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2年6月29日 星期五

六月浩然報告



2012526日第一階段總統大選名單出爐之際,以《亞庫班公寓》一書聞名於世的作者Alaa al-Aswany(中文譯:亞拉阿斯萬尼)正接受半島電視臺專訪。

主持人問:「你在《亞庫班公寓》書中深刻批判、嘲諷舊政權時代的貪污與腐敗,如今埃及人終於推翻獨裁者穆巴拉克,那埃及的下一步呢?」

亞拉阿斯萬尼表示:「參與民主歷程,這個測驗已被穆巴拉克延後30年,我們必須赴試,也亟需通過考驗,因為它是最基本的考試科目。過去幾十年來穆巴拉克利用民眾害怕西方勢力的入侵、極端伊斯蘭教派的威脅、基督科普特的宗教衝突和網路傳播等的恐懼感,以高壓集權的方式掌控埃及。」

主持人接著問:「為何超過半數的人民選擇穆斯林兄弟會來治理國會?穆斯林兄弟會堅信政治伊斯蘭是唯一的出路嗎?」

亞拉阿斯萬尼回應:「首先選舉是不公平的,穆斯林兄弟會等伊斯蘭組織接受沙烏地阿拉伯的金援,採買民生物資分送給偏遠鄉村窮困民眾的方式來賄選。其次,身為穆斯林理當遵從古蘭經和先知教導,但穆斯林兄弟會卻利用人民對宗教的信仰,來取得自身的政治利益。穆斯林兄弟會相信阿拉站在他們這一邊,故拒絕任何異議分子的看法,認定他們代表阿拉呈現真理,抵制任何反對阿拉的教義,卻忘了別人同樣也有權利,選擇他們所推崇的真理和信念。」

2012614日埃及總統決選前夕,亞拉阿斯萬尼受邀在文藝中心,與民眾分享革命後的埃及局勢。

現場民眾手持布條站在舞臺前,上頭有兩個圖案分別是輪胎和鞋子,前者代表穆斯林兄弟會候選人Mursi(中文譯:穆西),後者則是舊政權代表前行政部長Shafik(中文譯:莎菲克),因為所有總統候選人中唯一被鞋子攻擊為Shafik,不少民眾認為他若當選總統,徹底違背革命精神。至於為何輪胎暗喻Mursi,則因為穆斯林兄弟會本推選Shater為總統候選人代表,他因官司纏身,Mursi成了備胎。

亞拉阿斯萬尼表示:Shafik很可能會成為總統,因為軍事最高委員會一路護持、拉攏舊政權至今,但Shafik從未贏得革命份子的信任。當Shafik進入總統決選名單時,亞拉阿斯萬尼公開邀請Shafik參加電視辯論會,卻被拒絕了。他與外界解讀,如果政治人物光明磊落、行事正當、人格經得起考驗,根本不必害怕事實攤在螢光幕前,。不管是舊政權,抑或是穆斯林兄弟會,每個人都在玩骯髒的政治遊戲。

此時,民眾響起如雷的掌聲,備胎和鞋子布條再度被舉起示眾,上面亦寫著鬥大字-騙子,亦指希望民眾放棄投票。一名年輕女性舉手抗議,她認為大家應該去投廢票,因為拒絕投票並不能改變現狀。

「不管去或不去投票,大家能夠自行決定,但謝謝這位小姐勇於表達看法,去年埃及茉莉花革命之所以成功,女性扮演很關鍵的角色。」亞拉阿斯萬尼表示,民眾再度投以鼓掌化解意見分歧的尷尬場面。

整場演說臺上講的揮汗如雨,台下民眾聚精會神聆聽,不時鼓掌、回應講者的看法,民眾踴躍填發問卡,將近上百張卡片遞送至舞臺,先由兩位編輯整理歸類,亞拉阿斯萬尼一一回答,當聽眾問道:「為何不給Shafik一個機會,埃及會變得更好」他看著問題笑了笑:「我們已經等了三十年,過程中多少人被犧牲呢?」也有聽眾起身喧嘩,堅持Shafik是好人,亞拉阿斯萬尼回應:「這位秘密員警請冷靜,我們知道你是誰。」全場哄然大笑。

這讓我想起五月總統初選前夕,與友人從火車站坐計程車返回公寓,此司機打扮時髦、光鮮亮麗,主動詢問友人對於政局看法,我們揣測他是秘密員警,下車時還不收車錢,其他埃及友人開玩笑說著:「小心你家門房或警衛可能都是秘密員警。」去年埃及革命時期,情報局內數以萬計捏造民眾背景,並加諸罪名的秘密檔案,才被揭發。這些秘密員警混入人群搜集情資,來打壓抗議政權的異議分子,革命後亦不例外。

為了讓民眾充分抒發意見,亞拉阿斯萬尼開放民眾至舞臺前分享。一位元70歲的老爺爺,手握著麥克風對著人群說:「我愛埃及,我希望埃及變得更好。」不少青年、婦女、中壯年人士也都躋身在舞臺前面,一位婦女試圖要插隊在剛分享完畢的女士後頭,當場被民眾制止,此婦女卻轉身向民眾說:沒關係,只要幾分鐘就好。工作人員立刻向前要求她如其他民眾排隊發言,最後她堅持拿著麥克風卻被消音,亞拉阿斯萬尼也委婉要求她排隊,以展現民主國家人民的風範;一位詩人朗誦詩句,大意是埃及是美麗的國度,追求公平、自由和正義,相信埃及的明天會更好;另一位民眾感謝在場的每個人,特別是詩人吟唱道:「我們將從錯誤中學習,革命精神永不止息。」

一位特地從美國回埃及投票的女士分享道:「我以身為埃及人為榮,全世界推崇埃及人誓死捍衛革命的精神,埃及人知道當大家的力量聚集在一起,終將贏得勝利。」現場掌聲持續著,亞拉阿斯萬尼也鼓掌肯定和回應:「儘管我們仍面臨不公平的司法制度與壟斷政權的軍事最高領導委員會(Supreme council of the armed force,簡稱SCAF),埃及人依然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亦步亦趨的前進,絕不輕言放棄。」

2012617日傍晚,少數運動份子仍在解放廣場遊行,要求人民放棄選票,理由是:為何要從兩個爛蘋果選一個比較不爛的來吃呢?另一群運動份子則主張去投廢票,排隊數小時投了廢票,在正常人眼中無法想像,但這些運動份子們仍堅持心中的信念,站在車陣中拿著自製標語,喊SCAF、穆斯林兄弟會下臺口號,這群人不時在街道穿梭遊行,感覺他們已經聲嘶力竭。一位男士朝我走來,表示這群人畢竟還是少數,對於總統大選起不了任何作用,他主動聲明自己不是穆斯林兄弟會成員,但支持Mursi,他不可能投票給Shafik,與革命初衷大相徑庭。

基本上埃及選民被迫分成兩派,一派是害怕埃及成為伊斯蘭大國,投票給Shafik;另一派則是為了抵禦舊政權而選擇Mursi,因此不少基督徒選擇支持Shafik,支持Mursi者轉而相信埃及仍可保有傳統悠久的文化,短時間內,穆斯林兄弟會改變不了社會現實。

我緊接著問這位男士:「很多人擔心穆斯林兄弟會將用伊斯蘭教法(Sharia)統治埃及,你的看法為何呢?」他說:「Sharia宣稱一個小偷被抓到,將被砍手示眾。但小偷若是為了基本生存偷麵包,就另當別論了,因為一個富足的社會為何人民要偷、要搶呢?伊斯蘭教法的前提是要先創造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對於虔誠的教徒而言,奉公守法本是責任也是義務,又何必擔心呢?」

我們站在解放廣場,聊了近一小時,一位男孩子也站在一旁聆聽,最後這位男孩子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向我傳達,ShafikMursi兩個人都是騙子,埃及會繼續革命。解放廣場附近的交通依然壅擠、嘈雜,但不可諱言,革命之後,此處成為思想交流的平臺。

回顧五月總統初選結果公告時,民眾固然失望,仍不忘揶揄兩位總統候選人。Shafik被指為穆巴拉克的替身,選舉照片半張臉被改成穆巴拉克模樣廣為流傳,無奈四年過後總統便是穆巴拉克的兒子Gamal Mubarak。穆斯林兄弟會則是被民眾揶揄,等總統結果出爐再來買衣服,若是Mursi當選,往後衣服只能買連身長裙、長褲,還要加購遮住半邊臉的面紗和頭巾。一位埃及友人則是逢人便問:你準備好簽證逃離埃及了嗎?

人民、評論家推敲各式各樣未來總統的劇本和戲碼,大家感到失落但不忘強打精神,自我激勵。歷經15個月的政局動盪,民眾持續走上解放廣場抗議舊政權、軍事最高委員會,當67日穆巴拉克審判罪刑定案,從亞歷山大、蘇伊士運河、賽得港、上埃及到市中心開羅,數以萬計憤怒的民眾再度聚集起來,上街遊行,對於司法仍庇護舊政權義憤填膺。當時身在解放廣場的我,再度感受革命的氣息,民眾高喊著:「我們代表正義光明力量,穆巴拉克則是邪惡黑暗勢力,將永不見天日。」吟唱、口號、掌聲和祈禱聲再次響徹雲霄,彷佛到處都可以聽到埃及人的怒吼聲。

總統決選前夕,軍事最高委員(以下簡稱SCAF)解散國會,並在總統決選結束當日,在國家電視臺頒佈臨時憲法,指稱SCAF將完全不受任何當局控制,擁有絕對權力來管理軍事事務,成立新的委員會頒佈法令。總統須請示SCAF才能發佈戰爭,亦能自行選出委員會領袖。SCAF將介入制定新憲法的程式,根據法令共計100位元宗教領袖、專家學者、青年運動份子和貿易聯盟等代表人民制定憲法,若SCAF不同意憲法草案內容,或憲法草案未能解決問題,最終憲法草案進入埃及最高議會審判,由法官做最後的裁定。SCAF聲明稿中指出若憲法草案違背革命精神和原則,或者是與埃及前議會制度相衝突,那將會被修改或拒絕。

事實上,所有的大法官仍為舊政權穆巴拉克所指派,也是近日解散國會的裁定者。未來他們將擁有更多的權力來限制總統的權利,甚至直接包庇舊政權。民眾笑稱:總統是誰都不重要,因為SCAF仍是背後那只看不見的手來操控人民。」如果制定憲法委員會面臨任何困境或難題,為了讓新憲法能順利誕生,SCAF可以中途取代憲法小組成立委員會。

聲明稿中也再度強調,國會已被解除,儘管穆斯林兄弟會拒絕承認,新的國會選舉將在新憲法頒佈後一個月舉行,此法條經由國家公投證實。在沒有議會、憲章的情況下,新總統將面臨巨大考驗,SCAF將會延後轉移權力,直到新的議會誕生。司法部近期甚至正式賦予SCAF軍事權力,若國內政局動盪不安,可以合理逮捕市民。619日傍晚,解放廣場聚集了數十萬民眾,抗議軍事最高委員會頒佈的鞏固SCAF的憲法修正案,晚間11點半解放廣場上散佈著穆巴拉克死亡消息,事後消息更正為穆巴拉克失去意識,目前仰賴呼吸器生存,已由Tora監獄醫院轉往Maddi軍事醫院。

2012621日新總統誕生後,將能自由選擇副手、內閣,制定財政預算、法律和各項議題,並作為新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首領,保障國民的安全和穩定國家的政局。突如其來的SCAF聲明稿,再度證明SCAF掌控政權的意圖。去年穆巴拉克一下臺,SCAF立即挺身表示與人民同在,一名軍人抱著嬰兒,底下寫著軍隊、人民是同一只手口號的海報看板,紛紛矗立在軍事機關前或街道上,一年過後,民眾的革命口號改為「SCAF是騙子快下臺

結果,總統選舉委員會延後至624日公告決選結果,此舉導致穆斯林兄弟會號召數十萬人成員與支持者,至解放廣場靜坐、抗爭。現場宛如國慶嘉年華會,民眾又回到解放廣場了。國旗滿天飄揚象徵團結精神,配合著愛國歌曲的播放,每個人都會被感染、被鼓動。我見小販們個個笑的合不攏嘴,一位賣國旗的小胖弟,邊聞歌起舞還邊做生意,模樣特別逗趣。不少來自上埃及、賽德港和亞歷山大等地的民眾,他們隨地鋪紙板當成休憩之地,過幾天餐風露宿生活。不管是穆斯林兄弟會、革命運動人士、左派份子等團體,大家齊聚解放廣場對抗軍事最高委員會。

選舉結果當天我與民眾站在街頭的咖啡座一同屏息以待,當法官宣布Mosi為埃及第一位民選總統,街道、廣場全響起如雷掌聲和吼叫聲,當晚近百萬民眾至解放廣場慶祝,完全只能用盛況空前來形容眼前的煙花和吶喊聲,感覺民眾終於釋放壓抑已久的沉悶和等待,慶祝歷史性的一天。

如往常般我坐在公車上,看著沿路的景象,老人持著拐杖站在繁忙的交叉路口賣衛生紙;阿婆上公車念誦古蘭經文,祈求乘客施捨小錢;婦女坐在橋墩下賣報紙;男人忍受著烏煙瘴氣站在高架橋墩口賣麵包;路旁小弟、小妹趁塞車之際,趕忙擦車窗玻璃賺取小費,這些社會底層的人民都耗盡體力和勞力,來賺取微薄的生存所需。我相信他們希冀一個公平、合理的未來,同時追求革命的精神口號所要求的-麵包、自由和社會正義。

顯然,這場總統大選只是埃及民主隨堂考的開始而已……

六月底暑假營隊將正式展開,大家緊鑼密鼓籌備營隊事宜,也請小朋友來組織參與行前會。看見熟悉的孩子臉孔,心裏格外高興,他們也都向前送上最熱情的問候和擁抱,期待與孩子一同創造難忘的暑假營隊。




圖一亞拉阿斯萬尼演講會場,民眾高舉標語抗議總統候選人Morsi和Shafiq


圖二6月21日至今穆斯林兄弟會號召民眾聚集解放廣場抗議軍事最高委員會

圖三國旗小販和民眾於解放廣場

圖四每天前往組織的小徑,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年.

圖五0625解放廣場民眾當得知Mori當選總統,響起如雷掌聲(圖片埃及新總統morsi)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