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台灣:最新公告

Welcome to the 2010 Guerilla Girls Blog! We are the Guerilla Girls! We are 13 Hao Ran Foundation volunteers (all females!) and we will soon get to deploy our wing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o work with variou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as a way to reinforce social justice and solidarity. We wish to open communication and share our experienc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 Read More

將文章轉換為簡體 動態調整字體大小 原字體 放大 再放大

2012年3月24日 星期六

三月浩然報告


圖一左軍事領袖與右穆巴拉克的合體塗鴉(文/圖by Emma)

開羅的普遍現象條條大路皆塞車。因此我從貧民窟搭公車回市中心,估計不到四十分鐘的車程,卻總要花上一個半小時。雪上加霜的事,公車上的糾紛不斷,乘客抱怨司機站站皆停或開太慢或沒站位卻硬要載客,司機回以緊急煞車來抱不平,要不就破口大罵勒令乘客下車。男乘客間因相互推擠,不滿情緒瞬間引爆;女乘客怨嘆塞車之苦,大聲囔囔解悶。我則被胖乘客擠的無法喘息,每個人愁眉苦臉,耳邊常聽到一句話:老天爺壓,現在也成了我的口頭禪。

如同往常般,回程的路上我在公車上複習阿拉伯文,赫然發現車子塞了兩個小時,竟還不到路程的一半,收拾書包拎著電腦決定步行回家,不久迎面而來一群又一群的黑衣人士,警車一台皆一台呼嘯而過,我不敢相信這條通往市中心主要幹道被封了。經過捷運站時,人潮則從捷運入口一路排到天橋階梯,不少人乾脆破牆而入。這個國家到底怎麼了?我心裡丟了大哉問。

這天是318日埃及科普特精神領袖,高齡89歲的Pope Shenouda三世(以下簡稱Pope Father)逝世隔天,成千上萬的信徒湧入開羅Abbasiya教堂悼念他。

接連三天,從早到晚封橋、封路以確保教徒和各界政商名流、國際媒體順利前往教堂。教徒Donia說:她不願意讓六歲的女兒Farah,看到電視中Pope Father的身體被扶植在教堂的椅座上,但她改變想法,打開直播頻道,起初以為Farah不懂發生什麼事,接著看見Farah拿出紙筆,開始畫她所看到的景象。Farah很愛Pope Father,總是跟著他唱頌所讚美的詩歌,儘管她不能清楚發音。

最高軍事委員會(Super Council of the Armed Forces,簡稱SCAF)聲明稿感謝Pope Father:用生命捍衛埃及和阿拉伯世界的團結。總統候選人Amer Moussa說:四十年來Pope Father團結埃及人心,勇於挑戰國家公權力。

Pope Father的離世,為後革命時期的埃及留下更多的問號。數十年科普特教徒與穆斯林的衝突、科普教徒缺乏宗教和政治的自由,以及革命時期各地遭暴徒焚毀擅待整修的教堂,也成了兩個月後新任主教接續的重擔。Pope Father一路從軍旅生涯,到接任117屆科普特教皇,終其一生支持泛阿拉伯主義,鼓吹教徒參與政治活動。他的政治名言:Egypt is a nation living within us, not a nation we live in.(埃及就活在我們的心中,而不是一個我們所居住的國家。)

我對Pope Father的印象,停留在他專門趨邪避兇的祈福教堂畫面,過去電視週三固定直播Pope Father拿著十字架,朝中邪發作的信徒科普特、穆斯林灑聖水,口中念念有詞。據說潛藏的惡魔試圖對抗神聖的Pope Father,便透過信徒發出誑語和暴行,最終,Pope Father總能讓惡魔束手就範。因此每次的祈禱儀式後,有不少穆斯林見證奇蹟後轉而信奉基督教。

Pope Father遺囑中希望葬位於Wadi Al-NatrounAnba Bishoi修道院,也是他的發跡地。SCAF指派直升機護送遺體以及陪同的主教,根據新聞報導,上百位主教不約而同朝停機坪衝,搶搭直升機,最後改為大主教才能搭機,卻又搞了大烏龍,三位該搭機的主教失蹤了,因此比預計時間晚了五小時出發。抵達Wadi Al-Natroun的軍事庭機坪,五千位士兵列隊長達三公里,護送Pope Father棺木進入Anba Bishoi修道院。進入修道院時,被路口的信徒堵住,因為這些凌晨守在修道院的信徒,要求目睹Pope Father最後一面,埋葬儀式再度延宕一個小時,準備下葬時,有些僧人摘除連同棺木下葬的鮮花,當作紀念品。

世人對Pope Father的評價,可以從過去的歷史事件找出端倪,Pope Father從主教晉升為教皇階段,正逢1952年蘇伊士運河危機、1967年阿拉伯與以色列之爭到1973年十月戰爭,1981年他反對前前總統沙達,主張埃及與以色列簽訂David Camp協定,進而被驅逐開羅回到Anba Bishoi修道院。直到1985年前總統穆巴拉克解除他的封鎖令,往後他與前政府保持友好關係,亦在後革命時期的埃及掀起一股政治風波。

根據傳統新任118屆教皇必須在兩個月內選出,候選人年齡須滿40歲、在教堂服務滿15年、每位候選人亦須獲得六位主教的支持。第一階段由主教成員、前任科普特委員會、科普特國會委員和科普特記者公會代表,投票選出三位候選人。第二階段將三位候選人名字卡放入箱子,最後由一位小孩抽出其中一張紙卡,代表根據上帝的旨意,選出新任教皇。

自從耶穌的12名使徒之一的Mark,將福音傳到埃及亞歷山大時,亦樹立傳承基督福音的軌道,選出12名掌管基督委員會的神父,再從中選出教皇。11屆教皇受到感召,天使告訴他若有教徒冬天拿葡萄來供養他,那位教徒將是下任的教皇。14屆教皇本是異教徒變為科普特基督徒。17屆教皇見證基督徒受到迫害,故指定繼承人來延續基督福音。直到19屆教皇Alexandros開始禁止已婚主教競選教皇,以及神父要晉升為主教資格才能選教皇的條款。西元620-659CE時期,阿拉伯進入埃及,在開羅設立首都,統治者Abdel Aziz央求科普特在開羅選出38屆教皇,因此第一位非來自亞歷山大的教皇誕生了。從47屆教皇便由小孩選出紙卡來決定新任教皇的傳統則延續至今。

118屆新教皇如何帶領科普特基督徒面對挑戰,建構信任系統、文化趨勢、政治運動、宗教和解、鼓吹大眾參與社會運動等市民義務,以及如何在科普特基督社區中,倡導社會、文化和宗教的議題,才能在後革命時期的埃及,共同為民主、人權、市民責任以及社會義務寫下新的篇章。

埃及人民仍將希望寄託在國會上,Pope Father長期鼓吹科普特基督徒參與政治活動,唯有深入政治核心,才能推動宗教和解、自由的法案。月底國會也將選出100位議員和代表,制定國家發展的憲章。38日國際婦女節,數千位女性遊行至國會,遞出制定婦女權利的法條,科普特基督議員則積極爭取制定憲章的席位。

這可能只是一次性憲章,學者悲觀預測。埃及革命固然是好的開始,民眾推翻上頭的暴君,但底下獨裁的觸角仍無所不在,暗藏在社會每個角落和裂縫中。後革命時期的埃及人民,遭逢的苦難比想像中還嚴重。目前國會由伊斯蘭教黨派所壟斷,縱使選出100位制定憲章的代表,背後受到伊斯蘭掌控。加上超過半數的國會議員由農夫和工人選出,他們真的能制定出一個長久且符合民眾利益的憲章嗎?

誰具備資格來擬定憲章呢?首推憲章法律的專家和人權運動人士,而不是由虔誠的伊斯蘭教徒依照古蘭經遺訓來推動。透過憲章來樹立政府的作風外,如何保障全體人民的權利才是重頭戲。

26日開羅警方逮捕43位人權NGO工作人員,其中19位是美國公民。檢方控訴這些人權NGO除了非法接收海外資金,還無執照經營NGO。國際頭條立即出現在埃及捍衛人權的NGO工作人員成為階下囚的報導。此事件涉及到美國與埃及政商關係、海外NGO人員居留權以及舊憲章的NGO條款等,去年11月警方搜查17個提倡民主的NGO,如Institute and the national Democratic, National Democratic等與美國政黨合作的非政府團體,指控他們侵犯埃及市民社會。

媒體猜測美國議會恐以停止援助財務預算來威脅埃及,此法果然奏效。2月底19位美國人獲得離境許可,搭美國指定專機離開埃及。根據2002NGO法律,所有條款作用在嚴格監控組織運作,組織根本沒有任何獨立發展的空間。這17個人權NGO長期持續申請執照許可,卻遲遲未通過。政府應該要翻修新法來取代舊法案,才能真正提升埃及人權,Nagad El Borai人權律師辯稱。

埃及政治社會學家Said Sadek認為,長久以來,政府當局早已嚴格管控接收海外資金的國際或埃及組織、團體,此事件並不是特例。因為政府憂慮海外資金與政治訓練的挹注下,將提升阿拉伯人民的自主權來對抗當權政府,人權組織等於黑名單。因此政府主張依法,用監察與司法權的角度來審判此案件都是空話。

埃及主要有三種類型NGO,其一自19世紀以來推動慈善事業、社會發展和服務和具備宗教背景來協助窮人的NGO佔全體NGO70%。其二,社會經濟發展組織,主張透過訓練來強化市民謀生能力。最後便是人權NGO,此類型團體運作牽涉到國家安全與政治利益,受到政府最嚴格的監控,當地團體害怕與政府機器沾邊,普遍不願意支持人權NGO。回過頭來亟需仰賴國會章程來為NGO爭取合法正當性。

美國開羅大學國際事務與公共政策學系,邀請埃及外交官Mohamed K.Amr與民眾對話,會議廳坐滿各國外交大使,近百位的外籍工作人員獲得了鎂光燈的焦點。在提問單上,發問者炮火直攻此NGO事件,問外交官:這合邏輯、合理嗎?Mohamed K.Amr簡短回答:這是舊政權的問題,由司法做判斷。民眾不願買單,要求外交官詳細說明政府的立場以及應變措施。Mohamed K.Amr說:NGO是推動埃及社會發展不可或缺的主力,我們當給予極大的輔助,司法會給予正確的評價。

我在台下看著雙方針鋒相對,心想光是給予NGO海外人員簽證,政府就已經百般刁難。何況是無執照運作的NGO組織呢?每個禮拜去簽證辦事處,看到我的簽證表格無奈的躺在檔案夾裡。工作人員推說:安全部門還未審核通過,下禮拜再來吧!因此現在還是非法居留的狀態,組織領導邀請我參加3月底的婚禮,由於租借的婚宴空地由軍方管轄,所有外國出席者必須出示護照簽證證明,只好作罷了。因此除了出席演講、文化中心活動,我會隨身攜帶護照以進入會場外,其他時間我便選擇不帶。

3月組織建進入軌道,舉辦幾場社區工作坊,由講師講述如何團結社區民眾,來促進社區發展。組織旁的婦女工作室運作順利,接獲不少訂單,布料樣式、手提袋款式五花八門,模式更加健全。至於我應參與的學校工作,仍在籌備階段,此方案接獲法國組織的資金,故方案負責人Susi(法國人)連同翻譯人員主導會議內容和進度。

接下來4月總統候選人名單出爐到6月總統大選,不過兩個月的時間,埃及能改變些什麼?再度回到埃及的這段日子,發覺開羅已經失去國際鎂光燈的焦點。當世界各地正關心全球暖化、世界水資源日和緬甸大選翁山蘇姬等議題,生活在埃及的民眾,若能以合理價格買到瓦斯,到加油站能加到汽、柴油,就心滿意足了。在埃及的我不免有離世界好近,卻又好遠的感觸。


圖二標語沒有只有男人能做的事(國際婦女日)

圖三標語女孩跟男孩一樣平等(國際婦女日)

圖四3.18Pope father去世隔天,政府封路封橋.

圖五外交官Mohamed Kamr出席美國開羅大學座談會


圖六政治,學者於美國開羅大學討論國會制度走向

| 用RSS訂閱本站文章 | 《喜歡游擊女孩看世界的朋友們,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我們的文章成果與您的朋友分享,或使用Email轉寄;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請盡量勿選擇匿名),或是給我們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工具列:關於我們

0 意見:

 

游擊女孩看世界.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Maintained by Tzuche Huang