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0年12月29日 星期三

「港燦」離家赴菲記 (Focus菲律賓.十一月份工作報告)


在一個微涼的秋日,十月最後一個星期,從未獨自遠行以至在異地生活的我,懷著期待又緊張的心情,飛抵我從未踏足的菲律賓土地,期望開展探索與體驗世界的起點……

在這之前,我雖然有好幾年參與香港本土社會運動、學生運動的經驗,也對中國問題有皮毛認識,卻從沒有機會衝出本土,面向一個更大的世界,感受不同議題的跨界連結與觀照。這也是我參加浩然國際夥伴實習計劃的初衷。而當時選擇東南亞地區的NGO時,也是抱有一種更謙卑的心情:明明地理上如此接近,經濟活動又頻繁,然而香港人對亞洲地區的經驗依然非常無知。香港人崇尚「國際化」,但其主流價值,不外是單一的經濟全球城市想像,在某個程度上,也相當「井底之蛙」。小時候香港曾經流行一個出自電視劇角色、針對「內地同胞」的稱謂:「阿燦」,無不是複製對內地人鄉巴土氣、缺乏文化的刻板貶抑想像,但之後隨著內地經濟開放,很多香港人北上尋機遇,倒過來也因為不懂文化差異而處處碰壁,反被譏為「港燦」。對,我想我也算是「港燦」!沒關係,就讓這個「港燦」慢慢嘗試學習與了解這未知的國度吧。

菲律賓:這麼近,那麼遠

單以菲律賓為例,現時香港有逾十萬菲籍家庭傭工,但很少人深究為何她們大都刻苦耐勞、教育程度不低,依然要離鄉別井賺取港人眼中的低微工資來養家?直至幾個月前發生了「馬尼拉人質事件」,香港旅客無辜身亡揭示了菲律賓警方的無能腐敗,觸動了全城的憤慨情緒,媒體上才開始出現一直較認真的討論,但也只是曇花一現,更多人關心的是港府如何在經濟上制裁菲律賓政府、催促他們交代事件真相,更過份的是出現針對在港菲律賓人的言行;當時甚至乎很多知道我將出發赴菲國的身邊人都異口同聲,說當地如何危險云云

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除卻新加圾以外的「東南亞」,跟我們的關係止於掏錢消費入口供應,他們土地上發生的動盪和抗爭,便宜如荷里活電影;東南亞政治貪腐混亂的形象,也是經歷過英國殖民現代化的香港人之優越感所在──雖然弔詭的是,這些地區的政治形勢同時也常常被一些阻撓香港實現民主化的權貴精英拿來當例子「印證」民主制度如何致亂。港英殖民時代帶給香港的「好處」,也當然令香港昧於狹隘視野而不自知,就好像2005年世貿會議,香港一下子成為世界反全球化運動的舞台,不少港人才從擁抱多年的歐美觀點中開始意識到,原來全球化背後充滿血淚與剝削……

盼望:在亞細亞尋索的第一步

因著上述很多的驅動力,我在報名時被Focus on the Global South的背景和理念所吸引而選作志願,更幸運地被取錄到菲律賓辦公室,戰戰競競地開始我在這裡的工作與生活,面對每個未知的挑戰。另外一個原因,應該也少不免是對亞洲近代歷史特殊的情感牽繫。在飛機上開始讀從香港帶來的《亞洲教父:透視香港與東南亞的金權遊戲》,從作者對華人大亨家族之崛起與擴張的剖析中一瞥東南亞地區的政經結構與現代歷史發展;心裡希望實習期過後,能將在外的所學所得化作些微的積累與啟迪,也進一步希望磨鍊自己,更有能量與智慧去思考如何面對所身處的世界。

Focus1995年由國際知名的菲律賓社會學家Walden Bello於泰國曼谷創立總部,其後更成立了菲律賓和印度的辦公室;旨在以全球南方發展中地區的觀點出發,針對全球化發展下的不公平貿易與新自由主義話語提出批判和另類倡議。因此,Focus並不是著重本土群眾組織的草根NGO,而是著重研究分析、與國內外的公民社會組織及建制渠道進行連結和對話,為草根組織提供更多的論述資源。

Focus現時除了有泰國、菲律賓、印度和中國四個針對國家的宏觀項目外,亦依議題分成四個項目:氣候正義、去全球化、和平與民主化及人民重奪公有資產權(Reclaiming the Commons)。其中,作為重點的去全球化項目包括了金融、貿易、另類區域主義(Alternative Regionalism)、另類發展的批判話語(Critical Discourse on Alternatives)四個面向;而Reclaiming the Commons的關注面則由農業改革、糧食主權延伸至公共服務及可持續城市發展等。而在出發前,我便已被知會國際工作夥伴將負責中國與另類區域主義的項目,其中,中國與東盟(ASEAN)於本年初啟動的自由貿易區(China-ASEAN Free Trade Area)和種種相關協定、中國崛起對東南亞地區的影響等,當然是近年的焦點之一。這一點,思穎早前的報告也曾詳細提及Walden Bello的分析與預視。

G20、東南亞與全球經濟公義

適逢十月底我抵菲律賓不久,全世界的關注焦點也在美國聯儲局以解決國內失業為名,進行「損人不利己」的第二輪量寬措施(QE2),全球國家幾乎無一不加入聲討行列,特別是新興經濟體系擔憂熱錢衝擊國內金融體系,最終加劇全球經濟體系的不穩定;加上十一月中G20峰會便會在首爾召開,牽動全球神經的QE2和中美匯率戰成為媒體焦點,順理成章的,我便在半個月之間「惡補」了很多相關的討論,也一時之間更深刻體會到香港討論視角的缺陷。

(在FDC辦公室中看到的一張諷刺ASEAN的海報)

比如說CAFTA,在香港媒體上大都只能看到「投資機遇」與「中國如何藉此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及提高全球經濟實力等」兩種正面觀點。但與其說是多邊貿易,CAFTA實是強化了中國在生產鍊上之於東南亞地區的絕對優勢(早前中國在泰國進口關稅問題上出爾反爾也確是相當無賴),不但無助改變現時的不平衡發展,亦令東南亞經濟更難轉型、更難保護國內資源和市場,也更不要提其實這類自由貿易協定本身所維護的新自由主義意識型態如何需要批判了。更大問題是,中國想藉著參與CAFTA來進一步提昇人民幣的國際地位(最具體的可參考東盟十國與中、日、韓和香港所簽訂的貨幣協定:「清邁倡導多邊化貨幣互換協議」(CMIM),引來美國對「東亞貨幣保護主義」的反彈,其中最體現在不斷要求人民幣升值上),以及提高與美國較量的競爭力與政治實力的鴻圖大計也是非常明顯的。

G20的源起最初是美國等八大經濟強國的財政部長(G8)於亞洲金融風暴後於華盛頓提出(也就是新自由主義發展史上的所謂「華盛頓共識」的由來),旨在就國際經濟、貨幣政策上進行非正式的討論,期後隨著新興工業國的加入與成熟,令G20成為全球主要經濟合作論壇。因此,它與世貿、世銀和IMF等國際組織所維護的跨國資本利益別無二致,同樣是沿用新自由主義應對經濟發展的套路,其急切解決的「危機」當然不是人民的水深火熱。這當然就是為甚麼G8每次舉行,都會引來該國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反全球化聯合綱領可參考:http://www.ourworldisnotforsale.org

來自本土的批判聲音


(圖左:六位社運人士被拒絕入境後翌日舉行的記者會;圖右:關注G20的公民社會組織舉辦的媒體論壇)

G20舉行前夕,六位菲律賓的社運人士便被南韓工會聯盟邀請參與G20期間舉行的人民行動週,其中也包括一位來自Focus的職員。然而六位社運人士抵達首爾準備入境時,卻被無理扣押及拒絕入境、即時遣反。事件引起了公民社會組織之間的不滿,舉行了記者會和到南韓大使館抗議,我和Focus辦工室的同事也一同參與。(辦公室的聲明在)而也剛巧,南韓近年是菲律賓的重要外資之一,但大概是礙於南韓人強烈的民族特性與菲律賓人的好客熱情性格過於格格不入,加上韓資企業對本地工人施以高壓管理甚至剝削屢有所聞,使得他們在本土並不受歡迎,因此側聞事件在主流媒體上牽動了一些本地人不滿韓人的情緒反應。

關注G20的公民社會組織意識到針對南韓政府的行動或會轉移了媒體的焦點,因此亦在同一個星期特意舉行了一個聯合媒體論壇,由各個組織代表詳述反對G20的綱領和理念、現時國內的族群面對全球經濟模式的困境等等。其中一個團體Freedom from Debt Coalition的聲明中,特別提到現時南韓政府在菲律賓經濟上的角色加以批判,包括南韓的電力公司The Korean Electric Power Corporation(KEPCO)擬在宿霧地區興建燃煤發電站,引來當地社區反對可預期造成的嚴重空氣污染,KEPCO更試圖重啟馬可斯獨裁政權時期的核反應堆興建計劃;另外,南韓的國營食水管理企業現時已全盤管理境內的Angat水壩的水力發電站及掌有國內97%的食水供應,可悲的是菲律賓的法院竟然對這赤裸裸的私有化不作任何干預,任由外資掌控重要菲國人民的公共資源。

那麼韓資擴張跟G20有何關係?其實,因為G20其中一個積極推動的方向,便是透過所謂「公私合營」(PPP)來促進經濟增長,而當中峰會的核心成員組成亦包括了很多大企業的代表,上述這類燃煤發電及水力發電項目便是在這類發展方向下提出來的。然而菲律賓政府對PPP也不存異議,上台僅半年的總統阿基諾三世其中一個重要政治工程和發展方向,正是推動公共資源以PPP形式營運,他更在上台後第一次財政預算中為此投放共150億披索的一筆過撥款。

因此,在現時的重重困境和結構性限制之下,人民的聲音與關切更是處於邊緣。雖然我這個對菲律賓社會狀況幾近一無所知的外來者很難在這土地上貢獻上甚麼,但反而卻因這距離感找到踏實的思考點。很多人說:走到外面,是為了把自己的家園看得更清楚。這話不假,但我認為還有一個註腳是:從「他人」、「異地」身上思考「自己」的家園在經驗上的連結,慢慢體驗自身與世界的交會。也許,在愈是艱難的地方,其改變的動力也是愈鮮活真實的。大概,我們從來都是在「不可能」裡尋找可能與希望,抱著最純樸的堅持,一天一天地繼續努力著,一點一滴地累積改革的力量。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4 意見:

  1. Roxanna Chen on 2010年12月29日 上午11:27:00 提到...

    G20的另個重點是 跳脫聯合國協商的機制 富有國自己制定一套因應氣候變遷的方法

  2. 周澄 on 2010年12月29日 下午1:15:00 提到...

    對啊, 我都忘了提(因為寫這篇的時候沒在想氣候變化), 但其實G20只是個口水會--可能, 還好它只是個口水會. 謝謝你的補充呢!

  3. LIN Shenjing on 2010年12月30日 上午10:52:00 提到...

    Great !

  4. LIN Shenjing on 2011年1月7日 下午5:10:00 提到...

    周澄, 這一篇的很有見地. 我想拿來刊登在《新國際》。有幾個要求 : 1. 是否可以請你把這一篇和 "那一直燒著的野花" 稍作整併, 寫成一篇大約2500到3000字的文稿 。 2. 想像是針對那些對第三世界國家和另類全球化運動有興趣的讀者, 可以提供給他們反思與知識。 3. 相關的圖片請直接用E-mail傳圖檔給我,網路上的圖片無法用來印刷。 謝謝你。等待你的答覆。
    e-mail : linshenjing@gmail.com
    林深靖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