯蘭文明,多元奇異的自然環境,還有眾所皆知熱情好客的埃及人,埃及有絕對優勢吸引觀光客重訪革命後的埃及。觀光是埃及國家經濟命脈、外幣主要來源、創造數以萬計的工作機會,因此,無論如何FJP會全力提升觀光發展,且已在舊開羅、地中海和紅海周邊投資開發案,吸引外資進入,同時尋求政府各部門如:交通、資訊、文化和環境合作,共同刺激觀光經濟。FJP主席Ahmed Abu Baraka則認為:首要任務,提升埃及觀光服務品質到國際水準,這才是主要的市場,瞭解市場需求便能創造利潤。

Ahmed表示為了讓經濟持續繁榮發展,民生公共建設如:鐵、道路品質、飲食用水、國內外航空服務和電信溝通系統必須調整到最好的狀態,排除所有旅遊障礙,讓觀光客從出境到離境都能感受到最棒的服務,舉辦國際會議創造科學、文化、宗教和生態旅遊。未來甚至可能解除埃及與海灣半島沙烏地阿拉伯的禁行令,設立陸橋來促進交流。穆斯林兄弟會視旅遊觀光為金雞母,不只是一條政令宣傳,這張夢想藍圖可望刺激蕭條已久的民生經濟。總之,埃及需要外資進入、立即改善大眾建設不足問題、規劃潛力商業投資藍圖,若能將上述問題改善,再加上積極投資,埃及可望年年吸引六千萬觀光客,Ahmed結論道。

涉及伊斯蘭禁酒、女色戒條,穆斯林兄弟會表示尊重個人在自家飲酒的權利,以及在海邊度假飯店可以恣意暢飲,不作任何干預。Salafist贊成所有改善觀光方案,但開放性產業例外,1949年埃及明令嚴禁性交易,因此觀光客需要尊重此道德政策。

事實上,紅海度假聖地性產業早已地下化,許多歐洲女性觀光客與男性工作者共同進出飯店;海灣國家及阿拉伯國家富商逃避國內宗教法條,跑到埃及消費女色。

當伊斯蘭政黨大啖道德主義,女性聯盟主席Hoda Badran批判埃及是一個父權社會,25%埃及家庭由女性持家,加上兩百萬童工散佈在工廠與傭人市場,女性逐漸主導家庭經濟,男性為了維持家中尊嚴與優勢,他們對婦女和小孩拳腳相向,導致家庭暴力日與劇增,街頭性騷擾某種程度反映此問題。

組織所在的貧民窟Ezbet Haggana有許多童工,這個月利用每個週五假日,我隨同組織心理醫生了解童工工作狀況,他們希望回學校嗎?我問心理醫生,得到的答覆是No,大部分童工每月賺40埃磅(折台幣約200元),未來工作目標將協助他們建全家庭教育。前FJP發言人Mohamed Habib不可諱言指出,埃及正面臨政治轉型,只能專注燙手山芋如經濟、政治和宗教議題,女權、孩童和老人問題還上不了檯面。

各方政治勢力都默默的打著如意算盤,將自身願景加諸在社會大眾上,民主僅可能在融合不同政治立場聲音、廣納民間意見中冒芽,政治社會教授Said Sadek表示,若執政者未能重視女性地位、少數族群與個人權利,埃及未來令人堪憂。

圖四各方勢力如何盤算埃及的未來

2012年1月份民眾發起軍事委員會(以下簡稱SCAF)是騙子運動,回應10月份~12月份軍隊暴行。儘管政客握有主導發聲權,人民也發揮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馬拉松精神來批判政府。

藝術家篇

圖五藝術家創作軍隊拖行女子在地與軍民衝突的畫作。

Art is a square,藝術家、音樂家與民眾們齊聚在Abdein廣場,未來每個月第二個星期週六將固定在此舉行文藝活動,這個月的重頭戲,便是SCAF是騙子運動,主辦單位發放象徵此運動的標誌貼紙;大人、小孩加入彩繪革命繪畫行列;民眾或坐或站看著臨時搭架的小白棚,正播放著SCAF如何攻擊示威民眾,違反革命時期與民同心的承諾。藝術家邀請民眾加入創作,留下自己的意見;音樂家、流行樂團唱誦革命歌曲,民眾忙著附和音樂外,不忘高喊「一、二、三,SCAF」下台口號。

圖六影片播放軍人向民眾丟擲石頭。

舞蹈家Mona表示自2011年1月革命,文藝人士從未缺席,創作量更是豐富多樣,與民眾站在同一陣線。12月中旬在亞歷山大的劇場覺醒活動,宗旨不止是提昇民眾的社會與政治參與度,也希望連結其他阿拉伯國家如突尼西亞、約旦、巴勒斯坦和敘利亞,在革命過後進行文化交流和作彼此的後盾,清除身體髒穢的污點,希冀阿拉伯國家人民能聽到文藝人士的呼喊。

圖七劇場覺醒運動音樂會場,戲劇家正在吟唱詩作。

戲劇覺醒運動最後一晚的音樂表演,在法國文藝中心展開,一開放入場將近千名觀眾瘋湧進入會場,當天戲劇家吟唱詩人革命創作,加上樂團伴奏呈現,雖然對詩歌內容一知半解,心中感受到滿滿力量,結束時現場掌聲如雷持續數分鐘。音樂是抒發情感最好的工具,埃及人心靈富足,源自音樂的感染力。

今年一月初,因應國會選舉結果伊斯蘭勢力的壯大,演員、詩人、畫家、音樂家、小說家等文藝人士成立「埃及創意陣線」,誓言捍衛言論的自由。儘管穆斯林兄弟會發言人表示,將保障人民自由發聲的權利。文藝人士深表懷疑,主要原因在於過去穆斯林兄弟會嚴禁牴觸伊斯蘭教法的各項出版品如小說、電影等,僅支持符合伊斯蘭教法的言論自由。

其他保守伊斯蘭政黨如Salafis Nour Party和激進派政黨Al-Gamaa,Al-Islamiya共獲得23%國會席位,1990年代中期Al-Gamaa捲入多起暴力攻擊事件中,他們不僅攻擊行政長官,也抨擊文藝人士,甚至主張暗殺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Naguib Mahfouz。

Salafis Nour政黨領導之一El-Shahat甚至在公開場合表示,將禁賣Naguib Mahfouz的小說,因為書中涉及鼓動民眾酗酒和吸毒。誇張的是他認為政府應該摧毀法老雕像,因為伊斯蘭教派嚴禁雕像崇拜,在一個電視訪問上,他表示僅有少數埃及人追求言論自由,又有多人讀過Naguib Mahfouz的小說呢?

埃及創意陣線第一份聲明稿指出,政府不能改變數千來的埃及性格,意即溫和、多樣和包容性,過去的殖民者從未成功同化人民,這就是埃及本色,也再次強調絕對不允許任何人破壞埃及文化,讓藝術為埃及文明社會創造新的里程碑,舉凡古蹟、小說、音樂和電影領域,過去埃及在阿拉伯國家中扮演重要角色,藝文人士將視死捍衛此先鋒者的地位,最後嚴厲批評SCAF枉顧革命精神,必須盡快下台已示負責。









圖八2012跨年夜,解放廣場現場。

「一、二、三,SCAF下台。」人們齊聲唱誦。

2011年最後一天民眾們仍選擇齊聚解放廣場,聆聽因創作革命歌曲聞名的Ramy Essam,在舞臺上演唱。Ramy將革命時期即興歌曲Irhal(leave)穆巴拉克下台一詞改成SCAF下台。民眾Ali有感而發表示,埃及人民終於能像倫敦、紐約等大城市一樣,有屬於人民共同歡慶聚會的地標-解放廣場。12月31日23點30分,Qasr Al-Dobara教堂的基督徒們,手持蠟燭和氣球步行到解放廣場,現場口號頓時轉為-穆斯林和基督徒是一家人。

時光回溯到去年跨年夜,亞歷山大Two Saint 教堂發生21人死亡,數百人傷亡的爆炸案,接連引爆1月茉莉花革命,2月革命成功,歡樂氣氛隨之被血腥衝突取代,10月在國家電視台(Maspero)抗議的基督徒遭軍隊鎮壓;11月Mohamed Mahmoud街道數萬民眾與軍隊爭鋒相對;12月位於Qasr Al-Aini街的埃及科學研究中心,在軍民口角之際遭焚毀。沒多久,軍隊封閉解放廣場,一名抗議女士拒絕離開,被軍人強行拖地,導致上半身裸露至內衣地步,當天也登上了國際新聞頭條。

2012跨年夜,隨著國旗色-紅、白、黑氣球緩緩升上天,我祈禱上天帶走紅色的血腥之氣;象徵和平的白鴿能翱翔天際;司法將黑戾之氣繩之以法,讓埃及的一千零一夜故事永不止息,繼續交織著歡笑與淚水的篇章。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