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2年6月29日 星期五

June Report- 思索charity,charity背後的動機



June Report- 思索charitycharity背後的動機

By林慧珍

之一:哈巴踏查

        從橋頭駛進虎跳峽景區,翻過山頭進入最深處被景區遺忘的村落,卻素負哈巴雪山起攀點之盛名。行前與嚮導聯繫,他跟我們說缺什麼裝備這兒可以租。這樣的說法令我想像這個村庄或多少開發了有些出租登山用品的店,或許還有幾家客棧。然而在一望無際即將收割的麥田下,我們抵達嚮導家,沒有出租店,周圍盡是簡單樸拙的農家,幾隻狗無害地狂吠,牛和雞自由走動。嚮導順手拎了隻雞的脖子,瞬間成了傍晚桌上的土雞燉湯,為隔日上山之前吃上最好的一餐。

        挨近雪山的村落,總是得天獨厚地取用不竭的雪水,澆灌小麥和玉米田,核桃樹、小果野生自在地長,卻無法理解為何內地其他城市的人或國外登山客前仆後繼、千里迢迢的到這兒來爬他們的山。「你們覺得漂亮就好了,這山我天天看,看不出什麼。」嚮導回應我們對雪山美景的讚嘆。是的,挨進雪山的村落,有著奇怪的組成,穿著涼鞋爬山、拉著馬匹、揹著家用壓力鍋的嚮導,外來的登山客一副專業裝備,連墨鏡都比嚮導的貴上100倍(嚮導的只要三塊錢);埋首田地和趕牛羊的農牧民一派灑脫地披著單薄的羊毛氈,默不作聲地打量路過的各種千姿百態、五顏六色的登山客們;一處挨近梅里雪山的村落,農人在房子底下燒糞,外國旅客在木房二樓看著雪山喝著咖啡。

        嚮導提及他當嚮導已二十多年了,頭一次當嚮導還是個年輕小伙子,人家找他帶路登雪山,自己便什麼裝備也沒有的帶人上去,一天十塊人民幣。登頂下來那天他得了雪盲,好幾天不見天日,以為自己瞎了。後面有的這些現在可以租人的登山裝備,其實都是來過的登山團體或協會贈送的,只要一拿到多的睡袋,他便發給其他協作,不然他們一般就是用蓋馬的氈子過夜用。嚮導彷彿將這些經驗當趣事侃侃而談,我心裡卻不時冒著沉甸甸的疑問。
為什麼總是這樣?一個以起攀聞名的村落,一個以挨近雪山美景具旅遊潛力的村落,當地的經濟情況、人民的文化發展卻遠不如與其知名度的上升成正比。一個當二十多年的嚮導,靠自己的土辦法與一些登山團體的裝備捐贈來提升雪山嚮導的知識與技術,來請他帶路的登山客恐怕專業知識比他多,裝備毫無疑問的先進。街上幾家零零落落過夜旅棧還有稀微消費的農家樂,粗糙地供應短暫停留的過客,都是往雪山上去的,挨近的村莊除了嚮導、協作和飼養馬匹的人家外,幾乎不太有旅遊商機。我想著這些來往過客,是僅視雪山美景而無視周遭村莊景況,亦或視了也將之當作自然的一部分(是啊,農村和雪山看似理所當然?!)?又或者感覺這地方需要小心適當的規劃發展或提高嚮導協作技術之類的人如我,也會在離開之後迅速被捲入日常工作中而分身乏術?
        
        我最不解的,其實是那些登山技術團體或企業團體,總是一大群人來做雪山入門訓練,對當地嚮導協作能在山上做不多的菜色要求做更多道菜,自己不能背負卻要求減少馬匹僱用。有一隊曾說,這路看起來這麼簡單,明天我就不請你了,結果他們隔天攻頂迷了路。一些團體會把一些登山和技術裝備就留給嚮導當作捐贈。我想著,這些登山技術團體有時候帶人上來雪山作技術訓練,為何不順便教這些嚮導和協作正確的攀登技術,或者和他們的土方法交流一下?給了嚮導一款橘亮亮的中背包,卻沒教他怎麼背,我瞧他很喜歡這外來貨似的老是挂在他背上晃來晃去的,卻是不正確的揹法。
不負責任的給予,我認為。然多少人以為自己的給予體現多少莫大的善心,同時這樣的善行也表面地激勵自己了。

        而癥結點卻在,嚮導認為自己真正的身份是農民,嚮導或協作都是農閒沒事做的時候兼的差。嚮導一次說過,他曾經到香格里拉縣城打工過兩個多月,回來後就不想做嚮導了,既是苦差又須為安全負責任。挨近這些雪山村落的嚮導與協作沒有相對良好的裝備與登山知識,也沒有因為這份工作獲得較好的收入與福利,僅僅是農閒時候賺外快的差事。當地嚮導的優勢在於,他們對整座山的把握成熟、路況熟悉,雪山就彷彿他家後院似的,隨處就挖了個水晶給我。一有緊急狀況,嚮導很容易調動得到當地村民的協助。曾經,當地發生過兩次山難,一次嚮導看見外來的軍警如何救援,卻是,上了四千三百公尺以上氣喘吁吁,有的因高山症而撤退。

        若能對當地的嚮導、協作給予除了裝備上的支持,也同時給予裝備使用的專業知識,外來的登山專業知識跟當地對山的掌握與習慣知識的交流,摸索出合適當地的雪山登山模式,並針對嚮導協作能力與行為上建立健全的評級、福利等規範制度,同時提供針對哈巴雪山路線規劃的支持與當地旅遊發展規劃,會是對雪山及當的哈巴村本身帶來正向的機會與較為健全的發展的。或許要做這些事耗費的力氣很大,即便登山專業團體也沒這麼多時間和氣力花在上頭。然起碼,登山專業團體不應該只覺得能捐贈東西已經很不錯了,同時帶給如何使用裝備的知識,並且將技術相互交流並不是做不到的,有時正恰恰是「給予」其背後的心態值得商榷。(待續)

 圖1: 駛進哈巴村,大雨過後,前面坍方,村民坐著等待村裡的人來接。
 圖2:純樸的哈巴村依附在哈巴雪山腳下,是納西、彝、漢、藏、普米的混居 地。
靠著取之不竭的雪水,農產量與經濟作物豐富,被禁止打獵後,生活還是過得去,算是臨近山村較富裕的村落。唯因位於虎跳峽景區深段的村落,經常遭景區公司以過路費壟斷,一般遊客不易進入哈巴村,哈巴村也因此到現在呈現未開發狀態。
3:嚮導與協作正用揹上來的壓力鍋燒材煮飯,照片裡可看到嚮導是穿著涼鞋走上來的,山區海拔3900M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